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五十二幕.法则的壁垒

    “什么?”

    拉克西斯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从罗森的剑刃上散发出来,如果说先前,罗森的攻击对于祂而已不过是小猫小狗的打闹,那么现在,则是真真正正的能够威胁到祂存在的杀意。

    罗森战意攀升至极限,在他的视野中,魔力与元素不再具有形态,而是浓缩抽象为更高层次的存在,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被解析,被分离,依次排列,受到某种力量的支配。

    这就是法则。

    先前那一剑的感觉重新在意识中浮现,原本还模模糊糊的那道壁垒,现在清晰可见,伸手便可以触碰到。

    嗡——

    聚合的魔力扭曲变形,罗森陷入无边的黑暗中。

    突然,在他身边亮起了一点点光亮。

    是星光。

    无数璀璨的群星在他周围闪耀,这些星辰明灭之间,一个个世界诞生又毁灭,数以千计的文明形态展现在罗森面前。

    然后,罗森看到了银色的线。

    一根根垂下的银线,仿若竖琴的琴弦,每一根弦的投影中,都是无数个宇宙在爆炸中诞生,在坍缩中寂灭。

    这银线有许多称谓,但最为通俗的一种还是法师们取的“世界弦”。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罗森感到脑海中数量庞大的记忆涌进来,这些是数万个文明的悲叹,是数万个文明的赞歌。

    接着,他看见了一柄剑。

    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一柄剑,就好像,“剑”这个概念的具象化,不论是谁,无论何种文明,只要看到这个东西,都能产生“这是一柄剑”的念头。

    罗森伸手,试图握住那柄剑,但那剑却如同一道虚影,从他的手指间穿过。

    看来还是没办法直接达到突破的程度。

    罗森暗自想到,他使用余烬最后的一点力量,强行消耗魔力提升阶位,这种爆发只能持续一会儿,对于余烬这种十天才能使用一次的战技而言,已经算是极大的浪费了。

    但他别无选择。

    罗森看到了那支配万物的银线正缠绕在拉克西斯身边,他轻轻拨动那世界弦,一阵阵魔力涟漪荡漾开来,罗森感觉到手上一松,回过神的时候,狼骑士大剑已经深深插入帕海贝尔胸膛里。

    浓黑的血流了出来,这些由混沌魔力编织而成的血液一接触空气便剧烈地燃烧起来,冒出苍白的火焰。

    拉克西斯面容扭曲,无数的触手不停痉挛抽搐,整个人散发出的魔力紊乱不堪,俨然是受到了重创,但比起这些,祂被罗森一介凡人欺骗这件事更令祂感到愤怒。

    由衷的愤怒。

    罗森当然清楚,作为一个活了上万年的老不死,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动怒,拉克西斯会表现成那副气急攻心的模样,一定有着更深层次的理由。

    所以他便顺着拉克西斯的行为,不断挑衅,仿佛用尽全力般踩进拉克西斯的陷阱里。

    如果单纯以蛮力强攻,那么罗森和爱兰德尔恐怕根本支撑不到那么久就会因为耗尽力量而身亡,所以,只能抓住拉克西斯这故意露出来的破绽,将计就计,寻求突破。

    而罗森隐藏到最后的杀招,便正是为了这一瞬间而留存的。

    毕竟,拉克西斯作为一个猎人,只会关注眼前的猎物,而对于身后的匕首则浑然不觉。

    相互欺诈,这正是这个世界战斗的核心。

    “你、你,果然,你就是那个人!”

    拉克西斯漆黑一片的瞳孔中闪出点点红光,祂似乎认出了什么,高声对着罗森咆哮。

    “这上万年的屈辱,阻碍我降临计划的罪魁祸首,你......”

    这位混沌之民仿佛真的怒了。

    祂身上迸发出浓郁的魔力气息,似乎是将所有储备的魔力都激发了出来。

    一道波纹蔓延,拜伦维斯城内的变异怪物随之纷纷倒下。

    那些尚处于抗争的人们惊讶地看着这一切,原本凶残无比的怪物,却突然间失去了所有力量倒伏在地,化为一滩脓水蒸发。

    “女神在上,庇佑我们。”

    有信徒发出了如此的祷告,却并不知道,这所谓“女神的奇迹”,实际上是拜一位骷髅剑士所赐。

    但罗森现在的状况不容乐观。

    拜伦维斯城里其他怪物的倒下,意味着所有的力量都开始汇集到拉克西斯的体内,无论祂要怎样驱使这份力量,位于战斗中心的罗森和爱兰德尔,都难逃一劫。

    “感受力量吧,凡人,我还有很长时间,是的,这不过是一次的失败,在不朽的时间长河中不值一提,而你,蠢货,则会命丧于此。”

    拉克西斯汇聚力量,无数的黑色手臂自祂的体内生出来,紧紧抓住罗森的手臂,剑身,双腿,试图将其拉入拉克西斯的体内。

    一股沉重的威压令罗森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没入那漆黑的混沌之中。

    就在这个时刻,一柄长剑擦着罗森的脑袋,笔直地插入拉克西斯的体内。

    这是一柄由十字架构成主体,光的粒子形成剑身的光之圣剑。

    “人情,我还了。”

    爱兰德尔高声说道,她使出了最后一点力量才发射出去这柄剑,虽然不能直接杀死拉克西斯,却能够令其产生一丝破绽。

    使用完这一招之后,剩余的光之圣剑纷纷黯淡下去,爱兰德尔整个人接近虚脱,跪倒在地,胸口的金色水晶重新开始转动,那强势的气息也消失不见。

    罗森就趁着这个机会脱身,他将所有的魔力化为剑锋,一击斩断了大部分黑色的手臂,这才勉强脱离拉克西斯身边。

    “你逃不掉的,你们都逃不掉的!这是深渊,是混沌,是永恒!”

    拉克西斯整个人已经被一团黑雾笼罩,宛若具现化的混沌,无数人的哀嚎悲鸣惨叫从其中传来,只要看一眼,就能令普通人陷入疯狂。

    怎么办?

    罗森感到周围的魔力变得异常黏稠,他又刚刚从拉克西斯的侵蚀中逃脱,一时难以调动自身魔力,无法施展高速移动的技巧。

    眼看着那仿佛连神明都可以吞噬的混沌就要触及罗森与爱兰德尔,世界陷入一片灰暗之际。

    从遥远的天空中,从那连诸神都无法触及的苍穹中,一根绯色的棱锥急速下坠。

    轰隆——

    尽管拉克西斯本能地使出了最强的防御壁垒,但那光锥丝毫不受影响,径直便穿过了数道壁垒,狠狠地砸在那团混沌之上,迸发出巨大的爆炸声,同时遏制住了混沌蔓延的趋势。

    什么情况?

    罗森这次是真的一头雾水,他都要准备强行突破封锁了,但突如其来的这一出,却令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区区一个投影,还敢自称混沌,笑话。”

    就在罗森疑惑之时,一个声音从半空之中传来,其中包含孤高与狂傲,那是罗森十分耳熟的语调。

    他抬起了头。

    一个人正站在拜伦维斯大圣堂的尖塔之上。

    纯白的法袍一尘不染,衬托出她姣好的身体曲线,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从下方遥望,引人遐想,她那一头如同火焰般绯红的长发随风而动,比红宝石更加耀眼的双眸正闪烁着自信的光辉,她面带笑容,那是蔑视一切的女王般的微笑。

    她有许多个头衔,其中每一个都足以令人闻风丧胆。

    守夜人猎杀名单第一百三十七位。

    皇家炼金师学会第九席。

    虹之塔高阶议员。

    绯红魔女。

    她正是莉莉亚娜.克里斯多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