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十四幕.笔记

    “罪业之都通常意义上指的是因为七百年前混沌之民阿特罗斯的降临仪式而毁灭的商业都市伊修巴尔以及周边临近的区域,在降临仪式中,罪业之都二十万人口皆被献祭给混沌之民,造成周边数百里范围内的平原一夜之间变为黄沙。”

    打开笔记,一开头是一段对于罪业之都的阐述,比起缇娅口中所说要更为详尽。

    配合还有手绘的草图,虽然不算十分精细,但依旧能够从中窥见那座城市的恢弘气势,看来这位佐拉.马卡尔似乎对于那座几百年前就已经湮灭于历史之中的城市颇为熟悉,从典籍中做了许多考证。

    一连好几页,都是有关伊修巴尔风土人情的考察,作者力图还原一个真实的商业之都,透过纸面上的描述,罗森都能感受到那繁华的模样,比现在的伊斯塔尔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由于混沌之民的降临而毁灭的城市蕴藏着诸多珍宝,但虹之塔和圣堂将整座城市中心封印住了时至今日,罪业之都内部的情况对于外界而言依旧是一个谜团。”

    接下来的段落大多是虹之塔和圣堂对于罪业之都事件的报告摘录,罗森看到诸如“混沌”,“邪恶”“献祭”之类的词大量出现,描述的场面颇为血腥。

    根据这些报告所说,伊修巴尔的降临仪式是当时的一位富商为了追求永生而布置的,他几乎买通了整座城市所有掌握实权的人,才能在虹之塔与圣堂的眼皮子底下令仪式成功。

    当然,这位商人最终也殒命,并未达成自己的夙愿。

    “但近年来,关于罪业之都的诸多资料被解封,我和保罗确信,罪业之都中留存着至少一件圣遗物。这件圣遗物的级别很有可能是禁忌级以上,拥有媲美圣堂顶尖战力的水平。”

    话锋一转,笔记开始切入正题,记述有关圣遗物的事情。

    笔记里多次提到了“保罗”这个人,看样子似乎是记录者的同僚,两人的意见时常相左,但又很快能达成共识,想必是相当值得信任的同伴。

    “在向虹之塔提交了申请之后,我们组织了第一次深入罪业之都考察其内部情况的探险,由保罗带队,我和米勒以及卡西米尔同行。”

    以这一句为开端,接下来的好几页都是沿路上各种研究报告,佐拉.马卡尔详实地记录了一路上的见闻,对于四位法师来说,浅海上的怪物简直不值一提,但他还是对比观察了罪业之都附近的怪物与浅海外围怪物的差别并记录了数据。

    看着像是冒险者笔记的内容直到进入罪业之都后陡然一变,就连原本还比较沉稳的字体都开始潦草起来,一路上的配图也逐渐消失,仅有的几幅都相当扭曲。

    罗森看到了关于石巨人的描述,这些生物在罪业之都周围行动,阻击着一切胆敢踏入城市里的敌人,不过法师们很快就击败了阻拦他们的石巨人,却没想到引来了另一种怪物。

    在佐拉的描述中,那种怪物似乎是影子构成的,只有平面上的形象,却能够吞噬生物,他们四人费了一番功夫才勉强击退一只。

    这种怪物从特征上看更接近于幽影,但又有着根本的差别,说不定是罪业之都的特产。

    随着他们逐渐深入罪业之都,周围的元素也开始不安地躁动,混沌之力的影响愈发加深,这对于法师,尤其是低阶法师而言是相当难办的,他们无法固化自身的法则,所以驱动魔法变得困难许多。

    正是因为这个,队伍产生了分歧,佐拉认为应当继续前进,因为能够感知圣遗物的晶石反应越发变得强烈起来,但保罗则觉得应当返回,接下来的旅程会变得更加危险。

    不知道是否是由于长期处于混沌之力的笼罩下的缘故,从笔记的记述来看,整只队伍都显得暴躁了许多,原本的理性荡然无存。

    这一段的记录有许多被涂抹掉的地方,想必是一些抱怨的话语,后来觉察到不应该如此才抹掉的。

    “随着不断的深入,我感到自己的精神变得不安定起来,一旦闭上双眼,血腥而残暴的景象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不止一次见到自己满手鲜血,身旁是保罗他们的尸体的画面,这令人十分不安。”

    佐拉自己也觉察到了不对,但他却抑制不住探求真理的心。

    “或许我该回去,好好休息一阵子,去养养花,散散步,甚至找个姑娘约约会什么的,但现在,我只想向前走,想要抵达那被尘封了七百年的地方去看看到底有什么。”

    最终,他们还是决定折返,小队行进到了距离罪业之都中心还有大半天脚程的地方,在三人的据理力争下,佐拉终于点头同意回家。

    撤退的过程相当平淡,他们甚至没有再次遇到那个影子怪物,走出罪业之都的瞬间,佐拉觉得自己心中似乎缺失了什么。

    “我很难描述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心脏空出了一个缺口,而遗失的部分,则落在了罪业之都中心,不过值得庆幸的,我们的情绪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理性地想想,先前的多番争论确实相当可笑,但当时的我们却无比执着,或许这正是罪业之都的影响。”

    接下来的几页是对于在罪业之都收集的样本的分析与研究,直到笔记的最后,佐拉才提及了第二次探险的一些讯息。

    “第一次考察的情报虽然丰富,但对比起整个罪业之都而言还是太少,虹之塔的回复周期太长,那些每天只知道坐在实验室里鼓捣烧杯试管的老家伙们已经不敢冒险了,他们驳回了第二次考察的申请,并且决定派出中阶法师来接管我们的研究。”

    这里的笔迹虽然清晰,但却十分用力,以至于墨水都渗透到了第二页。

    “大风暴就要来临了,到那个时候,伊斯塔尔将会上浮到云端以上,我们将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能进入到罪业之都中,而且大风暴说不定会对那里造成一些特别的影响,我们不能错过这个时机。”

    “经过一番讨论,我和保罗决定立刻组织第二次考察行动,留下两名法师学徒看守观察哨站,剩下的五位低阶法师都将前往罪业之都,我们将会成为历史上第一批见证大风暴时期罪业之都状态的人。”

    笔记到这里就结束了,看来笔记的主人正是在第二次考察的过程中不知所踪。

    “等等,两名法师学徒?”

    注意到最后的话语中有这样的字眼,罗森顿时感到奇怪了。

    观察哨站里空无一人,那两名法师学徒究竟到哪里了呢?

    他还在思考,但感知中,似乎有人接近了这间小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