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十六幕.劫狱的正确姿势

    夜已经深了,天空中繁星闪烁,而在伊斯塔尔城区南部,一幢不起眼的三层小楼地下室中,阿尔弗雷德正抱紧身体,瑟瑟发抖。

    伊斯塔尔的气候经过魔法调控过,时刻保持在一个十分舒爽的状态下,但即便如此,这位年轻人依旧冒出冷汗,止不住地颤抖。

    他双眼紧紧盯着铁牢外面,两名看守正无聊地喝着酒。

    阿尔弗雷德被抓到这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起先,他们还只是被囚禁,封锁了使用魔法的手段,但一周之前,这帮人开始对他们用刑拷问起来。

    法师与剑士之类的黑铁阶不同,一旦被封锁了魔法就与常人几乎无异,因此阿尔弗雷德也没有任何能力反抗这些家伙,

    他算是比较幸运的一个,被殴打了几次便丢在一旁挨饿,他的同伴弗朗西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在试图逃跑失败之后,这个可怜的家伙就直接被吊了起来,他们剥去了弗朗西斯所有的指甲,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掰断,又用鞭子不住地抽打他,甚至还给他服下了各种不知名的药物,现在的弗朗西斯已经不会对大部分事物产生反应,形同一个植物人。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他们只是不停地质问他们其他法师的下落,可阿尔弗雷德怎么知道。

    他知道站长保罗他们第二次前往罪业之都考察,归来的时间未知,阿尔弗雷德自己都在担心他的前辈们是否出了什么意外。

    “妈的,雅各布那个狗娘养的,昨天又他妈在赌场里赢钱了,老子怎么就没这狗屎运。”

    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看守骂骂咧咧地说道,一口将杯中的朗姆酒喝干。

    “他肯定会倒霉的,你放心。”

    另一个高高瘦瘦的看守随口答道,他抓起盘子中的一根肉干,在嘴里大嚼特嚼。

    “我得发泄一下,不然今晚可睡不着。”

    那络腮胡的看守说着站起身,缓缓打开了牢房的锁。

    这令阿尔弗雷德的神经一阵紧绷。

    通常来说,这意味着毒打,意味着折磨,意味着辱骂,他蜷缩起来,抱住脑袋。

    “狗娘养的,都是因为你们两个老子才得留在这个鬼地方,老子可是已经一个月没碰过女人了!”

    他吐了口唾沫到吊着的弗朗西斯脸上,随即抄起了手边的鞭子。

    唰唰两声,瘦弱的青年身上又多了两道血痕,但已经没有力气的他却连惨叫都没有力气发出。

    络腮胡的看守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仿佛并不解气,直接抄起了腰间的短刀。

    “等等,你想干什么?”

    高瘦的看守立刻伸手阻止了自己的同伴。

    “留他们两个一条命,这是老大临走之前吩咐的,你不想要命了吗?”

    “我就是玩玩。”

    络腮胡看守笑了笑,那是不怀好意的笑容。

    “反正只要不死,就算缺少点什么也没关系吧。”

    他的刀刃泛着寒光,正朝着弗朗西斯的下体而去。

    嘭——

    一声巨响却突然从楼上传来,接踵而至的是喊杀声,令络腮胡看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有人闯进来?”

    他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同伴的脸,对方同样一头雾水。

    “有拉斐尔他们几个黑铁的在,不会出什么事吧?”

    高瘦的守卫说道,他们两人也就会挥两下刀的水平,坐镇这里的除了他们的老大邪眼多米尼克之外,就是几个黑铁阶的人了。

    况且平日里他们隐藏得很好,铁狼卫队根本不会想到,就在这伊斯塔尔的城区里,就存在着一个热风佣兵团的据点。

    不过就在他说完的时候,楼上的骚动立刻平息了下来,没有一点动静。

    “我去看看情况。”

    络腮胡看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想要爬上楼梯,却被门口处扔出来的一个东西给撞了回来。

    那是一颗人头。

    脖颈的断面相当齐整,人头的脸上还是错愕的表情,双眼瞪得好大,在烛光映照下显得分外惊悚。

    “拉斐尔!!?”

    高瘦看守立刻认出了那颗人头的主人,他有些不敢相信,这才过去了多久,堂堂黑铁阶的拉斐尔竟然就这么简单地被斩首了。

    还没留给这两个看守太多惊讶的时间,从那幽深的门口,走出来一个全身着甲的剑士。

    他手中的大剑古朴而厚重,沾满鲜血,相当骇人。

    一剑斩出,络腮胡看守便身首异处,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怎么......”

    慌忙后退,举起刀想要抵抗,但下一刻,冰凉的剑锋已经穿透了高瘦看守的胸膛。

    这一切都被阿尔弗雷德看在眼里,他惊恐地看着来人,那是一名高挑的骑士,手中握着一柄超长的大剑,正一脚踢开两名看守的尸体,向着牢房这里走来。

    “别、别过来。”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对方的来意,尽管一出场就斩杀了绑架他们的人,但谁又能保证这人不是另一股想要找寻保罗站长他们的势力,不会用更加残酷的手段折磨他们呢?

    但对方似乎并不理会阿尔弗雷德的抗议,他一步来到这位学徒面前,烛光映照下,面甲中似乎透出点点蓝光。

    “啊——”

    一阵刺痛感从眉心处传来,阿尔弗雷德愣了愣,随即被大脑中涌出来的各种记忆所侵袭。

    既有觉醒能力之前被众人取笑的画面,也有在桌前伏案学习魔法的场景,还有不小心听到几位前辈争执的回忆。

    “这是......读取记忆?”

    阿尔弗雷德很快想到了曾经在书上读过的内容,青铜阶对于魔力的运用步入熟练阶段之后,可以直接读取他人的记忆或者是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直接灌注到他人的脑中。

    这家伙是青铜阶?至少低阶法师的水平!!?

    试图抵抗,但阿尔弗雷德很快发现这不过是徒劳,对方的实力太过强大,自己的意志就如同风中残烛般摇摇欲坠,根本没办法防御住这强势的读取记忆。

    “呃——”

    一声惊叫,阿尔弗雷德本就被压制的精神力猛然间溃散,他双眼一黑,立刻昏厥过去。

    而那名骑士,罗森也正好完成了自己的读取工作,稍稍查看了一下两人的身体状况。

    这个看起来没什么伤口的法师学徒现在精神十分脆弱,但好在身体没什么异样,而另一个被吊起来的法师学徒就惨了,不光是身体千疮百孔,就连意识都因为多种药物的作用而早已崩溃,就算救回来,今后也是废人一个了。

    “看来他们的确不知道那些法师的下落。”

    已经读取了这位名叫阿尔弗雷德的法师学徒记忆的罗森确认了自己的猜测,看来那几名法师的确有可能在罪业之都遇到了麻烦。

    “接下来......”

    罗森看了看两名法师学徒,同时感知中,有许多杀意汹涌的人正向着这里赶来。

    “得找个地方躲一躲才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