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十七幕.星月祭典

    星月祭典是伊斯塔尔一年一度最为盛大的祭典之一,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这个庆典甚至要比新年更加重要。

    因为这是伊斯塔尔建立的纪念日,七百年前,罪业之都伊修巴尔因为灾祸而毁灭,多年之后,鲸鱼背上的城市伊斯塔尔建立,自此繁茂至今。

    黄金大道周边早已布置上了各色鲜花和彩旗,各个店铺都摆张灯结彩,将自己压箱底的货物都拿出来兜售,稠密的人沿着黄金大道向城市中心走去,他们的目的地是伊斯塔尔的城市广场。

    在那里,伊斯塔尔的掌权者们会发表演说,总结一年的历程,并且展望新的一年,对于普通的民众而言,接下来的烟火表演才是打头,伊斯塔尔利用炼金术制造的烟火分外华丽,可以算是这片荒原之中难得一见的风景。

    而此刻,在城市广场的一隅,执政官大厅内,几名身着丝绸长袍的男子正在交头接耳。

    “利威尔的死查清楚了吗?”

    说话的是一个嘴唇很厚的男子,他名为弗莱彻,是元老议会的三位议长之一。

    “铁狼卫队那帮吃白饭的,到现在都还没有刺客的任何线索。”

    一位矮胖男子答道,他叫尼古拉斯,也是元老议会的三位议长其中一名。

    “尼古拉斯,该不会是你自己下的手吧?”

    最后一人,两鬓斑白的男人以怀疑的口吻说道,他是阿尔伯特,与其他两人一样,同为元老议会的掌权者。

    “说话之前要先掌握证据,阿尔伯特,再说了,杀掉一个没什么用处的商会会长对我有什么好处。”

    尼古拉斯反唇相讥。

    “利威尔身边不乏黑铁阶的强者,即便如此都能被轻易刺杀,要是真的有如此强者帮忙,阿尔伯特,我更情愿买你的人头。”

    “哼。”

    阿尔伯特冷哼一声,似乎不再想回话。

    三人虽然最高权重,但自身实力也是不俗,毕竟在这个世道,光是依靠护卫保镖可不靠谱,人心可以被金钱收买,他们自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这么多年以来,用自己的权力也购置了许多能够提高身体素质的药材,好歹都进阶了黑铁,有保命的资本。

    “你们两个别吵了,现在可不是内斗的时候,利威尔的死,我认为是一个警告。”

    弗莱彻相对保持中立,他劝告道,接着看了看窗外攒动的人头,那些都是前来围观的群众。

    “十年前的那件事,说不定留下的影响尚未消失。”

    “怎么可能?”

    尼古拉斯反问道,他当然知道弗莱彻所说的是哪件事,这十年来,他都快淡忘掉那件事了,直到前段时间得到的情报,他才逐渐开始重视起来。

    “但法拉墨家的人会回来,这怎么想都太过不可思议了。”

    没错,即使通过某种隐秘的渠道,三人得知了法拉墨家的子嗣正有意向返回浅海的消息,但都没有放在心上。

    虹之塔与圣堂的纷争这么多年以来,三人都看在眼里,他们明白,就算法拉墨家的那个逃掉的小家伙想要借助正统的力量,但两大势力的勾心斗角又怎么会轻易派出力量来协助这个身边没有一兵一卒的小不点。

    算起来,那个继承人也不过十五六岁,身边也没有任何的势力,即便回到伊斯塔尔,会响应他召唤的人也寥寥无几,仅有的几人,要不然就是被架空了权力,要不然早已在这十年殒没。

    势单力孤的小家伙,凭什么在伊斯塔尔兴风作浪?

    当然,战略上的蔑视并不妨碍他们三人在战术上重视这个情报,为此,他们甚至动用了最为隐秘的力量——热风佣兵团。

    没错,热风佣兵团的幕后金主实际上便是元老议会,他们吸纳了佣兵团的强盗们,在某种程度上允许其私掠,为其提供庇护,而热风佣兵团则为元老议会实施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比如十年前,正是刚刚获得了力量的热风佣兵团将法拉墨子爵斩杀,这次令元老议会得以掌权。

    “利威尔的事很有可能就是那家伙的手笔。”

    尼古拉斯说道,他看了眼时间。

    “我们该出去了。”

    他话音未落,便听见外面原本热闹的广场突然安静下来。

    “怎么了?”

    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岔子,弗莱彻探出头去,却被眼前所见的景象惊呆了。

    在原本他们发表演讲的地方,正摆放着一块玻璃。

    而玻璃上,则映射出某些画面。

    那是一位身着战甲的骑士,透过掀开的面甲,能够看到其英俊的面容,正是已故的法拉墨子爵。

    然而此刻,他却倒伏在地,身中数箭,在他的身后,是三位元老议会的议长。

    “你们......居然和强盗勾结在一起。”

    法拉墨子爵口吐鲜血,艰难地说道。

    “时代已经变了,大人,要怪,就只能怪你挡在我们的路上了。”

    言毕,为首的弗莱彻掏出一柄短匕,直直地插入法拉墨子爵的心窝,一阵旋转后,才缓缓拔出染满鲜血的匕首。

    法拉墨子爵胸前星与月的坠饰逐渐暗淡,画面也陷入了黑暗。

    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但人们却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法拉墨子爵在官方的通报里一直都是因为与强盗的战斗而身亡,可如今他们眼前见到的,分明是一场政治阴谋的画面。

    “这到底是哪个家伙弄的!!?”

    阿尔伯特心中大惊,眼前的画面虽然与记忆中有些许出入,却以最具有冲击力的方式展现出了他们最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实,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三人立刻下楼,冲出了执政官大厅,正好面对整整一个广场沉默的群众。

    尼古拉斯还在思考该如何解释,他站在演讲台前,正要开口,可人群之中,却走出了一位少年。

    金色的卷发,碧绿的双眸,英气十足,与法拉墨子爵如出一辙。

    “是你!!!”

    弗莱彻立刻认出了对方,这正是他们蔑视的家伙,法拉墨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杰罗姆.法拉墨。

    “三位大人,我,杰罗姆.法拉墨,以伊斯塔尔合法继承人的身份,请求重回执政官大厅。”

    他高举一个坠饰,星与月在阳光下闪耀,那是法拉墨家族的徽记,是王者归来的证明。

    “同时,提议就刺杀王国子爵一案,逮捕弗莱彻,尼古拉斯,阿尔伯特三位大人。”

    杰罗姆声音洪亮,在寂静无言的城市广场回荡,在所有人的心中回荡。

    “你这个冒牌货!”

    尼古拉斯最先反应过来,他高声叫道,指向杰罗姆。

    “拿下他!”

    顺着他的命令,两排卫兵上前,手中的长枪明晃晃地向着杰罗姆而去。

    但一阵风吹起。

    哗啦哗啦——

    那些卫兵甚至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手中的武器便统统被折断,每个人也都不同程度遭到了拳击,队形立刻溃散。

    而杰罗姆,依旧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在他的身边,出现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是纤细娇弱的少女,黑色的长发柔顺飘逸,金色的瞳孔散发出慑人的气魄,她嘴里叼着一根肉条,双手抱胸,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另一人则是全身着甲的剑士,手中一柄骇人的大剑正泛起寒光,碧蓝的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

    “拿下我?”

    杰罗姆沉稳地说道。

    “三位大人大可以试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