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五十六幕.灾祸之后

    伊斯塔尔,午后,晴空万里。

    杰罗姆站在执政官大厅里,前几日因为大风暴的影响,这恢弘的大厅穹顶被砸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几名工匠正在尽全力修缮,阳光透过他们忙碌的身影照射下来,反而使得整个大厅亮堂了许多。

    抬头仰望那蔚蓝的天空,杰罗姆顿时有一种如临梦境的错觉。

    在几个月,不,几天之前,他还是被众多势力通缉的人,为了复仇隐姓埋名,潜入这座黄金之都,而现在,杰罗姆却成为了这里的主人,伊斯塔尔的新任执政官。

    元老议会在大风暴一役近乎覆灭,这其中大部分人都是追随三位议长企图控制伊斯塔尔的,少部分则在抵抗一阵子后便举手投降,目前身处牢狱之中,等待着接下来的审判。

    艾伦队长拿回了铁狼卫队的权柄,正与雇佣兵一起在城市里的奔波,处理灾难过后的各种事物,挺过灾难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得以生存,但他们也同样是不幸的,因为他们必须承担悲伤。

    “大人,葬礼就快开始了。”

    一旁的事务官说道。

    “好,我知道了。”

    杰罗姆长叹一口气,接着跟随事务官坐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

    马车里,还有另一个人。

    是以赛亚。

    出人意料的,他并没有选择在灾难过后趁机夺取杰罗姆的权力,甚至没有凭借在大风暴期间立下的功劳走到台前来。

    以赛亚.奥利哈拉依旧是伊斯塔尔一个阴影里的情报贩子,端坐在黑铁酒吧的三楼,游走于各路势力之间,与过去没有什么差别。

    “以赛亚先生。”

    杰罗姆没有呼唤侍卫,而是就这么坐进了马车里。

    “关于剩下一些出逃的元老议会成员,还有热风佣兵团的残余势力的情报。”

    以赛亚递给他一个小小的包裹。

    “以赛亚先生,我很奇怪,为什么你好像什么都不需要,当时我应该承诺过你地位,但......”

    杰罗姆问道,不求回报的付出总是让人有所顾虑,他也没有欠别人人情的习惯。

    “如果当时我不要求你的回报,那么你会相信我的确是愿意帮助你,而不是像伊斯塔尔商会的会长一样诓骗你吗?”

    笑了笑,以赛亚说道。

    “其实我之所以帮助你,有一个很简单的理由,那便是约定。”

    “约定?”

    杰罗姆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他可不知道自己和以赛亚还有过什么约定,他的父亲也并未告诉过他类似的东西。

    “那是在伊斯塔尔刚刚建立的时候,我的祖先和你的祖先立下的约定,法拉墨家和奥利哈拉家,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皆为守护伊斯塔尔而存在,这便是我之所以会帮你的原因。”

    以赛亚说着,看了一眼窗外,被暴风雨摧毁大半的街道正在逐渐修复,虽然看起来依旧破败,但伊斯塔尔的确是在复苏中。

    “......这,父亲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杰罗姆离开伊斯塔尔的时候才只有四五岁,对于父亲的印象其实已经相当淡薄,但他能肯定,父亲并没有告诉过他与之相关的任何事情。

    “要想骗过所有人,首先得骗过自己人,法拉墨子爵想必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便遭到了谋害。”

    以赛亚说道,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来。

    “可为什么......这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当年的约定,还有约束力吗?”

    杰罗姆显然不相信,一个普通的约定,会让百年之后的以赛亚依旧坚守。

    “有些人会背弃誓约,有的人却不会。”

    以赛亚没有多说,轻轻敲了敲背后的墙壁,在马车挺稳的时候,快步走下了马车,只留下杰罗姆一个人,在马车里失神。

    ......

    伊斯塔尔南部,一座山丘之上。

    这里意外的没有在大风暴中遭到损失,依旧保持着原本绿草青青的状态,山丘一隅,有几座墓碑伫立,上面斑驳的文字显示着这些墓碑已经有一定的年头了。

    唯有一座,周围的泥土很新,石碑也白净许多,显然是最近才出现的新坟。

    戴佛斯站在墓前,他脸色有些憔悴,但仍然站得笔直。

    在他身后,则是树荫下的缇娅,以及杰罗姆。

    墓碑上,以通用语书写着主人的名字,以及他的墓志铭。

    格曼.洛里安。

    他守护浅海十年,默默无闻。

    在墓碑的一旁,种植着洁白的花朵,这种花只有在沙漠边缘才能见到,需要数年孕育,开花之后,却仅能持续短短的一天,没人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没人知道为何它现在会开花。

    沙漠水仙,花语是不变的承诺。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杰罗姆问道,戴佛斯在这次危机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他理应给予戴佛斯奖赏,但这位雇佣兵却谢绝了杰罗姆的好意。

    “我大概会找一块地方,慢慢开垦。”

    戴佛斯所说的,绝对不是白日做梦,因为在混沌之民的遗骸结晶被缇娅拿走封印之后,浅海这里的秩序正在逐渐恢复,或许是由于佐伊将混沌之力都提取浓缩了的原因,这七百年来一直处于混沌控制下的沙漠,似乎终于要重新回归文明的怀抱了。

    “我会和伊斯塔尔商会的人协商,组织一部分开荒小队,在沙漠边缘尝试种植一些耐寒植物的,戴佛斯,你就作为领队如何。”

    杰罗姆说道,虽然秩序在一点点恢复,但上百年来的混沌之力影响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消退的,这片沙漠,依旧会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被魔物所困扰,但至少,情况会慢慢好转。

    “那位剑士怎么样了?”

    想到了手持大剑的铠甲剑士,杰罗姆看向缇娅。

    “不知道,他似乎是触发了某种空间传送的机关,制作这个机关的人显然实力很强,我当时并没有能追踪到任何线索,不过在最后一刻,我还是勉强留下了一点气息,至少知道,他目前仍然活着。”

    虽然用“活着”来形容一个亡灵似乎有些不妥,但缇娅还是对于罗森的下落颇感兴趣。

    那个传送法术相当古老,缇娅怀疑很有可能是七百年前封印罪业之都的人留下的手笔,而为何会选择罗森,也值得深思。

    罗森找到的那枚戒指,名为命运的戒指,缇娅同样相当熟悉,不过那本应是散失近千年的遗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也相当诡异。

    缇娅觉得这背后有某种令人在意的力量正在操控一切,但目前能够获取的信息量还太少,缇娅也并不敢妄加揣测。

    “还是回去问问叔叔好了。”

    喃喃自语到,缇娅决定即刻回到虹之塔。

    这一趟旅程的收获,实在太丰富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