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十七幕.英雄的终末

    轰——

    兰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轰——

    就连格鲁尔,也一时忘记了自己正身处战场,只呆呆地看着前方正在战斗的两人。

    轰——

    狂战士一拳,正好打在罗森的剑刃上,令这柄大剑发出蜂鸣,紧接着,罗森反手便是一剑,砸在狂战士的肩膀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

    在火焰与光束的力量冲撞结束之后,硝烟散尽,两位召唤者看见的,却是这样肉搏的两名英灵。

    每一拳每一剑都简单至极,抛去了繁琐的技巧,仅剩下最原始的战斗本能在驱使着两人。

    不过,很明显可以看出,狂战士此时已经处在下风。

    罗森的魔力存量还有很多,但狂战士却早已见底。

    想必之前那一招,的确是消耗了他大部分的魔力。

    虽然仅仅依靠这具身体战斗也并不是不可以,但面对能够使用魔力来强化战斗的罗森,狂战士此时此刻的行为却也仅仅只是坚持而已了。

    胜利的天平,已经向着罗森这边倾斜了。

    然而在狂战士的脸上,却丝毫不见半点失败的颓唐之色。

    “哈哈哈哈哈,痛快,痛快,痛快!!!”

    他高声叫道,反而发出畅快的笑声。

    罗森沉默不语,他大可以直接依靠魔力放出,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但见到狂战士即使魔力耗尽,也依旧屹立不倒,罗森选择了与对方保持在同等水平交锋。

    这是不光是磨练自己面对近身格斗高手的技巧,也是对于狂战士本人的尊敬。

    当当当——

    交击声不绝于耳,渐渐地,狂战士的动作明显变得迟缓了。

    他感到眼前的景色已经被红色侵染,脑袋一阵昏沉,四肢好像不属于自己一般,移动起来相当费力。

    然后,随着一道利刃穿透血肉的声音,狂战士想要向前,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接近眼前的骷髅剑士。

    “啊......这个梦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吗?”

    他低头,看着自己胸口贯穿的长剑。

    古朴的剑身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混杂着浓稠的鲜血,散发着令他熟悉的味道。

    胜负已分。

    但即便如此,狂战士还是挥出了拳头。

    原本摧枯拉朽的拳头,此时已经散尽了大部分的力气,变为即便一个普通成年人也能轻松防御住的攻击。

    狂战士的右手触碰到罗森的肩膀,被魔力防壁格挡住,无法再前进分毫。

    “这一场战斗,打得真爽!”

    他笑了,却并非先前那些狰狞的笑容,而是得偿所愿的,满足的笑容。

    兰顿看到这一景象,回想起了历史上魔人迪奥雷斯托伊最终的结局。

    这位一直战斗在抗击混沌魔物与邪恶前线的武者,最后居然因为和某个在政治斗争中失利的牧师有过一段友谊,从而被圣堂定义为异端,遭到守夜人的通缉。

    最终,力战二十五名守夜人的包围,魔人迪奥雷斯托伊被俘,折断了手脚,封印了所有魔力,最后的审判中,被处以桀刑。

    据说,直至死亡的一刻,迪奥雷斯托伊也并未向任何一位神祇祈祷,也并未向任何一名枢机主教忏悔下跪,屠夫耗费了五把最为锋利的刀子,才彻底杀死他。

    与混沌战斗了一生的豪杰,最后却被秩序一侧抹杀,英雄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是倒在了阴暗的地牢中,令人唏嘘不已。

    而此刻,迪奥雷斯托伊或许正是满足了最后的心愿,在一场全力全开的战斗中败北而亡。

    这才是英雄应该有的死法。

    兰顿感到鼻头有些酸,他看到狂战士的身体逐渐瓦解,化为光的粒子消散,最终在阳光下,消失无踪。

    罗森依旧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关于狂战士过去的历史,但从战斗中,他能感受到这个英灵那隐忍的愤怒和对战斗的渴望,那并非一名狂徒,而是真正的战士。

    他收起了大剑,转身看着格鲁尔。

    在冠位战争中,英灵死亡就代表着参战者的失败,通常来说,他们会被主持者,也就是底格里斯直接拉出半位面以保证接下来的安全。

    所以罗森也对这位失败者没有什么想法。

    然而,格鲁尔双眼中的灵魂之火,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动摇。

    “等......等等,怎么会,为什么没有把我传送走?”

    他看了看自己周围,并没有任何魔力的波动。

    格鲁尔作为观战者见证过上一次的冠位战争,他清楚失败者会由底格里斯直接用法术传送走,但此时,他却并未发现有来自另一个位面的魔力传来。

    他暗暗摸了摸自己口袋的护符,这是家中长辈交给他的保命道具,如果底格里斯来不及进行传送而又有人试图伤害他的性命那么只要使用这个护符便能脱离这处半位面,回到伊斯鲁尔。

    但当格鲁尔试图启动这个护符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自己与家中长辈那些许的联系竟然被切断了。

    怎么可能?

    看了一眼罗森与兰顿,对方两人似乎并没有任何表示,对自己毫无兴趣,看起来也并不是他们做的手脚。

    格鲁尔想要开口询问,但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便感到心口一凉,一柄利剑从自己的背后贯穿,其上附着的魔力正在撕裂他的灵魂。

    “啊——”

    发出了低吼,他试图驱动自己的魔力反击,但没有给他这个时间,下一刻,格鲁尔那干瘪的脑袋就立刻被巨大的力量捏碎,尸虫和碎裂的骨头飞溅,些许黏稠的液体涌了出来。

    “什么?”

    罗森第一个反应过来,几乎在一瞬间,巫妖格鲁尔便被一名身穿斗篷的人刺杀,就连他也没来得及出手阻止。

    对方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气息,虽然罗森先前处于激战状态,感知力有所收敛,但也不至于对方到了这个距离还没有觉察到,由此可见,对方若不是对于气息隐蔽相当在行,就是实力足足高出罗森好几个阶位。

    格鲁尔无头的尸体迅速膨胀,无数尸虫涌出,向着四面八方散落,这是巫妖们最后的保命手段,这数千只虫子中,只有一只带着他的残魂,而只要那只逃出生天,格鲁尔便能重塑身体。

    可是那名刺客仅仅挥了挥手,黑色的火焰燃起,将所有的尸虫一个不漏,通通化为灰烬,白色的烟雾构成了格鲁尔痛楚的脸,最终在风中消逝。

    “小心。”

    罗森摆出了攻击的架势,紧紧盯着眼前的人。

    现在他的魔力消耗巨大,实力有所折损,倘若真的打起来,他也就只能勉强保命逃走。

    不过那人仅仅扫了罗森和兰顿一眼,便转身离去,没有丝毫动手的打算。

    “怎么会?冠位战争中任何试图伤害其他召唤者的行为,应该都是被禁止的,底格里斯大人不可能就这么置之不顾。”

    兰顿喃喃自语道,看了看罗森。

    如果格鲁尔被杀而没有人来制裁,那么也就代表这规则在某种程度上失效了。

    无论是底格里斯遇到了什么还是那杀人者有着特殊的手段,对于这次参赛的召唤者中实力最弱的兰顿而言,都是致命的。

    “追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罗森在空气中捕捉到了一丝对方的气息,他双眼中的灵魂之火静静燃烧,看着延伸而去的方向。

    那是安多哈尔的主城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