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幕.黑幕一角

    当一连串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的时候,罗森等人已经接近到了卡莲的据点附近。

    “这爆炸,看来是他......”

    卡莲低声说道,但并没有回头,而是一直向前。

    “那家伙,还真是自以为是。”

    有些无奈地说道,卡莲却在进入到自己的据点范围内立刻觉察到了不对。

    “有人侵入?”

    原本她所设置的据点是层叠式魔法据点,防御级别层层深入,可操控性很强,但现在她所感受到的,却是紊乱的魔力气息。

    就好像,被某人强行突入之后又粗暴地弥补上一般。

    当然,如此拙劣的弥补应当是据点自身的修复功能的结果,对方似乎压根就没有打算掩饰自己闯入的痕迹。

    “谁?”

    无论是突然出现的白银阶怪物,还是现在的不速之客,这场冠位战争都有太多不同寻常的地方了,卡莲隐隐感觉到了一个阴谋的存在,但现有的情报却并不足以推断出这阴谋的实体。

    不过当她看到入侵者的时候,卡莲的脑中顿时有了些许想法。

    “哟,阿玛迪乌斯家的小鬼,你的英灵去哪里了?”

    站在残破的屋顶上的,是一位身着铠甲之人。

    斗篷遮掩下,密闭的铠甲中也透出些许灼热的气息,引得周围的景色都有所扭曲。

    萨弗隆.德沃夏克,六位参战者之一,元素生物的代表。

    他身边站着一名头戴兜帽的人,那人手中握着一柄形状扭曲的长杖,看起来似乎是施法者一类的职业。

    “不用你来担心。”

    卡莲说道,同时看了看罗森和兰顿。

    “萨弗隆,想必你也知道了,这场冠位战争现在正处于异常之中,我们应该放下战斗,携手抗敌。”

    她说着,背在身后的左手依旧做好了随时施法的准备。

    卡莲可不觉得对方会因为这一句两句话就相信自己,换做是她自己,也同样会保持怀疑的态度。

    不过当萨弗隆听到卡莲的话之后,却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呵呵,我当然知道这场战争现在正处于异常状态中。”

    他周围的温度攀升,就连灰白的墙壁都好像要燃烧起来一般。

    “因为造成这一切的,就是我呀。”

    “什么......”

    听到萨弗隆的话,卡莲顿时想清楚了很多东西。

    伊斯鲁尔本就由三方势力共同维持,能够保持现在的平衡,全仗着有女王陛下压制,而现在,女王带着诸多精锐远征元素界域,正是伊斯鲁尔最为空虚的时刻,也难怪有些势力蠢蠢欲动。

    德沃夏克这一支原本是伊斯鲁尔的土著势力,在灰烬们迁入这里的时候,还与之发生了一段战争,但最终还是妥协,成为了亡者之国的一部分。

    现在,他们终于不甘心受到压制,从而掀起反叛了吗?

    联想到主位面现在一定也发生这同样的叛乱,卡莲的心逐渐变得沉重起来。

    “我背后的力量,你们绝对无法想象。”

    萨弗隆说道,接着纵身一跃,跳下了屋子。

    “不过也无所谓了,你们马上就要葬身于此。”

    掀开斗篷,萨弗隆从铠甲之中渗出灼热的烈焰,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

    安多哈尔大教堂,硝烟四起。

    这座历史悠久的建筑,此时仅剩些许残骸,绝大部分的建筑部分都已经被犁平,露出了松软的泥土。

    而位于教堂中心,一头巨大的怪物正发出巨大的喘息声。

    虚空蹒跚者千疮百孔,它从未受过如此的创伤,一时难以恢复。

    它的法则是虚空,可以令所有力量归于虚无,但智力不足的虚空蹒跚者,并未对于这个法则加以运用,仅仅单纯地用来防御能够感知到的攻击。

    而弓兵的天国武装,更多的却是无法感知到的攻击。

    从天国武装中射出的实体弹药能够稳固弹道,弹头却又是魔法结晶,拥有常规弹药无法匹敌的巨大破坏力。

    但这并不是全部,实际上,在魔法结晶中,还蕴藏有实体的破片,这些隐藏的杀招在虚空蹒跚者利用自己的法则防御住了实体弹药和魔力结晶的爆炸之后,对其造成了难以恢复的创伤。

    当然,这是只能生效一次的招数,第二次使用的时候,虚空蹒跚者必然会做出防御,想要再次造成现在的效果,要难上许多。

    不过对于弓兵而言,已经足够了。

    “这样,你就没办法逃走了。”

    他说道,接着,从虚空中掏出了一柄巨大的步枪。

    “这里面是对白银阶专用的弹药,即使动用法则的力量,也无法防御,你就好好尝尝来自弱者的愤怒吧。”

    巨大的魔法阵在枪口和枪的后部浮现,顺次排开之后,竟然有十三个之多。

    这些魔法阵旋转闪耀,每一个都代表着一重的加持。

    然后,弓兵扣下了扳机。

    轰隆——

    轰鸣声响起,一道肉眼可见的魔力波动自虚空蹒跚者处散开,甚至就连靠近一些的触手怪物都被这冲击波直接震碎成肉块。

    虚空蹒跚者周围涌现出模糊不清的空间,那是虚空正在组织防御,但当这些虚空接触到从枪管里射出的光束时,却如同被低温冻结一般凝固成一团,并且立刻支离破碎。

    就连法则也无法防御,致命的一枪。

    而被直击的虚空蹒跚者,那无数眼睛密布的脑袋已经出现了一个大窟窿,四只手无力地耷拉着,再也无法挥动起来。

    失去了生命,原本就违背法则的身躯立刻散架,血肉如同暴雨般落下,染红了大地,淹没了旁边挣扎的触手怪物。

    而弓兵,在这漫天血海中,撑起了一把雨伞。

    “看来这一招还是不能经常用。”

    他轻轻握拳,有些脱力,即便不需要他本身的太多力量,但跨阶使用这种招数本来就极其消耗体力,所以弓兵现在也是有些虚弱。

    不过好在已经解决了敌人,剩下的杂碎们过段时间应该就会因为失去力量而瓦解——这么思考的瞬间,弓兵感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

    “什么......”

    下一刻,他的胸口炸裂开来。

    鲜血上涌,弓兵忍住剧痛,缓缓低下头。

    只见一只手,正从他的后背径直穿过胸膛而出,掌心,正握着他的心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