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七幕.传颂之物

    安多哈尔中心城区。

    原本是市政厅的所在,此时早已被魔力壁垒所笼罩,残破的房屋顶端,一个巨大的黑球正缓缓旋转着,它呈现绝对的黑色,仿佛所有的光都被吸进去一般,有着令人发狂的诡异感觉。

    魔力壁垒内的世界一片暗紫色,无数触手怪物游荡着,发出低沉的咆哮,构成了倒错的景象。

    而在那巨大的黑球之下,一个戴着兜帽的人正坐在倾倒的墙壁上。

    他有些无聊地看着掌心跃动的三团幽火缓缓转动,触手怪物对他似乎并没有兴趣,他也没有将视线在这些丑陋扭曲的怪物上。

    不过,很快,一阵轻微的魔力波动传到了他的位置,令这个人抬起头,看向西方。

    “来了吗?”

    他以平稳的声音低语道,接着站起身。

    一阵风莫名吹过,卷起点点砂土。

    而风过之后,那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

    “看来对方还真是喜欢这种触手怪物。”

    罗森看着前方密集的怪物,轻叹一口气。

    他们几人在破晓时分汇合,很快就来到了中心城区附近,但这里早已被魔力所扭曲,覆盖上了一层暗淡的魔力壁垒。

    “小心,先前那只白银阶的虚空蹒跚者不见了踪影,现在不知道是不是潜藏在这附近。”

    卡莲提醒道,虚空蹒跚者能够在主物质位面创造一小块虚空区域以隐藏自己的身形,所以神出鬼没,难以提防。

    “那头怪物的话,不用担心,它昨夜就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想必是被击杀了。”

    薇薇安说道,她看了看自己的英灵,接着说道。

    “与其在意那个,不如想想我们该怎么突破这里吧。”

    听到薇薇安的话,众人看向了面前的魔力壁垒。

    这道魔力壁垒并不是完全隔绝外物的类型,而更像是为了防止内部的魔力逸散才设置的,想要进去倒不是什么难做到的事,但想从里面出来,就需要一定的时间了。

    换句话说,接下来将会是几乎没有退路的战斗。

    “你有什么计划吗?”

    兰顿问道,他们强行突破并不困难,但这相当于正面宣战一位能够召唤出白银阶怪物的存在,意味着什么想必不用点明。

    “还能有计划,直接杀进去就好了。”

    薇薇安反问道,理所应当地说道。

    “呃,这样会不会显得有些......太过招摇?”

    兰顿看向卡莲,希望这位稳重的少女能够帮自己说几句话。

    “嗯,的确,在这个时候,这种简单的方法反而最有效。”

    然而从卡莲口中所说的,却是赞同薇薇安的意见。

    “赞成。”

    就连罗森都微微点头,兰顿看了看艾雪,这位少女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没有说话。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

    薇薇安拍拍手,无视了欲言又止的兰顿。

    她的英灵也掀开了兜帽,露出自己的面貌。

    这是一位长得颇为清秀的男子。

    棕色的卷发在脑后结成一束马尾,俊朗的脸上戴着一副无框的眼镜,他身上是朴素的长袍,唯有腰间,挂着一本书,似乎相当重要的样子。

    “我的英灵职阶是【吟游诗人】。”

    薇薇安说道,她身边的男子也向兰顿他们行礼。

    “我的名字是查尔斯.柯林斯,不过是历史上籍籍无名的一位诗人而已。”

    话虽如此,在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卡莲和兰顿还是露出了轻微惊讶的表情。

    “天才剧作家查尔斯?我从小就是听着你剧作里的故事长大的......”

    兰顿说道,顿时有了一种见到偶像的感觉。

    不过很快,兰顿也意识到了这其中蕴含的事情。

    查尔斯.柯林斯在世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太出名,他穷困潦倒,写作的剧本由于太过超出时代而被人们所嘲笑,直到因病去世的时候,也仅仅有一家剧院表演过他的剧本一次,大部分时候,他都是处于极度困顿之中的。

    至于成名,则是数年之后,他的手稿被另一位剧作家发现,这才得以在世人面前展现,并最终名留青史,成为一派剧作家的代表。

    也因此,他说自己是历史上籍籍无名的诗人倒也正常。

    不过一名诗人会拥有怎样的力量?兰顿不禁有些好奇。

    仿佛印证他的好奇,吟游诗人将自己腰间的书本打开,同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根羽毛笔。

    “我的能力正是所谓‘空想具现’,不过所付出的代价相当之高就是。”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书本上写下字句。

    在吟游诗人周围的空气中,无数银白的文字快速闪现,令人眼花缭乱,兰顿也只看到诸如“不朽的铁壁”“断钢圣剑”之类的词句,更多的则是古老而繁琐的修饰词语。

    “只要能描述出来的东西,他都能将其具现化,描述越清晰,形成的东西威力也就越强,但说到底都是伪物而已,就像这柄血色终末,即便用再华丽的辞藻,也无法将其完全复制出来。”

    薇薇安耸肩道,接着拔出了身后的血色大剑。

    而吟游诗人的书写也正好完毕,只见所有的文字同时浮现,然后,众人的身边泛起了一层银白的微光。

    “这是最基础的加护,足够应对黑铁阶以下的所有物理和法术攻击,我并没有什么战斗能力,只能依靠这个来帮助各位。”

    兰顿觉得身体似乎便轻了不少,他握了握拳,感到力量也增强了些许,看来这加护是全方位的增益,并且感觉不到什么副作用。

    “虽然比不上真正的赋予术士,但他的能力有着相当的自由度,还是挺厉害的。”

    听到自己主人的夸赞,吟游诗人只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生前已经书写了足够多的英雄史诗,没想到死后还能成为这传说中的一部分,对于我而言,这就已经足够了。”

    他说道,接着看向前方,怪物聚集的地方。

    “接下来是英雄们活跃战斗的舞台,所谓的杂役还是尽早退场为妙,现在就让我来为大家扫清障碍,打开一条道路吧。”

    吟游诗人说着,在他的前方,一支军队正逐渐成型。

    这些士兵们身穿不同的铠甲,看起来像是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组合,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衣服都破破烂烂,很多人的身上甚至还插着箭矢和利刃,就像是早已落败的军队一般。

    但与纯粹对的败者不同,他们的双眼中,都燃烧着不灭的意志。

    “这是‘败北之军’,历史上所有败北者集合而成的军团,虽说是败者,但依旧有着能够逆转胜负的战力。”

    吟游诗人说着,将手中的羽毛笔一挥,整个军团便集结成战斗队形,向着前方突进。

    “来,向世界展现一下你们的实力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