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四十一幕.瞬息之间的战斗

    这手枪看起来相当简陋,仅仅处于“能用”的阶段,不过作为一把连夜赶制出来的武器,已经足以证明兰顿动手能力的强大了。

    事实上,在见到了弓兵的攻击方式之后,兰顿便产生了一种新的思路。

    既然自己无法精准而快速地施放魔法,那么像弓兵那样,将法术事先准备好,用机械的方法发射出去似乎也并不是不可以。

    他在昨夜辗转难眠的时候,忍不住动手制作了这把手枪,尽管工艺部分还有些微的瑕疵,但从理论上来说,已经与弓兵手上的那把没有太多区别了。

    “你已经走偏了。”

    兰顿说道,他盯着诺亚。

    弹夹里还有两发子弹,这些利用魔力结晶作为弹头,常规火药为驱动力的子弹具有相当的威力,足以击破青铜阶的魔力壁垒。

    但在诺亚面前,却不足为惧。

    “你就靠手上的东西来说话?”

    诺亚说道,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上一个使用这个东西的人,已经被我挖出了心脏。”

    他指的很明显是弓兵,令卡莲握紧了拳头。

    “你们根本不明白力量的含义。”

    诺亚手边,黑雾缠绕,构成了一只巨大的拳头。

    “你们也并不清楚,这场战争的真正意义所在。”

    嘭——

    拳头挥出,引动空间都发出震颤,径直朝着卡莲而来。

    白银阶的一击,在场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

    但在这绝望的光景之中,却有一人,正挺身前进。

    是罗森。

    他手持一柄大剑,面对黑雾构成的拳头,剑光亮起。

    那是一道存粹的剑光,刨除了所有的剑技与招式,彷如来自本源一般,直达人心。

    兰顿看到了那道剑影,其中仿佛蕴含着世界的真理,令他大脑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而卡莲和受了重伤的薇薇安,则微微睁大了双眼,从罗森的长剑上,他们分明感到了白银阶的气息,但比起纯粹的白银阶而言,这一剑则沾染了更多其他的气息,并非真正的白银一击。

    黑雾的铁拳与那唯一的剑光相撞,迸发出摧枯拉朽的力量波纹。

    原本白银阶可以将所有的力量收束到一点,但罗森只是越阶使出了白银阶的剑技,并没有做到完全的聚合力量,因此在与诺亚的黑雾对抗之时,依旧有力量外泄。

    罗森所站的位置地面直接塌陷,碎裂的石子直接被巨大力量碾压成粉尘,罗森身上的铠甲都因此而蒙尘,他握着剑,感到面前仿佛有崇山峻岭向他压来,令他寸步难行。

    他用尽全力握着剑,耗费了全身的力量才勉强没有被这一拳直接击飞,但也仅仅如此,罗森想要再前进一步都无比艰难,对方的拳头就像是世界最为基础的法则一般,纹丝不动,感觉不到任何能够突破的契机。

    瞬息如同万年,罗森的感知中,时间被成倍地放缓,他能够感受到世界最本质的基础正在碰撞,这是白银阶的法则正在互相影响互相渗透的结果。

    与青铜黑铁阶的战斗不同,一旦涉及到法则,那么战斗的胜负便不单单是输赢那么简单了。

    自己的法则相当于自己存在的根基,是最本质的核心,如果在法则的交锋中落败,被对方的法则侵蚀,那么几乎就等同于自己的存在被否定被抹杀,就连灵魂的残余都不会剩下。

    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就是直接从世界上被消去了存在。

    不过真正被弄成这样的还是少数,白银阶的强者都会小心翼翼力求保命,即便无可奈何被杀,也都能保存一缕残魂,不至于直接被抹消。

    但现在,罗森与诺亚全力全出,任何一方要是落败,那么结果便是直接消失,所以,他才不能退让。

    可在一念之间,诺亚的第二拳却已经挥出来。

    他和罗森不同,已经算是一名正牌的白银阶,尽管因为顾忌到某些因素而没有使出全力,但对付罗森这样仅仅能够使用一招白银阶剑技的人,还是绰绰有余。

    就在罗森也难以维持,即将溃败之时,一个声音响起。

    “接着!”

    几乎本能地,罗森在危急之中腾出了一只手,稳稳地接住了对方炮过来的东西。

    那是一柄血色的大剑。

    “借你用用。”

    薇薇安捂住腹部的伤口,将自己的武器交给了罗森。

    眼下只有这名骷髅剑士拥有与诺亚对抗的能力,薇薇安也顾不上那么多,只能将希望都寄托在罗森的身上。

    此时的罗森,右手狼骑士大剑顶住诺亚黑雾编织的一个拳头,而左手,则紧握血色终末,对着迎面而来的第二拳,猛地挥出。

    罗森自己在短时间内只能使出一招白银阶的剑技,但血色终末本就是已经觉醒了的史诗级武器,有着自己的意识和白银层次的力量,所以,罗森只是顺着本能挥剑,就能发挥出血色终末的实力。

    一道赤色的剑迹自罗森手中飞出,与半路的黑雾拳头正好相遇,纯粹的力量削铁如泥,仅仅对峙片刻便将那黑雾构成的巨大拳头一分为二,余波朝着诺亚而去,却被黑雾构成的墙壁所阻隔,最终力量用尽而消散。

    不过这足以使罗森挥出第二剑脱困。

    只见一道红光闪过,诺亚的第一拳立刻土崩瓦解,化为雾气散去,而在这一片狼藉之中,唯有一人还伫立着。

    罗森一手持狼骑士大剑,一手持血色终末,已然破损的披风在半空中猎猎作响,他双眼中的火焰静静燃烧着,其中,无数的世界弦交错纠缠。

    如果说原本掌握的那一式白银阶剑技让他在懵懂状态触及了法则的壁垒,那么现在握在手上的血色终末,则令罗森对于法则的理解更近了一步。

    他的视野中多出了一条耀眼的银线,正在来回晃荡,仿佛永远不会停息,罗森隐隐感到这是某个关键的东西,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去研究这条银线,诺亚便已经双拳挥出,黑雾编织的巨大铁拳砸来,好似一个世界的重量向着罗森压来。

    但就在罗森准备反击的前一刻,一道光束从远处射来,直接落在诺亚的拳头上,将其瓦解如同玩物,根本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

    “谁?”

    诺亚首先看向兰顿,但实力卑微的兰顿也是一头雾水,他早就已经没有办法参与两人这个水平的战斗,此时正看着自己手中的手枪,一脸错愕。

    “你总是这么傲慢,以至于连确认死亡都懒得去做,诺亚。”

    一道清澈的男声响起,令众人都抬起了头。

    在已经再度损毁的墙壁上,站着一名男子。

    暗金色的卷发,白色的风衣,手中是一把巨大的手枪。

    正是卡莲的英灵,职阶为弓兵的英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