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四十二幕.群星的归宿

    “你怎么会......”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卡莲,她先前已经清楚地感应到自己的英灵与她的联系被切断了,卡莲理所应当认为自己的英灵已经败北而亡了。

    但弓兵却此时真真切切地站在这里,身上的气息甚至更胜之前。

    “我从地狱深渊回来了......这么说的话,你们想必也不会相信。”

    弓兵笑了笑,跳下墙壁。

    可以看到他的身体末端似乎有些模糊,看起来飘忽不定,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我之前就说过吧,我在这里做了一些布置。”

    露出了略显无奈的表情,弓兵摊开手,可以看到他的指尖正化为无数的细小粒子消散,又不断重组,如此循环。

    “你还活着?不,不可能,我明明已经捏碎了你的心脏。”

    诺亚身边的黑雾逐渐加深,构成了数十条手臂,朝着弓兵袭来。

    但弓兵不躲不闪,就这么站在原地。

    然后,被无数的手臂贯穿撕碎,血肉模糊。

    “心脏?为什么你会认为,我的心脏能够支配我的生命?”

    可下一秒,弓兵的声音再度响起,只见在不远处,他的身影再度构筑成型,这一次,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他的身体,是由无数闪烁着微光的粒子聚合而成的。

    “这个世界被粗略地分为三层,法则构筑的最底层,在中间流动的元素与魔力,以及凡人所能支配的主物质位面,而通常的力量层级,也是由能够接触到的层次来决定。”

    黑铁掌控自身,是凡人依靠锻炼与战斗能够达到的极限。

    青铜亲和元素,支配魔力,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认知,接触了世界更深层次的秘密。

    白银构筑法则,已经能够改变自身法则,触及世界本源的奥义。

    弓兵说着,接着抬起手,他的指尖正由最普通的肉体逐渐转化为流动的元素,接着隐没不见,然后又重新聚合成了血肉。

    “不可能,冠位战争的规则下,这个小丫头不可能让自己的英灵有着青铜阶以上的实力,即便是生前是黄金阶的伟人,也只能展现出青铜阶的威力。”

    诺亚自己是靠着作弊才能达到目前的程度,但眼前的弓兵,很明显就是违背了规则的论外人物。

    无论是萨弗隆还是薇薇安,他们的暂时突破都需要消耗巨大的力量,并且无法维持,甚至无法利用起大部分的依靠法则才能发动的攻击,而现在的弓兵,那游刃有余的姿态显然不是强行突破的结果。

    “确实,在冠位战争的法则下,我的实力被大大削弱了。”

    但是,话锋一转,弓兵打了个响指,在他的周围,无数亮点顺次闪现,宛若星光。

    从更大的尺度来看,整个安多哈尔,在同一时间被星光所点亮,彷如沉浸到星云之中。

    在这星之海洋里,弓兵说道。

    “但我本就不过青铜阶的凡人,能够令我成为【弓兵】这一职阶英灵的,其实是我的造物。”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诺亚身边的黑雾被星光逐渐蚕食,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瞪大了双眼。

    诺亚感到自己的黑雾不受控制,他试图弄清楚对方究竟采取了怎样的手段,但一无所获,只有不断被侵蚀的恐惧感,愈演愈烈。

    他的法则所代表的圣痕是【黑雾】,象征着侵蚀与吞噬,是干涉型圣痕里有些少见的一类,但在弓兵身边的那些星光中,所有的侵蚀能力似乎都失效了。

    “我以前,也曾经是一名一事无成的法师,既没有天赋,也没有机遇,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却没有获得任何回报,毕竟在法师的世界里,天赋才是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核心。”

    弓兵说道,他的话语令卡莲和兰顿都沉默了,他们一位是家族备受瞩目的天才,另一位则是家族备受冷落的废材。

    “但最终,我使用这些魔导器,成为了一名法师,而现在你所见到的,就是身为一介庸人的我,所能达到的巅峰。”

    “你......”

    诺亚这个时候才幡然醒悟过来,对方使用的,是魔导器。

    “将法阵铭刻在傀儡上,便能制作出炼金人偶,同样的,将其铭刻在武器上,也能制造出附魔武器,那么,假如我把这些法阵缩小到极限,将其铭刻在元素上呢?”

    弓兵轻描淡写地说道,但他所诉说的内容,毫无疑问是最为顶尖的法师也难以做到的。

    “再进一步,如果我将这法阵书写到世界弦上,是否就意味着可以支配法则了呢?”

    “怎么可能,这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不,就算是白银阶的法师,也难以做到这种程度的精细操作。”

    卡莲立刻明白了弓兵的意思,但这也是理论上可以办到的,在实际操作中,有谁又能做到这样程度的事,即便集合十几位炼金大师,也难以完成。

    “但我做到了,我甚至还将自己的意识,灌注到了这件魔导器上。”

    兰顿很快理解到了,此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早就不是原本的弓兵,而是经由他事先散布的这无数个铭刻了控制法阵的元素所构成的,他最后的执念。

    “我说过,想做法师,那怕是最蹩脚最愚蠢的法师——只要是法师就行了。”

    弓兵冲着卡莲微微一笑,无视了对方错愕的神情,接着看向诺亚。

    已经被星光蚕食到近身的诺亚脸部扭曲,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愤怒感情。

    “千百次失败所换来的,便是你所见到的星光,这个魔导器,我将其命名为——【群星】。”

    星光闪烁,群星的海洋中,诺亚逐渐被吞噬,他的手脚被分解成最基本的元素,消散在空气中。

    “不,我还没有输。”

    诺亚咆哮道,周身的黑雾最后一次迸发,却被群星的光辉所压制,最终消失不见。

    “嗯?”

    但弓兵却皱了皱眉毛。

    一道烈风扬起,就连璀璨的群星也为之暗淡。

    天空中,黑色的太阳突然停止了旋转。

    然后,一只手,一只纯黑的手从太阳中伸了出来。

    这是污秽得令人作呕的手臂,它径直探向诺亚的位置,驱散了星光,将仅剩一小半的诺亚捞了起来。

    “不,等等,我们说好的,你不能吞噬我的灵魂......”

    诺亚慌乱地叫道,但那手臂不紧不慢,依旧缩了回去,将诺亚带进了黑色的太阳中。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臂快速伸出,却直接指向了城市边缘指挥军团作战的吟游诗人,在他尚未反应过来之际,抓起他同样拽入了太阳中。

    “什么?”

    薇薇安心头涌上一股不详的预感,接着她便看到那黑色的太阳逐渐融化,剩余的部分,显露出原本的形状来。

    那是一座悬浮于空中的要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