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四十八幕.长廊

    长廊的两侧是彩色的玻璃,描绘着具有宗教意味的庄严图案,华美的窗帘卷起,灰白的石柱伫立在两旁,天花板上,同样是一幅长长的绘卷,似乎在描绘女神创造世界的过程,走廊的地板是由黑曜石和大理石交错构成的黑白图样,看起来仿佛棋盘。

    走廊很长,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雾,这雾气在远处变得越发浓郁,看不到尽头。

    “看来这又是另一种空间?”

    罗森问道,他对于法师的这些奇妙玩意了解不多,不过他隐隐感到这条走廊似乎与先前的有一定的区别。

    “不清楚,感知不到魔力的痕迹,如果真是什么诡异的空间,那么布置这个的法师至少也是白银巅峰以上的水准。”

    卡莲摇摇头,示意自己也并不清楚。

    “不过几乎所有的法师都有一个共同点。”

    “是什么?”

    罗森倒是好奇这所有法师的共通点是什么,他接触的法师不算多,但每一个都个性十足,着实无法让他对这一族群有着直观的认识。

    “那就是自信到自负的程度。”

    卡莲笑了笑,并不认为这是什么贬低的话语。

    “既然对方布下了这个机关,那么就代表只要我们能够破除这陷阱,便不会遭遇其他超出常规的法术攻击,这里的机关,应当只考虑这里的力量。”

    她指了指脑袋,这代表着法师们最为尊崇的一种力量,智慧的力量。

    的确,罗森在沙漠之都伊斯塔尔的法师观察哨站就遇到过类似的陷阱,只要能够找到破除的方法,那么便是很简单的,相反,如果毫无头绪,那么依靠蛮力也难以突破。

    “无论如何,先走走试试看。”

    罗森说道,眼下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即便知道前方是陷阱,他们也只能往前走。

    不过当走了一段时间之后,罗森等人却并非遇到任何超常的事件。

    既没有其他怪物的袭击,三人也并非失散。

    唯一的区别只在回头看的时候,静谧之间的大门早已淹没在雾气当中,不见了踪影。

    前方依旧是迷雾笼罩,他们的感知力只能触及周围十几码的范围内,虽然一时半会儿没有遇到什么危机,但每个人还是保持着高度紧张,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但留给他们的,只有静寂。

    浓浓的雾气就连声音都会吸收一般,四周寂静无声,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仍然是看不见尽头的模样。

    “等等,好像有些不对。”

    罗森停下了脚步。

    “我也发现了。”

    卡莲看看天花板,接着说道。

    “这条走廊,看起来走是走不到尽头的。”

    “什么?”

    兰顿走了这么久,虽然暗自有些猜测,但经由卡莲确认之后,也有些惊讶。

    “又是无限的回廊?”

    “嗯,如果说之前的走廊是在横向的空间无限,那么现在这个回廊便是在纵向的意义上无限,看不到尽头,也没有起点。”

    卡莲思考着说道,看向罗森。

    “你有什么想法?”

    “不如我们先做一下标记,继续往前走看看。”

    罗森说道,这是最简单的方法,如果说他们一直处于循环中,那么总会回到原本的地方,反过来说,如果没有回到原地,那么这个空间就值得商榷了。

    按照罗森的意思,他们沿途在墙壁上做了不同的标记,但继续又走了大约两刻钟的时间,走廊周边却没有任何标记的存在。

    “有意思了。”

    卡莲倒是没有露出慌乱,而是意味深长地说道,可以看出来,她的好胜心已经被这位不知名的布置陷阱的人激起来了。

    她抬起手,在半空中以魔法描绘着什么东西,罗森粗略一看,好像是某种演算公式。

    在一刻钟之后,以卡莲长舒一口气为标志,她手上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我已经知道这里的秘密了。”

    罗森默不作声,而是静静等着卡莲的解答。

    “实际上很简单,我们之所以走不出这里,是因为我们并未对这个走廊进行一个变化。”

    “变化?”

    兰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并没有贸然开口。

    “没错,如果说这条走廊是一首乐曲,我们的目标是将其演奏到结尾的话,那么我们先前,实际上甚至连一个音符都没有走过。”

    卡莲解释道,同时在空中描绘了一串音符,似乎是某一首不知名乐曲的旋律。

    “等等,你的意思是,西格尔变换?”

    立刻反应过来,兰顿说出自己猜想的时候,卡莲也点了点头。

    “嗯,是的,实际上,这条走廊,在我们踏入的那一刻,就被悄悄做了西格尔变换。”

    卡莲在半空中画出一个十字相交的坐标轴,上面有一条波浪线。

    “这是常规的走廊,连续不断,可以走到尽头。”

    接着她一挥手,波浪线化为了一根根竖直的线段,排成一排,顺次变短。

    “这是经过西格尔变换的走廊,在空间上的连续性已经不复存在的,只剩下在频率上的离散性,实际上,真正的走廊正是由这处于无数个频率里的走廊复合而成的,而我们,正是在这其中一个频率里行走。”

    罗森听了半天,这个时候才幡然醒悟过来,这不就是傅里叶变换吗,他上一世大学时候的高数还挂过一次,所以印象深刻。

    这种将两个领域通过函数链接起来的方法的确是让罗森对于世界的认知有了更近一步的认识,当然对于补考的难度也有更深的认识。

    “所以,我们该怎么走出这里。”

    他没兴趣再听一次令人头疼的数学问题,而是直接询问最终的结果。

    “知道了构成,那就很简单了,只要再对空间进行一次西格尔反变换就好。”

    说罢,卡莲立刻编织出数个法阵,罗森只觉得空气中似乎传来嗡的一声,周围的雾气便立刻消散,那诡异的感觉也再也不见,而静谧之间的大门,就在他们的身后。

    “我说过了,法师都是自信到自负的人,我自己当然也不例外,这种程度的谜题对我而言,不过是小菜一碟而言。”

    卡莲似乎有些骄傲地说道,接着看向前方。

    的确,一扇古朴的大门就矗立在前方,等待着人开启。

    但同时,在他们三人与大门之间,还有另一个人。

    暗棕色的卷发在脑后扎成一束马尾,干瘪的脸上戴着一副破损的眼镜,身上是朴素而破旧的长袍,唯有腰间,挂着一本厚厚的书籍。

    他双眼空洞,泛出幽深的火焰,面无表情,似乎在等待着罗森等人的行动。

    “查尔斯.柯林斯......”

    罗森当然不会忘记这位就在前一刻还与自己并肩战斗之人的名字。

    这正是薇薇安的英灵,职阶为【吟游诗人】的存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