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六十一幕.以一敌三

    “呵呵,不过是一个趁着危机进阶的家伙,你还不知道真正的法则该如何使用吧。”

    艾斯瑞安很快就平复了心情,他毕竟蛰伏许久,即使眼前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展开,他依旧能保持最大限度的冷静。

    罗森想必是在艾斯瑞安自己的法则空间中体悟到了法则,做出了最后的突破,这种突破时间仓促,来不及详细地思考自身的道路,只为脱困而存在,所以自然没有艾斯瑞安这样经过了漫长的历练稳步进阶的人要稳固。

    同时,刚刚进阶的白银,实际上与实力稍强一些的青铜没有太大的区别,对于法则的运用是需要在日积月累中感悟出来的,绝非一朝一夕就能成就。

    在白银阶的圣痕觉醒者们中时常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那就是没有最强的圣痕,只有最强的圣痕觉醒者,只要使用得当,哪怕是看起来最无害的圣痕,也能造成致命的杀伤。

    这正是对于圣痕的运用最好的诠释,而这灵活运用自己圣痕的能力,却是罗森所不具备的。

    所以,艾斯瑞安并没有太过惊慌。

    不过,在内心深处,艾斯瑞安还是存有一丝忌惮的。

    眼前这个骷髅身上明显有着那个人的气息,使用的招式也与那个将自己抹杀的所谓“英雄”一模一样,可以说,除去实力相差巨大之外,对方处处都给他不好的感觉。

    倘若他觉醒的圣痕也是那一个的话......艾斯瑞安将这个猜想挥之脑后,圣痕鲜少有完全一致的,更别说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圣痕了。

    驱动力量,艾斯瑞安指挥三头怪物一齐向罗森发动袭击。

    尖锐的利爪,锋锐的长剑,灼热的幽火,三种形态的攻击一齐上阵,组成了完全没有死角的攻势。

    罗森站在原地,仅有手中的一柄狼骑士大剑低垂。

    在他的视野中,无数的光点闪烁,交错出复杂的轨迹,这是比起黑铁阶的“觉”和青铜阶对于魔力的感知力要更加接近世界本质的东西。

    这是因果。

    一瞬间,罗森看到了无数的未来。

    既有自己被利爪撕裂,颓然倒下的未来,也有自己被大剑斩首,一击必杀的未来,还有自己被幽火灼烧,化为灰烬的未来。

    同时,也有自己轻描淡写化解三头怪物攻势的未来。

    无数的未来收束在一条条银线上,这并非感知预测中的攻击轨迹,而是代表着一种未来的世界弦。

    罗森长剑挥出,选择了其中一个未来。

    剑影闪烁,利刃刺进血肉的声音和金属交击声同时响起,紧接着,呼啸的火焰被一斩为二,飘零消散,从那幽蓝的鬼火中,一个骷髅剑士冲了出来。

    与他同时飞出来,还有一只丑陋而巨大的利爪与断成两截的大剑。

    怪人和剑士,有些难以理解现在的情况。

    他们明明记得自己发动了攻击,他们甚至看到了眼前的这个小小骷髅被撕裂被屠杀的场景,但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却截然相反。

    大剑折断,手臂飞起,污浊的血映照出两人迟了一步的身影。

    下一刻,罗森已经抵达了三张脸的怪物身前。

    “休想!”

    艾斯瑞安虽然从对方的动作没有看出调动法则之力的迹象,但为了求稳还是果断出手,黑色的闪电自指尖绽放,劈向罗森所在的位置。

    这一击,是艾斯瑞安毫无保留的白银一击,包含了他对于自身法则的理解和变化,只要被击中,无论是谁都只能被立刻分解为最基础的粒子。

    但罗森,不躲不闪,依旧径直朝着三张脸的头颅而去,诡异的剑路中,没有一丝犹疑。

    滋啦——

    就在艾斯瑞安以为罗森会用处自己的圣痕来对抗他的闪电时,罗森却迎面撞上了那道闪电。

    接着,论到艾斯瑞安吃惊了。

    他引以为傲的闪电在接触到罗森的一瞬间,整个发生了崩解,被法则束缚的高能粒子在顷刻间逸散,湮灭尚未发生便归于平静,如果在旁人的视角来看,这闪电就像是自动分解了一般,没有对罗森造成任何损伤。

    而罗森,一步向前,手中的大剑已经映照出三张脸的头颅所有的面孔。

    无一例外,皆是惊恐。

    紧接着,银光亮起,那头颅被分成三块,断面光滑平整,甚至能看到腐朽的脑浆与枯萎的血管正微微颤动。

    “这样就是一个。”

    罗森低吟道,在他的身后,强壮的怪人已经重新长出了一只新鲜的大手,惨白的肌肤下是涌动的血管,他利爪袭来,誓要将罗森扑杀。

    同时,剑士舍弃了长剑,以自己的手掌为刃,施展着狼剑术同样从侧面掩护上来。

    面对这样的局面,罗森再度摆出冲锋的架势,只短短一瞬,便将数十码的距离化作零。

    艾斯瑞安掌心飞出白色的锁链,试图束缚住罗森,但这坚不可摧的铁索,在触碰到罗森的同时便立刻破碎,根本没办法对其造成影响。

    而已经冲出去的罗森,手中的大剑再无阻拦。

    一剑,他与怪人的利爪直接相击,剑刃如同热刀切过黄油,一眨眼就将怪人才刚刚新生的手臂切开,连同他的身体,从侧面直接分成两半。

    在这过程中,怪人甚至连反抗都做不到,因为罗森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这速度不是单纯的依靠爆发力得到的速度,而是综合了方方面面的技巧与力量才能达到的,神速的剑。

    “这样就是两个。”

    反手,单膝跪地的罗森单手接住剑士的掌刀。

    原本还感到异常棘手的敌人,此时对罗森而言却如同最低级的杂役,所有的一切都被他看穿,这已经不是战斗经验或者直觉能够解释的了,这是近乎预知的强大本能。

    手上用力,仅仅用了一息,罗森便将剑士的身体完全扭曲,骨头错位,残存的肌肉暴起,只听见一连串清脆的响声,剑士全身的骨头刺出血肉,连哀嚎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这样,就是三个。”

    罗森轻声说道,缓缓站起身,看向艾斯瑞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