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六十四幕.真相

    同样被罗森的法术所震慑的,还有卡莲和兰顿。

    直到许多年后,卡莲和兰顿都会记起,某个冬日在幽深莫测的要塞中所见证的,金色的火焰。

    那火焰纯粹而无暇,没有半点杂质,给人的感觉,既不是温暖,也不是毁灭,而是神圣庄严的。

    就像是女神创世时点亮的原初之火,驱散了雾霭和混沌,带来了光明与秩序。

    火焰几乎在一瞬间就吞没了艾斯瑞安所站的地方,但那炽烈没有丝毫扩散,仅仅将这位曾经的传奇巫妖包裹在其中。

    虽说白银阶的罗森仅仅达到了使用龙语的最基本条件,但在这原始而强大的力量之下,他所构筑出来的龙息没有半点缩水,艾斯瑞安周围的空间仅仅闪烁了片刻的黑白,便被金色的烈焰占据。

    这火焰不但灼烧着他的身体,也同时在拷问灵魂,艾斯瑞安从未经受过这样的力量,在他的时代,巨龙早已蛰伏不出,不再干涉凡人的事务,因此他从未直面过弦魔法的恐怖。

    要他说,这可比被那几位圣者围攻要痛苦得多。

    艾斯瑞安感到自己的法则在一点点被瓦解,而他却无力反抗,白银的身躯束缚着他,否则艾斯瑞安还是能够使出那么几个招数尝试逃脱的,但对于此刻的艾斯瑞安而言,一切都是虚无。

    一息之间,这个巫妖的身躯就被金炎净化,踪影全无。

    不过罗森知道这并非结束。

    他跨步上前,直接推开了眼前那口黑曜石棺材。

    一阵灰尘飘出,石棺里的东西显露出来。

    那是一具骸骨。

    身上的衣物早已腐朽,仅剩的白骨暗淡无光,在骸骨的胸口,一个徽记正在那里。

    衔着长剑的白狼。

    这是里德.格雷的遗骸。

    罗森有些唏嘘,正是眼前这人,让他来到这个地方,如今看着他的骸骨,罗森依旧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伸出手,罗森触碰那徽记。

    然后一瞬间,他周围的景色一变。

    看来这个徽记也有着同样的布置。

    罗森想到,却发现眼前出现的人,并不是那位牧狼者里德.格雷。

    这人有着一头灰发,双眼是比青空更为悠远的湛蓝,他站在罗森眼前,周围,无数的剑冢遍布,昏黄的天空静滞,俨然就是原版的那个丘陵。

    “你是谁?”

    罗森问道,他发现薇薇安与血色终末不见踪影,他的手边只剩下狼骑士大剑。

    “你难道还猜不到吗?”

    男子笑了笑,他眉眼间透着一股忧郁,将手轻轻放在了其中一柄剑上。

    “我的名字是格雷修斯,也有人称呼我为圣者,苍之剑圣。”

    他自我介绍道,接着看向罗森。

    “作为以灵魂占据我的身体的人,你看来得稍微了解一下我的事才行。”

    “什么......”

    尽管先前,艾斯瑞安一直称呼他为格雷修斯,但罗森却仅仅以为是对方认错了,不过到了现在,这位先代的圣者直接跳出来了,倒是让罗森有些错愕。

    “放心,你现在所见的不过是一段过往的影像,真正的格雷修斯早已湮没在历史中,我不过是曾经的格雷修斯而已,不会要求你离开我的身体之类的。”

    格雷修斯倒是没有拘谨,直接说道。

    “不过,能够见到我的存在,也就表示你抵达了法兰要塞,接触到了我的老朋友的坟墓。”

    “你是指牧狼者,里德.格雷?”

    罗森有些犹疑,保持着警惕。

    “没错,这家伙实在太过耿直,居然想要将自己的坟墓和法兰要塞融为一体,老实说我还有些吃惊。”

    格雷修斯说着,透出几分怀念的口吻。

    “好了,既然你来到了这里,那就代表你至少击败了艾斯瑞安,那个家伙居然真的以为自己能够依靠黑暗之环复生,其实只不过是成为了这里的守护者而已。”

    他话锋一转,提到了曾经的手下败将。

    “等等,你的意思,艾斯瑞安所有的行为都是被设计好了的?”

    罗森这个时候真的有些惊讶了,一方面是艾斯瑞安这位传奇巫妖,在死后居然被这么欺骗了千年,另一方面则是艾斯瑞安的行为,在某种意义上似乎并没有超出这位圣者的料想范围。

    换句话说,这千年的厮杀,实际上也是在格雷修斯的默许之下。

    这就让人感到有些不舒服了。

    罗森当然知道所谓的英雄,实际上肯定杀戮过不止百倍以上的人,很多时候甚至会舍弃一小部分人拯救大多数人,但现在看来,似乎对方的思考模式要远超过罗森的想象。

    “为了给黑暗之环冲能,这些牺牲是必要的。”

    格雷修斯似乎看穿了罗森的念头,直接说道。

    “大战将至,我们必须将所有能够利用的东西使用起来,否则难以抵抗敌人。”

    “敌人,是混沌之民?”

    罗森问道,先前他所见到的种种迹象都表明,混沌之民似乎正在酝酿一个大新闻,不知道千年之前的格雷修斯是否能够预测到。

    “封印已经松动,众星即将归位,而你,将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担负起责任。”

    格雷修斯低声说道,接着伸出手,掌心,一枚黑色的戒指分外显眼。

    “我必须告诉你关于黑暗之环的用法,这也正是我留存于此的目的。”

    “用法?”

    罗森本以为所谓的黑暗之环就是一个以灵魂为燃料的发动机,能够提供无尽的能量,不过从格雷修斯的话来看,似乎还有别的操作?

    “嗯,没错,实际上,将黑暗之环称为女神的圣遗物并不算正确,因为黑暗之环其实是法兰要塞的钥匙。”

    说着,格雷修斯的身前,出现了一个暗色的要塞,正是罗森先前所见到的法兰要塞的模样。

    “你所见到,所进入的法兰要塞,实际上是真正的法兰要塞在主物质位面的投影,而真正的法兰要塞,还位于无尽虚空的中,等待着它的主人再度光临,至于黑暗之环,就是启动那个要塞的关键。”

    “真正的......法兰要塞?”

    罗森有些迷惑了,法兰要塞为何会到无尽虚空中,这座要塞又怎么能在接下来的大战中发挥作用?

    不过很快,格雷修斯就向罗森揭示了答案,他轻轻一挥手,原本暗色的要塞陡然一变,成为了一艘漆黑的浮空战舰。

    “这就是法兰要塞,泛用型对混沌决战兵器之一。”

    说完,格雷修斯便将黑暗之环交给罗森的掌心。

    “法兰要塞还没有完全觉醒,它会随着使用者的实力提高而逐步苏醒过来,对于现在的你而言,最多只能将其部分投影到主物质位面,不过想必也足够了。”

    周围的景色开始旋转,罗森知道这是脱离幻境的前兆。

    “前进吧,无论前方有什么,这是你的命运,身为继承之人的命运。”

    最后听到的,是格雷修斯叹息般的低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