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十九幕.夜访吸血鬼

    有些出乎罗森意料的,当他再度进入【该隐赫斯特】的时候,降临的地点并非最开始的野外,而是直接来到了城堡的门口。

    难道这法则领域还自带存档的?

    不过这也省去了再次跋涉的时间,罗森推开大门,看见自己上次破坏的墙壁早已修复如新,但这一次却再没有别的气息胆敢来窥探罗森的行动。

    “这可不好办。”

    罗森愣了愣,要让他一个个去找那些怪物可不容易,他对这里的地形和机关并不熟悉,对方虽然实力弱于罗森,但逃命总还是能做到的,这一来二去,感觉要浪费不少时间的模样。

    “都是因为你上一次太过招摇的缘故。”

    薇薇安依旧是蝙蝠的模样,在罗森的头顶盘旋。

    “好吧。”

    罗森有些无奈,不过好在他还有第二手准备。

    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烧瓶,罗森轻轻敲击了一下玻璃壁。

    “呜唔,不要打扰我法雷尔大爷的清梦......呃,这里是哪里?”

    法雷尔似乎是刚睡觉,还有些不明所以,虽然罗森不知道游魂到底会不会陷入睡眠,但当法雷尔感知到周围的环境之后,便立刻精神了起来。

    “......这、这里难道是【该隐赫斯特】,我回来了!!?”

    就连黑雾似乎也明亮了几分,法雷尔飞速旋转着,试图逃脱烧瓶,却被无形的力场阻滞,难以突破。

    “呃,主人?”

    他渐渐冷静下来,转过来询问罗森,至于主人的称呼,倒是法雷尔自己琢磨出来的。

    “论到你发挥实力的地方了,法雷尔,带我去找找你的老朋友们吧。”

    轻轻摇晃烧瓶,罗森对法雷尔说道。

    “你要做什么?”

    有些警惕地问道,法雷尔似乎已经害怕了罗森的调教手段。

    “不用知道那么多,你带路就是。”

    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罗森直接松手,烧瓶便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所托住,悬浮在半空中。

    “好、好的......”

    也不敢再多问,法雷尔便开始引导罗森深入城堡。

    ......

    作为一名血族,或者说被转化而来的血族,赫克托对于鲜血的渴望是异常强烈的。

    然而,自从不知多久之前,被敌人吸收进这一处法则领域后,赫克托便再也没有能品尝到真正的人类的鲜血。

    这里只有野兽供他们享用,好在基于法则领域的生物会不断重生,所以他们倒也不至于饿死。

    只不过对比起人类那甜美甘醇的血液,这些野狼山猪的血简直就像是下水道里的污水一般难以下口。

    而且这座城堡里还并不止赫克托一支势力。

    无论是游魂之主还是落败骑士都是难缠的对手,平常光是同他们争夺地盘就已经耗尽了赫克托的精神,他自诩高贵的血族,却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同这些“低劣”的种族为伍,着实令赫克托感到愤怒。

    更重要的是,这些敌人根本没有血液,甚至连改善赫克托的膳食都做不到!

    但好在最近游魂之主似乎不见了踪影,落败骑士那些没有灵智的家伙在不受到游魂之主的挑衅来围攻他这边的时候,一般也就在自己的地盘游荡,所以令赫克托省心不少。

    这几天,赫克托一方面观察着游魂之主那边的情况,一方面也在积极准备,等待确认对方的确是陨落之后,便立刻出手,将那一块地盘纳入自己的手下。

    不过正当赫克托正以高脚杯啜饮添加了香辛料的狼血之时,一股隐隐的力量波动自城堡中扩散开,令他挑了挑眉毛。

    赫克托清楚地记得,就在前几天,一股类似的波动传来之时,那个讨厌的游魂之主就再也没有了踪影,虽然令他感到愉悦,但也不由得产生起一丝警惕。

    这个空间里不乏外来者,但大部分都会在刚进来之时遭到其他土著势力的围攻,幸运存活下来的则会寻找到一处据点逐渐发展势力,不过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来没有谁敢在初来乍到的时候就闯入城堡。

    联想起游魂之主的失踪,赫克托正想继续探出感知力的触角查明对方的身份之时,一股熟悉的气息便快速朝着他这边接近。

    “这个气息,是那家伙?”

    还在思考,房间的大门便被粗暴地推开,然后,一个烧瓶悠悠地飘了进来,其中的黑雾旋转,透出了赫克托相当厌恶的气味。

    “是你?”

    这正是消失了好几天游魂之主,虽然有些不是很能理解他为何会被装在烧瓶里,但赫克托已经下意识准备好了攻击。

    “等等,你怎么能直接来到这里,外面的守卫呢?”

    赫克托又不是光杆司令,手下培养了一大批言听计从的劣化血族,但游魂之主这一次直接闯入,赫克托却连一点预警都没有收到,相当奇怪。

    “都解决了。”

    游魂之主轻描淡写地说道,当然,配合他在烧瓶里的样子,却是有些滑稽就是。

    “你们这些大蝙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这几天经历了什么,又得到了怎样的力量。”

    “狂妄。”

    赫克托清晰地感知到对方的实力并没有太大变化,想必只不过是获得了什么宝物,轻蔑地一哼,便直接出手。

    与真正的血族不同,他这样的下位血族大部分还是依靠身体的力量战斗,在一瞬间,赫克托全身膨胀起来,原本的礼服长袍立刻被撑破,露出壮实的黑色肌肉,背后的翅膀展开,充斥了整个房间。

    赫克托双眼通红,尖锐的利爪泛着寒光,他直接冲向游魂之主,一巴掌便要将那烧瓶拍碎。

    啪——

    但他一击出手,游魂之主却根本动也没动,烧瓶就像是被固定在空间中一样,丝毫不见破损,赫克托感到一阵剧烈的力反馈传导回来,令他后退两步。

    “怎么会?”

    才几天不见,怎么这家伙就进化到了这个程度?

    赫克托斟酌着对策的时候,游魂之主开口了。

    “你根本不明白真正的力量,我可是......唔哇哇哇!”

    话还没说完,这烧瓶直接被一只包覆着铁甲的手抓住,粗鲁地拿了下来。

    而这只手的主人,赫克托分明看到,是一名骷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