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十幕.头颅

    “骷髅?”

    赫克托当然清楚,作为最下位的亡灵,骷髅这种东西向来连杂役的级别都达不到,只能作为战场上的炮灰存在。

    但眼前这个骨头架子,却散发着不同寻常的气息。

    实际上,当罗森进阶白银之后,他全身散发出的那股气势便早已收敛了起来,只要他愿意的话,甚至可以完全隐匿,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底层骨头架子一样。

    所以现在赫克托只能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不详的味道,但具体对于罗森的实力评判,他并没有一个把握。

    不过从对方能够轻而易举地控制游魂之主来看,想必也不会太差。

    “游魂之主,这就是你找来的帮手?”

    赫克托仍然保持着咄咄逼人的气势,但暗自已经在思考进攻的手段。

    “这就是劣等血族的头子?”

    但回答赫克托的并不是烧瓶里的游魂之主,而是那具骷髅。

    “你、说、什、么!!?”

    听到劣等血族的时候,赫克托直接失去了理智。

    他一直以自己血族的身份为骄傲,毕竟这可是近乎不朽的生命,但这的确掩盖不了他其实只是一个劣化血族的事实。

    在这个世界,血族的诞生有两种方式。

    其一是被血族直接吸食过血液而没有死亡的幸存者,这类产生的血族多为劣化血族,没有其他血族教导与帮助,这些人大部分会在成为血族之后的一周内死亡。

    其二则是吸食了血族自身的血液的人,这类血族的血液纯度更高,也是真正的血族。

    而生前作为浪荡的贵族公子哥,在醉酒后被女性血族袭击却活了下来的赫克托,显然就是劣等血族。

    赫克托没有时间思考到底什么级别的骷髅能够开口说话,他的大脑已经完全被愤怒所淹没。

    陡然间,这个怪物又大了几分,身上覆盖起一层红色的角质层,宛若铠甲,他的利爪也边长,如同一柄柄尖刀,粗壮的尾巴横扫,将房间里的桌椅都击碎。

    “你们血族的战斗方式还真是一点都不优雅。”

    罗森看见眼前这个肌肉虬结的怪物,有些好笑地对停在他肩膀上的薇薇安说道。

    “我可不承认这是血族,只不过食物的残渣而已。”

    从薇薇安口中说出的话更加激怒了赫克托,他已经顾不上其他,只想将眼前的这个骨头狠狠碾碎。

    嘭——

    赫克托脚下用力,大地直接塌陷,迸发出一道冲击波,令墙壁也开始摇晃。

    这位血族一开始就用尽全力,直接突破音速,身前泛起一阵阵激波。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朝着罗森而来,但他并未移动,只抬起了一只手。

    嗡——

    炮弹一般的赫克托才刚刚挪动一步,便被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所挡下,无法再继续前进哪怕一分一毫。

    “什么把戏?”

    赫克托还在疑惑,但随即感到了异样。

    因为面前阻止他的壁垒,无论用任何方法都难以撼动,甚至让赫克托觉得,前方就是无法触及的,就算敌人近在眼前,但这中间的屏障,却没有道理地存在着。

    就像是法则。

    “等等,难道说?”

    赫克托下意识想到了某些存在,思绪已经在犹豫。

    不过还没等他有所决定,罗森已经伸出了一根手指。

    嘭——

    回过神来的时候,赫克托发现自己的左手已经不见踪影。

    小半个手掌还在空中旋转落下,半截上臂喷涌出浓烈的鲜血,而中间的部分,则早就化作一团血雾消散。

    他引以为傲的魔力壁垒,在对方的攻击面前形同虚无。

    “什么......”

    赫克托已经弄明白对方的来意了,他有些惊恐,试图后退。

    但罗森已经伸出了第二根手指。

    啪——

    感到一阵失重,赫克托猛然发现自己的两条腿也化作了血雾,沉重的上半身立刻向着下方坠落。

    他急忙试图再生,血族的自我愈合能力相当强,面对大部分的物理攻击都能在转眼间恢复。

    但很快,赫克托就发现自己的手脚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再重新生长出来,就好像他原本就没有手脚一般。

    仅剩的一只手,想要抓住什么,但很快,赫克托就发现眼前一片空白。

    只有罗森伸出来的第三根手指。

    跌落在地上,赫克托感到天旋地转,失血过多引起的连锁反应正在侵蚀他的生命,不到一刻钟,如果他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的话,就会陨落。

    几百年的人生,很快就要终结的时候,他居然没什么特别的感慨。

    然后,赫克托的脑袋就被提了起来。

    “留着这个,兴许之后还有用。”

    罗森说道,眼前的血族已经只剩一个脑袋,不过好在这种生物的生命力强盛,如果不是罗森事先用法则之力封住了他恢复的途径,在一瞬间赫克托就能恢复如初。

    “什么意思......”

    赫克托有些意识模糊,但隐约也觉察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他开口问道,但没有得到回应。

    “大人,相信我,这家伙的脑袋同样好用,绝对可以满足您的要求,所以既然得到了它,就不如放我回去......”

    法雷尔怀抱着侥幸心理说着,但罗森很快就让他的期望落空了。

    “不不不,又没有规定我不能有两个助手,两种思维的碰撞,说不定能迸发出更闪亮的火花。”

    罗森将赫克托的脑袋装入另一个玻璃罩子里,加持过法则之力后,便能令这个血族仅剩头颅也可以活下来。

    这是罗森关于法则利用计划的一环,不过暂时还只处在材料积累的阶段。

    “大人,您别开玩笑了,我一个游魂,怎么能够和活了几百年的高贵血族相提并论......”

    法雷尔似乎还想挣扎,但罗森将赫克托的脑袋塞进储物戒指后,轻轻敲击了一下烧瓶的表面。

    “没关系,你这几天充分展示作为助手的能力,我很满意,所以不用想着离开这个烧瓶了,法雷尔。”

    罗森再次将烧瓶悬空,然后看了一下已经被破坏殆尽的房间,又扫了一眼走廊,尽是七零八落的血族尸体。

    “还剩一个家伙,法雷尔,带路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