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一幕.破除

    罗森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开始逐渐扭曲变形,他和圣者遗骸的距离变得仿佛无限遥远。

    这是无尽的螺旋,如果沉沦其中,便再也无法从时间的循环中走出来。

    圣者遗骸控制的,是时间的流向。

    这可以算是实力削弱到黄金阶之后的圣者,用自己的法则所能造成的最强攻击之一,通常来说,即便是同为黄金阶的克莱尔,想要破除这一招也十分困难。

    但罗森不同。

    近乎本能地,他调动起自身的法则之力。

    视野中,一根银白的丝线出现,来回震荡,难以平复。

    周围的景色沧海桑田,但罗森没有在意,只专注于那银白的法则之线中。

    然后,原本激荡的法则之线,竟然缓缓地稳定了下来。

    罗森心中澄澈无比,只有一柄长剑紧握手中。

    此时的他,已经全然忘却了自己正身处极端危急的情况,甚至已经忘记了为何挥剑。

    只是,想要将那一道轨迹描绘出来。

    罗森抬手,沉重的剑在他的手中轻灵无比,沿着一条既定的轨迹延伸,目标,便是彼方的圣者遗骸。

    这轨迹穿过了时间的长河,从亘古的纪元,来到纷扰的当下。

    这轨迹突破了一切法与理的限制,任何的法则都无法限制其移动,甚至,法则之线在触碰到剑锋的时候便一分为二,直接被斩断。

    这是逆理破法之剑。

    在克莱尔的眼中,这是相当熟悉却又怀念的剑影。

    但在圣者遗骸,在混沌之民的眼中,这是极为恐怕的一剑。

    “你竟然是......难道在那个时候......”

    混沌之民的语气中,第一次出现了慌乱的气息。

    可罗森早已不在乎这些。

    银光闪烁,在两位黄金阶交汇的法则领域间,唯有一道剑光亮起。

    罗森周围,扭曲而纷乱的时空壁垒被打破,一切都被解构,山川,大地,流云与苍穹,星与月,昼与夜,生与死,秩序与混沌,世间万物,皆蕴藏在这一剑的辉煌中。

    然后,剑锋飞舞。

    圣者遗骸眼睁睁看着那一柄大剑长驱直入,将重重壁垒突破,甚至于连法则都被吞噬。

    一声利刃穿透血肉的闷响回荡。

    狼骑士大剑的剑锋已经没入圣者遗骸的身体里,直插入混沌的核心,那颗早已腐朽,此时被浓雾占据的黑色心脏。

    咔擦——

    下一个瞬间,罗森感到手中的大剑遭到一股巨大的阻力。

    黑色的浓雾自圣者遗骸的伤口不断喷涌,状若鲜血。

    但这些黑雾并没有随之消散,而是环绕着圣者遗骸,化为黑色的薄膜覆盖在铠甲之上。

    一股狂乱的力量直接撞向罗森的身体。

    嗡——

    尽管在第一时间,罗森被动的法则能力便直接将这冲击波化解,但残余的力量依旧让他飞出好远,直到撞上克莱尔的身体,才得以停下。

    “小心。”

    克莱尔低声提醒,同时张开已经残破的双翼,试图庇佑罗森。

    “混沌之民直接现身了。”

    刚才罗森毫无疑问直接斩断了圣者遗骸的法则,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附身的混沌之民都难以再使用圣者遗骸的能力。

    所以,祂选择了直接现身。

    纵使没有了圣者遗骸,混沌之民的投影依旧强大。

    周围的一切开始褪色,苍穹染上了浓重的漆黑,流云与大海也被污染,最终化为幽邃的暗影。

    这是混沌之民的法则领域正在逐渐取代原本圣者遗骸的法则领域的表现。

    “呵呵,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你,苍之剑圣,格雷修斯。”

    先前罗森使用的那破除一切法则的力量,毫无疑问是曾经的圣者,苍之剑圣格雷修斯的能力,法则吞噬者萨弗罗斯同样是被圣者讨伐的,自然见识过那强大的力量。

    若不是因为混沌之民永生不朽,无法在无尽虚空之外被杀死,那么恐怕祂们就不单单只是被封印那么简单了。

    格雷修斯的能力,毋庸置疑的,是足以弑神的能力。

    但萨弗罗斯也没有因此而感到过分畏惧,毕竟眼前这个小小的骨头架子最多不过白银,即便他身怀相当具有威胁性的法则,可对萨弗罗斯而言,实力上的碾压也足以弥补这其中的差距。

    萨弗罗斯伸出手,祂已经不再需要原本的武器,黑雾交织,在祂身边构筑出无数个暗色的法阵。

    混沌魔法。

    “死。”

    萨弗罗斯一声令下,从法阵中,数不清的长枪射出,这些暗色的长枪萦绕着浓重的混沌魔力,在法则的约束下成型,倘若被直接命中,那么混沌之力便会立刻侵蚀肉体与灵魂,留下难以磨灭的创伤。

    如同宇宙般浩渺的世界中,突然落下了暗色的雨。

    克莱尔赤色的竖瞳怒睁,一道银色的壁垒立刻闪耀在身前,这壁垒发出一阵蜂鸣,接着分化出九层,横亘在双方之间。

    嘭嘭嘭嘭嘭——

    银色壁垒上泛起阵阵涟漪,混沌长枪迸发出连绵不断的爆炸,即便是最为稳固的法则壁垒,也难以在这近乎无穷的力量之下支撑太久。

    咔擦——

    伴随着一阵令人心寒的破碎声,第一道壁垒在雨点般的混沌长枪攻势之下化为粉尘消散。

    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混沌的攻击突破这些壁垒不过是转眼间的事而已,在获得了圣者遗骸与原初之火的火炉这近乎无限的魔力之下,萨弗罗斯的力量堪称达到了黄金的巅峰。

    更别说祂作为一位混沌之民,拥有极端丰富的实战经验,对于法则的理解远超凡人,即便是最普通的混沌长枪,也能演化出最为复杂的力量架构,让克莱尔以自身法则构筑的防壁难以生效。

    “听着。”

    克莱尔对罗森低语。

    “机会只有一次,你明白该怎么做。”

    罗森当然清楚,现在的机会只有在所有的防壁都破碎之时,在那个瞬间,趁着爆炸引发的短暂空隙,他才能够发动足以威胁到混沌之民的攻击。

    正因为他实力不强,所以混沌之民并未全身心地注意罗森的一举一动,但这也仅限于现在,当一次攻击之后,无论如何萨弗罗斯也会对罗森提高警惕,在那个时候,再想偷袭便难上加难。

    而很快,那个瞬间便来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