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五幕.凯旋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失去了无限魔力的供给之后,巡礼之龙阿克图斯也不过只是一头普通的混沌造物而已,面对罗森的攻势几乎无力支撑,当罗森斩下对方的首级之时,天空的阴影已经被完全驱散,耀眼的阳光散落,照耀着这一片土壤。

    剩余的怪物几乎在阳光洒落的同时便开始燃烧起来,迅速化为灰烬,一时间,整个灼热峡谷如同下起了小雪,灰烬纷飞,将大地染成灰白色。

    卡修看着缓缓降落到甲板上的罗森,有些恍惚。

    “女王陛下她......”

    话音未落,卡修便看到了罗森手上的那枚戒指。

    象征着伊斯鲁尔最高权力的戒指,银龙之戒海拉希尔。

    尽管从未曾仔细观察过,但卡修清楚,在这枚戒指上,铭刻着一句所有的灰烬们都知道的话语。

    ——凡持有此戒者,则为灰烬之王。

    “哟,这次可多亏了你......嗯,那枚戒指?”

    莉莎在随后也落在甲板上,在向罗森道谢的时候,她也看到了那枚戒指。

    “什么情况?”

    雷纳德已经几乎耗尽了大部分的力量,此时双眼中的灵魂之火正不安定地摇曳着,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忽略罗森指间那枚显眼的戒指。

    “难道......”

    又看了看北方的天空,即便隔着这么远,安达瑞尔的烈焰依旧能够隐约看见,卡修立刻想到了其中的原委,颇有深意地看了看罗森。

    “女王陛下她,最后说了什么?”

    “她让我带领你们,履行古老的盟约,重新回到大地之上。”

    罗森缓缓说道,在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他发现其他几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凝重了许多。

    “......我明白了。”

    卡修点点头,接着突然单膝跪地。

    “卡修.塞巴斯蒂安,以血族之名,参见新的灰烬之王。”

    紧接着,莉莎也点头致意。

    “莉莎.阿玛迪乌斯,代表黑巫师一脉,向您献上我们的忠诚。”

    最后,雷纳德似乎颇为不满,但也低下了头。

    “雷纳德.弗朗茨,巫妖一系,向您效忠。”

    古雷曼在一旁,作为唯一的外人见证了灰烬一脉新的王者诞生,他手握炎魔之手,看着近乎新生的灼热峡谷,心中有无限的感慨。

    “不用多礼,我还并不习惯这个位置。”

    罗森说道,他并没有逃避责任说出诸如将这个位置授予他人之类的话语,也没有因此而感到自满,他很清楚自己的水平,也理解克莱尔为何选择将这个责任交给自己。

    既然答应了对方,那么罗森就会将其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

    “原初之火的火炉点燃之后,元素界域的秩序应当稳定了下来,短时间不会再有混沌势力入侵。”

    他说道,又看了一眼北方,安达瑞尔的烈焰。

    “但这并不意味着混沌就不会再度来袭,我们需要做好准备,时刻防范。”

    罗森想了想,接着开口。

    “不过首先,让我们回到伊斯鲁尔吧。”

    ......

    当看到仅剩的三艘浮空战舰从虚空中驶出的时候,灰烬们的内心几乎是绝望的。

    这代表着整个伊斯鲁尔的战力几乎都砸在了这一场战役中。

    尤其是亡灵法师一系的,他们的强者几乎都陨落,从此很可能一蹶不振,再也无法参与到政治的角逐中。

    活尸们有些低落,亚修拉姆毫无疑问在这些灰烬中有着极高的威望,这位将领的逝去对他们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不过令整个伊斯鲁尔震惊的,还是罗森。

    灰烬大厅,这是伊斯鲁尔平常议政的场所,此时汇聚着各个家族与派系的长老,正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而坐在最中心王座之上的,则是身着甲胄的罗森。

    “等等,即便这是女王陛下的遗命也......让一个外来的灰烬成为伊斯鲁尔的主宰?开什么玩笑!!?”

    有贵族反驳道,这位血族的长老虽然同样有着白银阶的实力,但年纪实在太大,这才没有上战场,成为塞巴斯蒂安家族少有的几位实力掌权者。

    “塞缪尔叔叔,这是女王陛下的选择,难道你要违背银龙之戒的意志?”

    卡修制止道,他尊重克莱尔的想法,也听令于罗森,但对于自己家族的长辈,他同样抱持着尊敬。

    “卡修,统御灰烬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更何况除了这个骨头架子之外,没有任何人见证了女王陛下逝去之时的景象,难保不会是他为了篡夺权力而设下的布局.......”

    被称作塞缪尔的这名年迈血族还没说完,只见先前一直一言不发的罗森,突然从身侧的虚空中掏出一样东西,直接插在地上,引发了巨大的震动。

    “你想做什么......等等,这个是!!?”

    塞缪尔还没来得及质问便看到了那个东西。

    那是一柄赤红色的长剑,此时正斜插在黑曜石铺就的议政厅地面上,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血色终末。

    不知为何,那位血族小姐姐已经很久没有出来理会罗森了,但罗森依旧可以使用这柄大剑,此时,正用它来作为震慑其他蠢蠢欲动的贵族们的道具。

    “为什么这柄剑会在你这里,而且......”

    而且还能使用它......塞缪尔将剩余的话咽进了肚子,陷入了沉默。

    要知道,就算是塞巴斯蒂安家族内部的人,也并非人人都能拿得起血色终末的,此时罗森一个外人竟然能够毫无阻碍地使用这柄大剑,塞缪尔实在无法理解。

    这代表着血色终末认同了这个骷髅,可为什么?

    “冥顽不灵的蝙蝠。”

    雷纳德冷哼一声,立刻引起了血族阵营的不满,但他们也就仅仅是不满而已,没人真的敢在这个议政厅内动手。

    更何况,能打过雷纳德的,在现在的血族中也所剩无几。

    “如果在座的各位对我们新的王有任何意见,我不介意用最原始的手段来说服大家。”

    莉莎笑了笑,她稳稳地坐在罗森一侧,身上的法袍上,六道金边熠熠生辉。

    与她那和善的微笑不同,这位阿玛迪乌斯家的家主言语间并没有任何戏谑之情,仿佛只要谁敢站出来,她立刻便会出手,用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卡牌将对方轰杀至渣。

    其他原本还跟着起哄的贵族们立刻沉默了下来。

    他们之中不乏有实力逼近莉莎的人,但很明显,没有随同女王陛下远征便意味着他们在某一个方面有着缺陷,换句话说,论打架的话,他们还真不一定能干的过从元素界域死里逃生的几人。

    “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么我们不如开始今天的议题。”

    莉莎抬起一只手,向着罗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罗森明白,莉莎这动作隐含的台词。

    请开始你的表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