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一幕.格兰蒂亚的忧郁

    格兰蒂亚.尤利西斯正处于忧郁当中。

    数月之前,从冬狼口中死里逃生的她却意外提前觉醒了施法者的才能,被送来虹之塔位于阿斯特尔王国的学院就读。

    但与格兰蒂亚所阅读过的那些传奇小说不同,她并没有因此而成为施法的天才或者万众瞩目的焦点,事实上,在这所克里斯汀王立学院里,格兰蒂亚不过是最最平凡的一员而已。

    在这所学校,血统几乎没有什么地位,人们更崇尚强者,对于法师们而言,知识就力量,学识越渊博,那么地位就越高,而格兰蒂亚这种才刚刚觉醒天赋的乡下丫头,在这里比比皆是,根本没有任何显眼之处。

    “唉,今天还有施法实践课......”

    格兰蒂亚轻声叹息,早餐时间,大部分人都拿着书本一边吃一边翻阅,似乎不想放弃任何一点学习的时间,而这位原本的贵族千金,则似乎还放不下那种矜持,正小口小口地就这面前的汤汁啃面包。

    “你没事吗,格兰蒂亚,这几天好像还没有成功过吧?”

    身边,棕发的眼镜少女关切地问道,她名叫洛蒂,是格兰蒂亚的室友,同样是来自于偏僻小镇的洛蒂却是一位法师的传承,所以在元素亲和度上要高出格兰蒂亚不少,如果说格兰蒂亚是一般人水平,那么洛蒂可以算得上是优等生了。

    “法术的模型没有问题,但其中几个节点的魔力流动却相当难控制,唉,明明已经按照书本上的做了的......”

    在格兰蒂亚原本的憧憬中,进入魔法学院应当是十分有趣的事,邂逅志同道合的伙伴,学习各种改写法则的魔法,说不定还能遇到什么试图破坏世界和平的坏人,但她想不到的是,进入学院的这几个月以来,她做的事就只有学习,然后实践。

    学院教授给她这一水平的法师学徒的,都是极为简单的魔法,一方面是不愿意学徒们因为操作失误而导致危险,另一方面,这些简单的魔法正是构成其他高阶魔法的基础,只有完美掌握了这些法术,才有可能学习进阶的魔法。

    比如格兰蒂亚现在正在钻研的法师之手。

    法师之手,通过操控魔力来移动一定范围里的物品,这是一个最最基础的法术,也是众多法术中都能加入的一种操作。

    比如简单的制造火焰,是凝聚火元素达到燃烧的法术,而在其中加入法师之手,使火焰移动,就可能成为火球术。

    所以,无法成功施展法师之手令格兰蒂亚相当头疼。

    这才是她学习到的第二个法术,就遭遇了如此之多的失败,一度让她怀疑自己的老师是不是真的看走了眼。

    不过,觉醒了天赋之后,格兰蒂亚的确一步从原本手无缚鸡之力变成了货真价实的黑铁阶,虽然还无法自如地运用“觉”的力量,但格兰蒂亚至少能够捕捉到些许魔力的流动了。

    “洛蒂,你说如果今天还是失败,会不会把我直接开除呀?”

    格兰蒂亚脑子里总是充满了这样那样的念头,事实上,即便永远也掌握不了法师之手,克里斯汀王立学院也不会开除任何一名成功觉醒魔法天赋的人,最多也就是在七年的教育期满之后,让格兰蒂亚回归家中而已。

    “不会的,格兰蒂亚,校史里还没有过学生因为施法失败而被开除的经历呢。”

    洛蒂将视线从书本移开,想了想说道。

    “难道我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

    格兰蒂亚揉了揉脑袋,接着站了起来。

    “不行不行,我得再回去确认一下,洛蒂,待会儿在教室见。”

    说着,格兰蒂亚便飞快收拾好了餐具,小跑着回到了寝室。

    克里斯汀的寝室还算宽敞,两张床并排摆着,床上的饰物代表着两位居住者不同的风格。

    其中一张床上是棕灰色的被子,床头摆着几个瓶瓶罐罐,里面装着不知名的彩色液体,这是洛蒂的床铺,而另一张灰色被褥的床头则是好多本厚厚的书籍,正是格兰蒂亚的床铺。

    她坐到床上,那里还摊开着一本精装书,里面描绘着法师之手的法术结构。

    格兰蒂亚又仔细读了一遍,确认自己的构筑没有问题,接着便对着书桌上一个小杯子凝聚魔力。

    “构筑法术模型,没问题。”

    在格兰蒂亚的意识之海中,一个简洁而优雅的模型浮现出来,精妙的架构是来自历代法师们精简之后的结果。

    “注入魔力......没问题。”

    调动起魔力,格兰蒂亚将这流动的能量缓缓注入到法术模型中。

    幽蓝的液体立刻顺着既定的轨迹充盈到整个整个法术模型里,一个个名为节点的光点亮起,这正是这个法术正在干涉现实的证明。

    “启动法术......”

    格兰蒂亚驱动法术去举起那个杯子,她尽可能让自己放松,但白皙的手臂依旧有些颤抖,在意识之海中,法师之手原本稳定的结构也在缓缓颤动。

    然后,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整个法术模型因为一点的溃散而分崩离析,在空间中泛起阵阵魔力的涟漪,最终归于平静。

    “唉......又失败了。”

    叹息着,格兰蒂亚有些失落。

    她瘫坐在椅子上,这个姿势对于一位淑女而言似乎有些不雅,但格兰蒂亚此时有着更加令她感到忧虑的事。

    偶然间,她瞥见了桌旁的那一堆包裹。

    这些是先前家里人寄过来的,大部分都是一些衣服和格兰蒂亚喜欢的家乡特产,从昨天搬回来之后,她还没有来得及拆开。

    当然,现在可不是愉快的拆包裹时间,但格兰蒂亚却被其中一个小小的包裹吸引住了注意力。

    因为这上面的笔迹并非她熟悉的父亲的笔迹,落款也相当古怪。

    “无火的余灰?”

    看着这个实在不像是正经名字的署名,格兰蒂亚有些犹豫。

    虽然经过了学院的检测,这些包裹里肯定不会有危险的东西,但格兰蒂亚还是发挥了她丰富的想象力。

    不过,这一切的想象,在她拆开这个包裹,看见里面装着的东西的时候,都化为了疑问。

    “这是什么?”

    出现在格兰蒂亚面前的,是一条镶嵌着海蓝宝石的精致项链与一封信件。

    “谁会给我寄一条项链?”

    家里人可不会寄这种东西过来,难道是某位暗恋自己的男生?

    格兰蒂亚的想象力又开始发散。

    她拿起项链,正准备仔细端详,突然,格兰蒂亚的视野中,幽蓝的文字如瀑布般落下,构成了一副难以理解的画面。

    画面的正中,以花体字书写着格兰蒂亚从未听闻过的东西。

    亚特拉斯国家地理论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