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十六幕.改进的意见

    听到弗兰切斯特副校长的话,齐格弗里尔教授跳了跳眉毛。

    虽然格兰蒂亚的这个照相机,乍看之下是投影魔法的简化版,但内部构造却与此前任何一个魔导器都截然不同,让他解析就已经够难了,更别说提出什么改进意见了。

    “呃,我认为这个照相机是十分具有创意的发明,融合了炼金术与法阵学的相关知识,将原本需要成为正式法师之后才能使用的魔法成功简化成为了学徒级的法术。”

    齐格弗里尔教授无奈,只能看似娓娓道来般说着,但实际上只要稍微认真一点揣摩,就会发现他的话里其实什么有效信息都没有。

    “不过当然,由于制作者并非经验丰富的正式法师,所以其中有了诸多的缺点和不足。”

    思考了一会儿,齐格弗里尔教授才继续说道。

    “首先,这个照相机依托于灰烬水晶,而且其中铭刻的法阵数量惊人,精细程度也令人叹为观止,但这也是其中一个缺陷,正如格兰蒂亚你最开始演示时候的那样,由于太过细密,所以如果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干扰,那么很有可能就会导致失灵。”

    这已经算是鸡蛋里挑骨头了,尽管防干扰的措施几乎是每一个魔导器都应该考虑的,但作为一名学徒制造的魔导器,格兰蒂亚的照相机已经足够优秀,这些边角的问题,纯粹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比起主动施放的魔法,铭刻在物品上的魔法更加要求稳定性,所以大部分的魔导器都十分专一,力求以简单的符文来实现作用,但你的照相机,从我先前的观察来看,似乎为了方便普通人使用而加入了大量冗余的符文,这似乎让整个魔导器的结构变得相当复杂,如果在使用过程中出现问题,那么修复的工作就会变得十分漫长。”

    说完,齐格弗里尔教授顿了顿,才接着说道。

    “当然,这些都是小瑕疵,我认为照相机以及其中所代表的精神的确相当具有新意,是一件令人忍不住赞叹的优秀作,温蒂老师,你觉得怎么样呢?”

    他很机智的将话题抛给了另一边的温蒂老师,令这位微胖的女性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唔,齐格弗里尔教授所说的相当正确,就我这里的意见来说,这个照相机的材料还需要提升,单纯的灰烬水晶实在是太过于简陋,当然,我也清楚法师学徒能够接触到的炼金材料有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向你提供一些更高级的存储水晶。”

    温蒂老师说到后面,就开始向格兰蒂亚套近乎了,在被齐格弗里尔教授的目光盯住之后,她才停下了这种行为,转而开始称赞格兰蒂亚起来。

    “我对其中的符文运用相当感兴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当是一种全新的编织法阵的方式,这里面所代表的思想很有意思,您说对吗,弗兰切斯特副校长?”

    最后,这个皮球还是踢到了弗兰切斯特副校长自己这里。

    “咳咳,两位老师总结得都相当到位,至于我这边的话,有一点微小的建议。”

    他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

    “如果只是静止的画面,那么似乎有些不足,能否将其做成能够记录下连续画面,从而组成一段影像的魔导器呢,虽然我明白你的本意只是制作能够记录下一幅图画的魔导器,但这东西让人不自觉就想到了记录一段时间,如果想要做一些改进的话,不妨尝试一下?”

    弗兰切斯特副校长说完,众人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之后,应该是看到没有人还有发言了,格兰蒂亚便点点头,以十足礼貌的声音答道。

    “感谢各位老师的指点,你们所说的我都已经牢记在心,回去之后,会针对性进行改造的,但愿我能够通过审核,让更多的人能够在决赛中见到我的作品。”

    她微微鞠躬,向几位老师道谢。

    “好了,评审已经结束,你可以先行离开了。”

    弗兰切斯特副校长挥了挥手,示意后方的老师带着格兰蒂亚离开教室。

    “谢谢各位老师的指导。”

    格兰蒂亚又再次道谢,这才跟着那位老师离开了教室,只留下三位评委老师,面面相觑。

    “今年的魔法竞赛,还真是波澜不断。”

    弗兰切斯特副校长长叹一口气,同一个小组的接连两名参赛者展示的作品都令他印象深刻,这已经是许多年都没有出现过的状况了。

    “现在的新人都是怪物吗?”

    温蒂老师心有余悸地说道,可以说,格兰蒂亚手中的那个照相机,几乎已经超越了温蒂老师所认知到的现在魔法界存在的所有理论,即便格兰蒂亚背后真的有什么强大的势力援助,但能够充分理解并使用这个照相机,可以看见格兰蒂亚也并非平庸之辈。

    “齐格弗里尔,你的测试看来没能难倒她。”

    面对弗兰切斯特副校长的话语,当事者仅仅冷哼了一声。

    事实上,格兰蒂亚的照相机本来就没有任何的故障,之所以会出现问题,完全是齐格弗里尔教授的手笔。

    这位法师为了进一步检测学生们对于自己作品的了解程度,在所有参赛者展示的时候,都偷偷对其做了手脚,令其第一次施放总是失败。

    他想要借由这些学生们在遭遇意外之时的态度与采取的措施来进一步筛选参加决赛的人,毕竟现在许多的参赛者都是拿着家里给予自己的魔导器来随随便便展示,丝毫没有参加魔法竞赛的觉悟。

    经过齐格弗里尔教授的这一轮捣乱,许多平日里就连自己拿着的魔导器都没有认真研究过的家伙就遭了罪,而也不乏有些人,虽然依靠家里的帮助拿出了作品,但自己也仔细研究透彻,将其化为了自己知识。

    齐格弗里尔教授认为格兰蒂亚便是后者。

    与前人截然不同的创新是十分难得的,人们大多都因为视野的局限性而走在前人的道路上,但若是心存敬畏,踏踏实实付出努力,那么也是一位可造之材,这正是齐格弗里尔教授的教育思想。

    当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彻底理解那崭新的魔法构筑方式,并且在遇到危机的时候冷静面对,成功解决问题的格兰蒂亚在齐格弗里尔教授眼里看来,简直就是一位难得一遇的逸才,甚至要比那位天赋过人的爱丽莎.特莱斯特更为罕见。

    毕竟天才常有,但鬼才可并非那么容易出现。

    三人又继续讨论了一番,虽然有些意犹未尽,但接下来的评审却不能耽误。

    “请下一位进来吧。”

    弗兰切斯特副校长再度看了一眼格兰蒂亚的资料,接着向负责接引的老师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