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三幕.秘所

    格兰蒂亚在此之前并没有体验过所谓的传送魔法。

    她从老家布纳吉恩到这克里斯汀走的是将近半个月的马车,毕竟布纳吉恩是个王国边陲的穷乡僻壤,而克里斯汀已经算得上是王国腹地,富庶的的鱼水之乡了。

    格兰蒂亚只觉得一阵眩晕向着脑部袭来,就像是施法过多之后产生的魔力反噬,她除了刚来学校的时候因为太过于兴奋而多次施法出现过这种情况从而被送进校医院之后,就再也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受了。

    她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在大海之中,随着波浪摇曳,一阵呕吐感自喉咙涌上来,格兰蒂亚双眼发昏,看不起周围的事物,她只能用手掌死死按住还能感受到的桌子,试图以此来缓和恶心的感觉。

    然后,还没有等格兰蒂亚反应过来,所有的一切不适感立刻消失,她感到自己的双脚重新踩在了大地之上。

    双眼逐渐对焦,格兰蒂亚首先看到的是几位参赛者铁青的脸。

    看来并非只有格兰蒂亚一个人感到不舒服。

    她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爱丽莎,即便是这位天才魔法少女,此时也眉头微皱,并不舒服的模样。

    这个时候,格兰蒂亚才注意到周围景色。

    原本那些历代校长的油画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更为古老的壁画,这些画卷上描绘着格兰蒂亚等人耳熟能详的古代传说,混沌与秩序的大战,女神麾下的英雄们以及来自深渊的魔物。

    【无火的余灰:有意思,看来这个传送法阵由来已久。】

    视野里闪过罗森的话语,但格兰蒂亚现在的却没什么心思回复。

    因为她发现自己正身处一处宽敞的大厅中,四周,火把留下了几道阴影,她穿过厅堂,看到了大厅另一端的东西。

    那是一座雕塑。

    雕塑上的人,身着朴素的法师长袍,手中则是一柄螺旋扭曲的法杖,他颇为年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但整个人却散发着一股睿智的气息,幽邃的双眼凝视虚空。

    整个雕像活灵活现,如果不是因为时间太久而导致了一些褪色,那么在这昏暗的火光之下很容易会误认为那是一位真人。

    “这是谁?”

    格兰蒂亚向爱丽莎开口问道。

    “你不该先担心一下这里是哪里吗?”

    爱丽莎对于格兰蒂亚这有些跳跃性的思维感到好笑,随后说道。

    “那是历史上最为杰出的法师,千年以来,唯一踏入圣者领域的施法者,维纶.艾斯利夫,那柄法杖正是传说级的武器奥西里斯.守护者的誓言之杖。”

    听到爱丽莎的说明,格兰蒂亚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就是圣者之一,有着法则编织者头衔的维纶.艾斯利夫。

    居然这么年轻?

    格兰蒂亚下意识以为是美化了对方,毕竟根据她的认知,想要在魔法上获得成就,长久的努力可是必不可少的,这么年轻的圣者,恐怕即便是天才也难以解释。

    “各位同学,欢迎来到克里斯汀最为隐秘的圣地之一,克里斯汀王立学院之所以会选择建立在这个地方,也正是因为这处遗迹。”

    特雷斯坦校长说道,将手从爱丽莎与格兰蒂亚的肩膀上松开。

    “这也是魔法竞赛的一项未公开的奖励,那就是进入决赛的人,在最终决赛之前,都能够来这里静心研究。”

    “校长先生,这里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单马尾的少女玛莎问道,她是第一次参赛,也是第一次进入决赛,而对于这里的相关资料,竟然没有在任何一处典籍上注明过。

    “当然,你们也看到那座雕像了,这里是法则编织者,维纶.艾斯利夫的住所,他长眠于此,而这里的空气中,也有着数倍于外部的魔力浓度,对于施法者而言,是一处绝佳的练习场所。”

    听到特雷斯坦校长的话,众人也纷纷闭上双眼,感知了一下周围的元素流动。

    “的确,这里的元素比外面要丰沛得多,至少能提升三成以上的施法效率。”

    奥拓,这位瘦弱的少年开口说道。

    “不过,为什么在所有的关于魔法竞赛,甚至关于克里斯汀王立学院的书籍中,都并没有提及这个地方的所在?”

    玛莎又继续追问,如果说单纯的保密措施,似乎这也太滴水不漏了,要知道,无论是否有主观意愿,克里斯汀建校几百年来,不可能完全没有一点风声,就连学校怪谈都没有提及过这一处场所。

    这实在太奇怪了。

    “那是这里有着圣者布下的魔法,你们不如问问汉密尔顿,他可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特雷斯坦校长看了看那位高大的男生。

    “汉密尔顿,这是怎么回事?”

    他身边一位男生问道。

    “这里......有着一种神秘的力量,虽然我清楚地记得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但是一旦我想要告诉其他人,就会意识产生恍惚,最终将话题转移到另外的地方。”

    汉密尔顿无奈地耸肩道。

    “任何手段,无论是直接的话语,还是间接的暗示,书写,只要有任何想要透露关于这里的信息,最终都会失败,而只有身处这里的时候,才能够开口谈论这一处遗迹,就像我现在这样。”

    “当然,只有身为校长的我,有着一丝权限能够带领其他人进入这里,不过除非经过特定的手续唤起,否则我在日常中也没办法谈论和这里有关的事。”

    特雷斯坦校长笑了笑,接着说道。

    “接下来我会给予你们权限,让你们可以自由地出入这里,不过首先,还是请大家先站起来,集合一下。”

    他带着几位老师来到大厅的另一边,雕像之下。

    格兰蒂亚看了看爱丽莎,接着也站起身,跟随对方一起站在了老师们的面前。

    【无火的余灰:这个地方听起来似乎并不止如此。】

    视野中传来了罗森的话,格兰蒂亚有些惊讶,为何对方即使不在这里,也能自由讨论?

    【群青要塞学者:这个遗迹不是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讨论吗,为什么你也可以?】

    她忍不住问道。

    很快,对方就给出了回复。

    【无火的余灰:我当然可以,只要绕过这个法则的壁垒,当然就能自由讨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