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四十六幕.错觉

    醒来的时候,影蛇发现自己正靠在一张椅子上。

    她下意识跳起来,但环顾四周之后,才发现这是她这几天栖身的安全屋。

    屋子的主人常年在外,这里就成为了她在执行这次任务时顺手“借”来的住所。

    看来自己是睡着了。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应该是要去进行刺杀任务,把那个格兰蒂亚与爱丽莎一起抹消才对,没想到居然就这么毫无防备地睡着了。

    最近的自己,好像松懈了许多。

    影蛇轻抚额头,在这寒冷的冬夜,一点汗水渗下来,划过她细腻的脸颊。

    她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枚戒指。

    戒指由纯银打造,在内侧,以端正的文字写着一句话——献给挚爱的丽娜。

    这是她的未婚夫,同为黯刃中一员的男子送给她的礼物。

    两人原本在影蛇这一次任务之后,就将同时引退,带着多年的积蓄远走高飞,在某处静谧的小镇购置一处庄园,共度余生。

    “格里安......”

    影蛇低声念着对方的名字,接着看了看窗外。

    明月高悬,时间已经是深夜,看来自己睡了挺长时间的。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这么放松地睡眠,影蛇觉得神清气爽,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清香。

    现在已经错过了刺杀的最好时机,当人们入睡之后,周围的戒备反而会变得更为严格,影蛇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择日再议。

    不过她始终有些心神不宁,夜晚漫长而寂静,她如同一柄蓄势待发的匕首,静静坐在椅子上。

    直到,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并不连贯的敲门声,让影蛇警戒起来。

    她右手缓缓抽出短刀,一步步接近那扇门。

    门外没有了反应,影蛇想了想,用魔力缓缓操控,打开了门。

    然而,接下来她所见到的,却是完全意料之外的一幕。

    一个男人,浑身是血,正倒在地上,从身上的伤口中,还在不断地涌出鲜血,看起来岌岌可危。

    而这个人,正是她的未婚夫格里安。

    “格里安!!?”

    影蛇没有立刻上前救助,而是暗暗调动魔力,直到通过某种特殊的手法确认对方的身份之后,她才凑了上去。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眼里流露出焦急的神情,撕开对方的衣服,看到健硕的身体上,已经有了好几个深可见骨的伤口。

    影蛇急忙翻出药物想要止血,但格里安却抓住了她的手腕。

    “丽娜,你......快走!”

    他气若游丝,脸色苍白,全然看不出是曾经的青铜阶强者。

    “我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家伙,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而他的目标,正是黯刃!”

    格里安说道,又吐出几口淤血。

    “等等,别说话,我先处理伤口。”

    影蛇按住不断渗血的伤口,将药粉涂抹在上面,然后用粗布包住。

    完事之后,影蛇才怜惜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格里安,开口问道。

    “究竟是谁,居然有这种力量?”

    她联想到了几个平日里的仇人,但能够将实力在自己之上的格里安打成这样的,还真是寥寥无几。

    “我也不知道,那是一名骑士,手持巨大的长剑,动作却意外迅捷,我三招就败下来,如果不是有着各种道具,现在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格里安以虚弱的声音说道。

    “不过,我在临走的时候,似乎听到他提到格兰蒂亚这个名字......”

    “是她的人?”

    影蛇彻底震惊了,难道这个格兰蒂亚真的是特莱斯特家的棋子,自己只不过是稍微调查了一下,对方就这样猛烈地报复整个组织?

    看来这次委托,没有那么简单。

    影蛇想到,心里已经有了收手的打算。

    不过当她爱怜地轻抚格里安的胸口之时,却发现了一点奇怪之处。

    “格里安......你不是应该在组织总部,几千里外的斯威夫特吗?”

    就算用最快的速度,格里安也需要大半天的时间才能赶来,现在这模样,怎么想都觉得有些怪异。

    一旦开始怀疑,影蛇顿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虚伪了起来。

    她想起了自己从来就没有偷溜进别人的屋子使用,她应该是在克里斯汀镇一处旅馆订了一个上好的房间来休息。

    她想起了自己从来就没有未婚夫,唯一有些好感的家伙,也在几年前的一次任务死去,同样也叫格里安,从那之后,影蛇就再也没有与他人产生过亲密的关系。

    她想起了自己今天夜晚并没有睡着,而是偷偷潜入了特莱斯特家族位于克里斯汀镇的别墅,绕过了好几层防御法阵,混到了一件女仆装准备偷溜进去实行刺杀。

    “啊——”

    这个时候,影蛇才猛然惊觉过来,想起了那个身着铠甲的家伙。

    而周围的一切,都黯然褪色,迅速化为尘埃消失。

    “什么?”

    她发现自己还是身处特莱斯特家的宅邸之中,只不过已经从走廊,被挪到了一处安静的空屋子里。

    试图移动手脚,影蛇却发现空间像是被定死了一般,静止不动。

    “怎么样,我设置的剧情还不错吗?”

    在她的背后,那个骑士正幽幽地说道,一股寒冷的气息从他身上蔓延开来。

    “你居然玩弄我的精神!”

    影蛇怒斥道,她无法扭转脖子,看不到对方,仅能通过影子来判断两人的位置。

    “难道你是想欺骗我,让我就这么放弃自己的任务吗?”

    她虽然嘴上十分愤怒的模样,但实际上相当冷静,她知道自己遇上了强大的敌人,要想活命,只能软硬兼施。

    影蛇倒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被敌人抓住的情况,不过在那些时候,对方都贪图美色,想要在弄死她之前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从而被影蛇抓住机会,成功反杀。

    甚至她还会利用自己的身体,装作投降,与对方缠绵一番之后动手,对一个刺杀者而言,身体也是可以利用的武器。

    “等等,朋友,我只是一个拿钱办事的人,我们没必要动手,你也不会想惹怒黯刃吧,或许,我们还有别的方法可以交流......”

    就在她盘算着该怎么诱惑敌人,同时找机会偷袭的时候,站在她身后的高大骑士开口了。

    “不,我之所以会给你看到那样的幻境,完全是测试一下自己的能力而已,至于你......”

    影蛇听着,有生以来第一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

    “你是什么时候产生了我会放过你的错觉?”

    下一刻,冰冷的剑锋直接贯穿了影蛇的后背,从胸口破膛而出,直接刺穿了心脏。

    而抬起头颅,嘶吼着的影蛇,也看到了那人的样貌。

    那是在泛着光的铠甲之下,一具森然的白骨,双眼的空洞中,灵魂之火正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