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五十五幕.信仰真理之人

    可以看到,那钢铁巨人复杂的结构完全是由飞机的各个部件变形而来,在半空中急停,接着做了好几个高难度的机动动作,才猛地向前一扑,又再度变回飞机的模样,急速翱翔。

    啪啪啪——

    法则领域里,响起了掌声。

    是维纶正在鼓掌。

    “精彩,精彩。”

    如果说从魔导机车到魔导飞行器是举一反三的思维,那么从魔导飞行器到眼前所见的这个可变形的东西,就是思维的跳跃性了。

    由于支撑飞机悬浮于空中的是由高速气流经过机翼所产生的上升气流,所以一旦飞机的速度降低到某个阈值之下,那么便会失去升力从而下坠,所以飞行器必须时刻保持高速运动,才能停留在天空中。

    这就导致了在某些情况下,飞行器如果想要转向,那么必须绕一个很大的圈才能做到,没有那么灵活。

    而一旦变成人形,几乎可以在瞬间就完成变向的操作,同时也能达到急停,悬浮之类的操作,攻击范围也从正前方,变成了几乎全领域内的无死角攻击。

    更重要的,是无论魔导机车还是这个可变现的魔导飞行器,魔法在这其中仅仅作为一个触发和能源使用,并不需要像普通的魔法那样,要求使用者有着极高的魔法造诣才能运转,也就是说,这是非常亲民的机器。

    只要接受训练,那么即便是法师学徒,或者突破到黑铁巅峰的战士也能轻松操纵,整个人类文明的战斗力,将会大大提升。

    维纶猜测,这或许才是这些东西背后的真正意义。

    混沌之民之所当时能够肆虐大地,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它们的数量,疯狂汲取无尽虚空的混沌魔力所产生的魔物,虽然失去了大部分的心智,仅能依靠本能行动,但数量众多,根本就不是秩序一侧能够抗衡的。

    若不是有着圣者这样的高阶战力,那么秩序文明是否还能抵抗混沌的侵蚀,还是一个未知数。

    以至于到现在这个时代,圣者陨殁,就连黄金阶战力都变得稀少,倘若混沌势力再度大举入侵,那么战局很有可能陷入无法挽救的境地。

    “确实是在我的基础之上,展示了属于你们的独特创意。”

    维纶看到那飞机冲入星海,消失不见,他脸上带着笑容,这一次的试炼,的确让他收获颇丰,这些都是在他的时代难以见到的思想。

    “我非常期待接下来你们给我展示的东西。”

    得到了圣者的首肯,格兰蒂亚心中也难掩激动。

    “其实我也没想到能够办到,毕竟这是超乎想象的东西。”

    “你知道魔法,这个词最早的含义是什么吗?”

    维纶听到格兰蒂亚的话语,便开口问道。

    “呃,这个不是很清楚。”

    在通用语中,魔法是一个特有名词,专指这些奇妙的法术,而在上古时代,各个语言里,魔法这个词的含义也惊人的一致,所以格兰蒂亚并不知悉在此之前,魔法所代表的意思。

    “是祈愿,是祷文,也是相信。”

    维纶说道,语气中透着几分古老的气息。

    “最初的法师们,不过是向着天空祈祷,希望得到神祇回应的人而已。”

    随着他的讲诉,星海之中,浮现了一幅画面。

    生于忧患,饱受病痛折磨的人,向着群星祈祷,渴望众神降下神恩,但却毫无作用。

    众神凋零之后,天空中闪耀的星辰,再也没有那往昔的力量。

    然后,他开始了旅行,走过山川大海,跨过丘陵平原,结识了各个种族的人,其中有矮小的艾尔族,善战的菲鲁特族,长寿的精灵,甚至还有同样旅行的巨龙。

    他在这旅行中,获得了诸多的知识,这些知识,不但帮他解除了病痛,还给予了他别样的力量。

    那便是魔法。

    始于巨龙,流传于精灵,最终由他在人类中发扬的魔法。

    直到弥留之际,那位最初的法师也并没有再向不存在的神祇祈祷。

    “如果说宗教始于盲信,那么魔法便来自怀疑,法师们并非毫无信仰之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令一位法师双膝跪地的,不是权威也不是金钱,更不是黑暗的压迫,而是真理。”

    维纶显然通过之前那些参加试炼之人,得知了法师现在在这个世界上的状况。

    “法师们的信仰,便是真理。”

    他说道,看向格兰蒂亚,那眼神并非看着一位对手,而更像是师长看着自己的晚辈。

    “所以,相信自己吧,只有那样,才能成为一位真正的法师,你刚才,也并非是运气或者偶然,而是因为相信的力量,才让那样的东西翱翔天际。”

    “嗯。”

    格兰蒂亚点点头,她还是第一次知晓这些,原本还有些懵懂的她,此时也被那壮阔的历史所感染,心中百感交集。

    【无火的余灰:真是一位理想主义者。】

    罗森也感慨道,每一位圣者,几乎都是为了世界,奉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牧狼者里德.格雷力战混沌,身死陨落之后依旧守护着文明的边界。

    苍穹之翼克洛诺.伊利斯为了镇守元素界域,自身化为柴薪,点燃了秩序之火。

    而眼前的维纶,同样为了探求魔法的真理,自身死后也留下投影,千年以来不断给予世人启发与灵感。

    【无火的余灰:所以,面对这样的对手,我们得拿出真正的实力才行。】

    罗森接着,向格兰蒂亚讲诉了自己的意见。

    【群青要塞学者:等等,现在就要用到那个吗,可如果被学会了的话......】

    格兰蒂亚显然有些不同意,不过她也同样信任罗森,犹豫片刻,她轻轻挥手,数个法阵出现在半空中。

    “圣者大人,这是我给你出的题目。”

    璀璨如星海的法阵汇聚,却没有凝结成任何的形体。

    维纶有些疑惑的时候,只见在格兰蒂亚的面前,一行文字正缓缓浮现出来。

    银灰色的半透明文字,看起来分外普通,但维纶稍加思考,便发现那其中,却远远没有表面上所显示的那么简单。

    那一行文字,就这么悬浮于两人之间。

    ——你好,世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