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六十四幕.直播

    “各位应该能看到我,听到我说话的声音对吧?”

    投影中的格兰蒂亚问道。

    画面虽然因为放大而有些不算太清晰,但声音很清楚,看起来就像是格兰蒂亚隔着一道透音的玻璃墙在说话一般。

    有些人试图回复格兰蒂亚,但很明显,她并不能听到这边的对话。

    “啊,差点忘了,我这里可是不能听到那边说话的。”

    格兰蒂亚吐了吐舌头,然后似乎在屏幕这边操作了什么,接着,在评委们的面前,出现了五枚灰色的结晶。

    “虚空传送?不对,这好像是隐藏在那个结晶里的储物指环里拿出来的。”

    有感觉敏锐的评委立刻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不过这个距离,她到底在哪?”

    所有的魔法都需要魔力的供给,而魔力的来源则是法师本人,这是无论古代魔法还是现代魔法都无法违背的一条法则。

    虽然在魔导器中,有许多魔力水晶能够暂时提供能量,但就如同先前爱丽莎的作品那样,触发器的存在是必须的,这样才能让这些魔力水晶中的力量供能而不是直接释放出来爆炸。

    触发器同样需要魔力启动,即便有着爱丽莎那种新型触发器,法师同样也必须处于魔导器一定范围之内才行,不然失去控制的魔力,是无法构成稳定的法术的。

    所以,他们都认为格兰蒂亚应该是隐藏在某处,只有少数几人,从格兰蒂亚的身后的景物看出了一些端倪。

    “那个地方,不是以撒吗?”

    主席台上发出了低语声。

    嘉宾们纷纷回头,看向坐在一侧的男人,那正是格里姆.山德森。

    他既作为参加决赛的参赛者家长,同时这一片区域最大的魔法世家家主,坐在嘉宾席的前方,距离王室成员不过两排,

    而以撒,正是山德森家的所在地,是他们最为核心的据点便在这个小镇上。

    其标志性的尖塔,便是他们的工房。

    “为什么她会在以撒?”

    “难道是要帮山德森家做广告?”

    “在此之前,难道不该想想她是怎么去那里的吗,那可有好几百里的距离,光凭马车得走上一整天!”

    “等等,她在以撒,那么现在这个东西又是谁操作的?”

    格兰蒂亚的行踪又成了人们讨论的目标。

    而拿到了那几枚灰色结晶的老师们,则开始研究起这东西来。

    齐格弗里尔教授拿起了其中一枚,稍稍检查一番没有问题之后,轻轻注入魔力,一个银色的投影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用一点点魔力就能启动,之后便不再需要魔力供给,这东西看起来也相当复杂,不过这个投影......”

    上面是通用语的三十六个字符与一些标点符号的组合,他尝试用手点击其中一个字符,只见投影上方,便出现了那一个字符。

    “是输入文字的法术吗?”

    由于这个世界已经有将声音转化为文字的法术存在,所以这个投影倒也不算稀奇,甚至属于比较落后的一种录入方式。

    他随意输入了一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轻轻点击旁边的“发送”键。

    那一行文字直接就消失不见,齐格弗里尔本来还以为是发送到格兰蒂亚那边的信息,正试图研究这结晶内部的构造,但随即,旁边的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令他抬起了头。

    巨大的投影屏幕上,格兰蒂亚的头顶上方,正以缓慢的速度,飘过齐格弗里尔教授的名字。

    “啊,教授,看来你已经会使用这个东西了呢。”

    格兰蒂亚似乎也看得到这文字的样子,她露出了笑容,接着说道。

    “这个结晶输入的文字,可以同步显示在这个投影屏幕上,我这里也能看到,所以如果你们有想说的话或者想问的问题,就可以通过这个发送过来,让大家都能看到,而这个文字,我称之为弹幕。”

    “弹幕......有意思。”

    齐格弗里尔教授笑了笑,这种文字飘过的方式的确很像是法术弹幕,名字取得倒也有趣。

    他紧接着继续输入,按下发送键之后,文字便立刻显示在投影屏幕上。

    【这是什么东西?你又在以撒做什么?】

    看到齐格弗里尔教授的提问,格兰蒂亚稍稍站得离屏幕远了一点,接着开口。

    “这个东西,就是我所展示的作品,由摄像机与放映机组合而成的魔导器。”

    “摄像机?听起来像是照相机的改进型。”

    齐格弗里尔教授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自言自语般说道。

    “这个魔导器可以摄取一定范围内的图像将其存储并展示,而我现在,则是在以撒进行实时的拍摄,你们也可以说我是在直播。”

    “直播......”

    特雷斯坦校长反复咀嚼着这个生造的词,陷入了思考。

    “我之所以会在以撒,则是因为我需要揭露一下有关某个魔法世家压榨平民的事实。”

    格兰蒂亚的话一说出口,就引起了现场的巨大震动。

    毫无疑问,既然她身处以撒,那么那个所谓的某个魔法世家,很明显就应该是山德森家族。

    齐格弗里尔教授暗自捏了把汗,看向嘉宾席上的格里姆.山德森,这位中年男子倒是不动声色,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每个大家族,都会有或多或少的不光彩的地方,一般情况下只要不闹出人命,都没有人会追究,但格兰蒂亚在这个场合这么做,这是成心要让山德森家难堪的模样。

    更何况今天还有爱丽菲尔斯女王陛下到场,众所周知,这位女王在执政期间可是嫉恶如仇,对于各种专权作恶之人严惩不贷,即便现在隐退,但依旧拥有不容小视的话语权,毕竟,这个国家实际上就是由她从灭国的危机之中拯救回来的。

    弹幕里也因为格兰蒂亚的话而冒出了好几句疑问,不过格兰蒂亚没有一一回答,而是令画面上移,变成了跟在她身后的模样。

    “接下来,我们就要采访一下一位熟知这个家族内幕的人,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镜头一转,拍到了格兰蒂亚前方的建筑物。

    以撒疗养院。

    上面的招牌如此写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