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六十六幕.对质

    传送的感觉相当奇妙,格兰蒂亚刚刚站稳,就发现整个广场的人都在看着自己。

    这传送法术是借助圣者给予她的权限,可以在千里的范围内,通过遗迹来传送,不过仅限这一次,之后解释起来倒还算简单。

    她身穿普通的法师学徒长袍,就这么站在舞台上,如果不是因为先前她所带来的展示太过震惊,否则乍看之下,她就像是一名普通的漂亮女生。

    一时,场上静寂无声。

    良久之后,还是一个最为意外的人开口了。

    “这是你制作的东西吗?”

    是爱丽菲尔斯女王。

    她声音平和,比起威严满满的女王,更像是一位慈祥的老太太。

    “你是......?”

    格兰蒂亚没有见过爱丽菲尔斯女王的模样,下意识问道。

    “这位是爱丽菲尔斯女王陛下。”

    特雷斯坦校长有些惊慌,急忙介绍道。

    “女、女王陛下!”

    格兰蒂亚显然被这个名号所震惊到了,她当然听说过有关那个阿斯特尔的女武神在蚀月战争中的英勇事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位女王陛下都是她最为崇拜的偶像。

    当然,在所有的诗篇描述中,这位阿斯特尔的战场之花都是英姿飒爽,威风堂堂,实在是与眼前这个温和慈祥的老人家联系起来。

    “不用拘谨,我现在不是什么女王陛下,只是一个好奇的老婆婆而已。”

    她这么说道,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呃,这是我制作的。”

    格兰蒂亚有些惊慌,她压抑着自己的声音答道。

    “那么刚才所展示的内容,是否是真实存在的?”

    爱丽菲尔斯女王继续问道,语调平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是的,山德森工房多年以来,都进行着这种惨无人道的勾当,而且当地的贵族也包庇这些工房,打压试图反抗的学徒们。”

    格兰蒂亚说着,握紧了拳头。

    她本以为魔法应该是积极向上的,带给别人欢乐的东西,在参加魔法竞赛,见识到历届的参赛作品之后,格兰蒂亚更加笃定了这个想法。

    但山德森工房里所见的一切,却是如此冰冷黑暗,完全不是格兰蒂亚想象中魔法应该具有的样子。

    “伊万这样的已经算是很幸运了,至少发现了问题,及时离开了工房,而在此之前,有无数和他一样的学徒,怀揣着对魔法的向往,结果得到是被榨干魔力,虚弱身亡的下场。”

    格兰蒂亚说道,义愤填膺地看着满脸阴云的格里姆。

    格里姆虽然心中感到愤怒,恨不得立刻将眼前这个少女给抹消,但他很清楚,在场的可是至少半个阿斯特尔的魔法界人士,真要打起来,他一个普通的二环法师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而且即便真的要受到调查,格里姆也不用担心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他有很多人脉关系,足以使山德森家在短暂的蛰伏之后迅速崛起,所以他忍下了心中的恨意,只是表情严肃,死死盯着格兰蒂亚。

    “这位小姐,说话可要讲究证据。”

    他说道,多年的经商使格里姆锻炼出来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尽管这个意外事件相当严峻,但他依旧保持了作为一个家族家主的威严。

    “这件事,我会派专人调查。”

    摄政王安格烈大公说道,他虽然同样为直播所展示的内容所惊讶,但作为执政者,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听信一家之言而直接审判山德森家,因此这看起来颇为官方的言论,实际上已经相当倾向格兰蒂亚了。

    “看样子魔法竞赛结束,接下来的演出也变得有些无趣了。”

    齐格弗里尔教授低语道,玩味地看着格兰蒂亚。

    谁也无法料到,会在魔法竞赛的舞台上发生这样的事,原本接下来还有一些表演,但现在看来,大家的注意力都早已被格兰蒂亚的摄像机与揭露出来的山德森工房的黑暗事实所吸引住,再也无心观看剩下的节目。

    格兰蒂亚这一波搞事,可以说是非常成功了。

    安德鲁在人群中看着格兰蒂亚,感到这位少女此刻闪闪发光,他顿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刚刚失恋一般。

    是的,如今备受瞩目的格兰蒂亚,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与自己一起在教室学习,于寂静的夜晚一同回寝室的少女了,她不再属于自己。

    当然,这些全部都是这个处于青春期的男生自己的错觉而已,实际上格兰蒂亚现在估计都不一定很记得住这个同班上只有过几句话交流的男生。

    “送这位同学下台,我们还得继续庆典。”

    主席台上,特雷斯坦校长说道,招呼了两位老师来护送格兰蒂亚回到休息室。

    格兰蒂亚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主席台,接着便跟着两位老师走下了舞台。

    “格兰蒂亚!”

    一进入休息室,格兰蒂亚便被一个少女抱住了。

    是爱丽莎。

    她紧紧地抱着格兰蒂亚,柔软而姣好的身体曲线紧贴着对方,令格兰蒂亚感到一阵羞涩。

    “你这段时间到底去哪了?”

    爱丽莎似乎也觉察到了自己的失态,缓缓放开了格兰蒂亚,然后问道。

    她同样看到了格兰蒂亚传送过来的一瞬间,虽然只要是正式的法师,就能够在准备充分且有魔导器辅助的情况下施展传送法术,而格兰蒂亚之所以能进行这个直播,显然有背后的势力帮忙,但直接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似乎也太过于张扬了。

    而且事前,格兰蒂亚完全没有提到过今天要做的事,爱丽莎清楚,这种固有势力,如果不准备好的话,一个法师学徒就这么贸然前去,很容易遇上危险,尽管基于为自己的作品保密的原因,格兰蒂亚可能不会告诉爱丽莎具体的事情,但至少也应该留下一些信息。

    出于这样的理由,所以爱丽莎自然有些生气。

    “呃,这是突发状况,我也不是故意的。”

    不知为何,看着现在第一次面露娇嗔模样的爱丽莎,格兰蒂亚觉得她非常可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