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六十九幕.晚宴

    “唉,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格兰蒂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已经很久没有穿这样的礼服长裙,格兰蒂亚都快要忘记自己原本是个贵族家的女儿这个事实了。

    金色的长发盘起,用一根淡粉的缎带绑住,酒红色的长裙贴合身体曲线,将她充满青春魅力的身材勾勒出来,一双同样款式的高跟鞋令格兰蒂亚显得高挑而含蓄,充满着大家闺秀的风范。

    格兰蒂亚画了淡淡的妆,让这个原本就有一副好底子的少女此时变得如同宴会上的公主一般,令人目眩。

    不过,宴会上的公主殿下可不会像格兰蒂亚一样叉着腰,低头看着自己的抹胸。

    “今晚可是很重要的宴会,格兰蒂亚你得觐见爱丽菲尔斯女王陛下和摄政王陛下,还有公主殿下,这不仅仅代表你个人,也代表着我们克里斯汀王立学院的形象!”

    麦格理老师说道,倒是饶有兴趣地在帮格兰蒂亚打扮。

    “好吧......”

    格兰蒂亚虽然看起来不太情愿,但哪个女生又能拒绝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呢?

    她环视自己,觉得不自在的同时,也有些许的憧憬。

    “公主殿下吗......今天好像没有看到呢。”

    那位传说中貌美无双的公主殿下自然也引起了格兰蒂亚的好奇心,她问道。

    “公主殿下深居简出,只有在宴会的时候才会到场。”

    麦格理老师头也不抬,正在检查格兰蒂亚的高跟鞋是否整齐。

    “今晚的宴会除了王室之外,应该还有学校的校长他们和一些德高望重的法师前辈参加,对于你今后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

    “啊啊,上流社会的宴会吗?”

    格兰蒂亚在小时候跟着父亲去拜伦维斯参加过一个宴会,当时也是号称各种名流,不过格兰蒂亚所有的记忆都在那些美味的食物上了。

    说实话,在布纳吉恩,能吃到精致食物的机会并不算多,虽然不至于没有肉,但家里的厨子的花样基本上一周就能吃完,格兰蒂亚每每读到那些小说中主角们在野外烹饪各种奇珍异兽的时候,都馋得直流口水。

    不过后来,格兰蒂亚也逐渐了解到,所谓上流社会的宴会,实际上吃倒是其次的,更重要的是各种社交。

    这一次宴会应当也是这样。

    如果在宴会上能够结交几位魔法界的前辈,并且获得赏识,那么今后成为其弟子的可能性便大大增加,再不济也是拓展人脉的一环,这在哪一个行业里,都是一样的。

    “如果以后不想作为联姻的道具而和不认识的男子结婚,那么在魔法这条道路上走得越远越好。”

    麦格理老师突然开口,似乎有什么故事的样子。

    不过她很快就收起了那种语调,又变回了原本那老妈一般的模样。

    “听着,今晚可不能做出什么意外的举动,要保持矜持,知道吗?”

    “我知道啦。”

    格兰蒂亚答道,她摸了摸自己胸前那串移动终端伪装的蓝宝石项链,视野中闪过一行文字。

    【群青要塞学者:可以打开感知力了,我换好衣服了。】

    【无火的余灰:我对没成年的小女孩可没有兴趣。】

    格兰蒂亚轻轻哼了一声,令麦格理老师奇怪地看着她,不过很快,格兰蒂亚就转过身去。

    【群青要塞学者:你觉得那些人真的会在宴会上动手吗?】

    根据罗森的判断,对方如果真的有什么图谋,那么今天晚上的宴会是最好的时机,所以他让格兰蒂亚做好准备,储物戒指里装了好些防身的道具。

    但格兰蒂亚却并不认为对方敢在王室成员聚集的宴会上动手,要知道,这些王室成员身边至少都要好几个青铜阶以上的护卫,还有可能有白银阶的强者暗中观察,想要作乱,真是太过于愚蠢了。

    【无火的余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我是一个正常人,那么我也绝对不会选择在宴会上动手,但很明显,对方并不是正常人。】

    理智而疯狂,这是罗森所感受到的敌人的特质,比起单纯的疯子,他更像一名狂信者,以完全的理性做着癫狂的行为,所以,罗森认为对方一定会在宴会上动手。

    而且,在宴会上做出什么的话,那些高手一定会优先保护王室成员的安全而无法分心其他,从而让对方真正的目的得以被掩盖。

    毫无疑问,对方的目标应当是圣者的遗迹里面的圣遗物,至于会用什么手段来取得,罗森就不得而知了。

    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情。

    【群青要塞学者:好吧,我会注意的。】

    格兰蒂亚再度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接着便跟随麦格理老师,走出了更衣室。

    这处更衣室在学校的礼堂附近,只要穿过一个长廊,就能抵达今晚宴会举办的克里斯汀宴会厅,外面的风有些冷,格兰蒂亚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肩膀。

    她看到灯火通明的宴会大厅,这栋建筑物与克里斯汀的主楼连接,高高的尖塔在月色下显得有些寂寞,但从大厅里,却传来热闹的交谈声与悦耳的音乐,对比鲜明。

    “要是爱丽莎在这里就好了。”

    格兰蒂亚小声嘀咕着。

    她不能携带同伴参加宴会,否则应该就能带着爱丽莎一起来了,在这个清冷萧瑟的夜晚,格兰蒂亚却要独自一人来到这陌生的宴会厅,实在是让她有些提不起劲。

    “好了,快进去吧。”

    麦格理老师没有参加宴会的资格,因此只将格兰蒂亚送到了宴会厅的门口。

    侍者为格兰蒂亚打开了大门,一阵喧闹从里面传来,甚至就连空气都变得暖和了一点。

    格兰蒂亚走进宴会厅,便看到了身着礼服长袍的齐格弗里尔教授。

    “你来了。”

    他似乎一直在等待格兰蒂亚,一见到她进来,便迎了上来。

    “晚上好,教授。”

    空气中弥漫着红酒的芬芳和食物的香味,令没有吃晚饭的格兰蒂亚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你终于来了,来,我带你见见几位学术界的前辈。”

    齐格弗里尔教授指了指不远处正拿着酒杯交谈的几人,对格兰蒂亚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