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七十三幕.扭曲

    “副校长?”

    格兰蒂亚还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就被人一拉,向后退去。

    下一刻,紧闭的大门传来一阵蜂鸣,肉眼可见的扭曲构成了一面半透明的壁垒。

    “小心。”

    是齐格弗里尔教授,他脸色凝重,显然也在意料之外。

    “这是能够对接触者进行反击的壁垒,轻易触碰,会受伤的。”

    这个时候,格兰蒂亚才看清楚房间里的模样。

    这是一处装饰颇为华丽的房间,想必是用作会客的屋子,桌椅摆放得很整齐,但唯独没有窗户,一面墙上,是一块巨大的玻璃。

    玻璃?

    格兰蒂亚仔细一看,才发现那玻璃是透明的,映照着另一个房间里的模样,而一个人,正站在玻璃之后注视着这个房间。

    是弗兰切斯特副校长。

    只是现在的副校长,并没有原本那慈祥老者的形象,而是显得颇为阴翳。

    “弗兰切斯特?”

    特雷斯坦校长叫着弗兰切斯特的名字,也感到有些古怪。

    【无火的余灰:看来是露出狐狸尾巴了。】

    【群青要塞学者: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无火的余灰:帮我争取一刻钟,这附近的法则壁垒有些复杂。】

    格兰蒂亚将目光从对话框中移开,看着玻璃另一边的老者。

    “弗兰切斯特大人,你这是在做什么?”

    齐格弗里尔教授问道,将几位王室成员护在身后。

    “变革。”

    弗兰切斯特淡淡地说了一声,然后看了看爱丽莎。

    “你们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力量,在那股力量面前,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即将幻灭的泡影。”

    他眼神中透着狂热,全然不像一位理智的老者。

    “我是在拯救这个学校,这个国家。”

    弗兰切斯特将目光转向爱丽菲尔斯女王。

    “女王陛下,您在蚀月战争中的英姿我记忆犹新,但很抱歉,新的阿斯特尔,不需要你的存在。”

    爱丽菲尔斯女王倒是没有太大的感情波动,或许经历生死,这么多年以来,所有的事都早已被她看淡了。

    “弗兰切斯特,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她只是淡淡地问道。

    “你、你别再这样了!”

    被这么一问,弗兰切斯特居然有一瞬间的动摇。

    “他不会来的,这里可是克里斯汀王立学院,他的触手要是敢伸进来,那么势必会引发一场两股势力的大战,无论是你,还是他,都不会愿意看到悲剧重演的。”

    他似乎颇为忌惮爱丽菲尔斯女王背后的某个存在,不过很快,疯狂又再度占据了弗兰切斯特的双眼。

    “你们很快就......”

    弗兰切斯特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便猛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起来,脑袋直接撞上坚硬的天花板,只听见咔擦一声,他的脖子朝着不自然的反向扭转。

    嘭——

    又是一连串的撞击,弗兰切斯特四肢扭曲,倒伏在地面上,没了动静。

    “呼——”

    长舒一口气,齐格弗里尔教授这才停止了在背后的施法。

    “还好弗兰切斯特只在理论上比较强,实战并没有经历太多,没有时刻保持严密的魔法壁垒,不然恐怕这偷袭很难得手。”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齐格弗里尔教授缓缓向爱丽菲尔斯女王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原第四军团战斗法师分队三阶战斗法师,齐格弗里尔.托雷密,向女王陛下报道。”

    阿斯特尔第四军团,由于在蚀月战争中是爱丽菲尔斯女王直属的部队,所以也就成为了实力最强的军团之一,而战斗法师分队,则是精英中的精英。

    爱丽菲尔斯女王没有过问为何正值壮年的齐格弗里尔会在这里当老师,只是缓缓点头示意。

    “这个法术能够无视大部分魔力壁垒,不过以我的实力,只能使用一次,我们还是快点找到离开的路,和外面......”

    齐格弗里尔教授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身后一阵动静所打断。

    是弗兰切斯特。

    这个原本应该早已被折断脖子死亡的老者,此时竟像是一只蜘蛛般爬了起来,以反方向扭转的四肢支撑起身子,脑袋倒悬着,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怎么会......”

    齐格弗里尔教授愣了愣,随即抬手,准备再次施法。

    但下一刻,他的右手直接被不知名的力量所拖拽,整个人飞了起来。

    啪嗒——

    这力量实在太过巨大,齐格弗里尔教授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撞在天花板上,血肉破碎,化为一滩肉泥。

    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伴随着一滴一滴落下来的血肉混合物。

    爱丽莎捂住自己的嘴,强忍住呕吐的冲动。

    格兰蒂亚沉默不语,看着玻璃另一边,缓缓站起来的弗兰切斯特。

    “天真,不过是稍微露出一点破绽,就急不可耐地咬了上来,说到底也不过是一条军队里的狗而已。”

    弗兰切斯特看起来毫发无损,只是衣服上海沾染着些许血迹。

    “弗兰切斯特,你难道?”

    可以看到,无数黑色的雾气真环绕在弗兰切斯特周围,一点点修补着他的身体,这显然不是普通的魔力能够做到的。

    “混沌之力。”

    爱丽菲尔斯女王有些无奈地叹息道。

    “是的,你们对我所掌握的力量一无所知,只知道活在虚妄的神所营造的假象中,却根本不愿意承认,万物终将归于混沌。”

    他身上弥漫着一股狂乱的气息,显然已经突破青铜的桎梏,抵达了更高的阶层。

    原本弗兰切斯特就是一名三阶法师,如今在混沌之力的辅助之下,进入白银阶相当顺利,他感到周围的一切都被解构又重组,事物虽然并未变化,但早已大不相同。

    法则在他面前触手可及,这是弗兰切斯特从未感受过的力量,一举一动,仿佛都能支配世界。

    “这就是白银阶的力量。”

    弗兰切斯特早就在青铜阶停滞多年,原本还只是单纯的借助混沌之力,但在遭到齐格弗里尔的袭击之后,却完成了最后的融合,他看了自己的左手,手背处镶嵌着一枚墨黑色的结晶,这正是混沌之力的源头。

    “而你们,将作为祭品,召唤那位伟大的存在。”

    地面上,突然亮起了一道道血红色的轨迹,构成了复杂无比的图案。

    “虽然无法得到圣遗物,不得不改变召唤计划,但汇聚了这么多法师,一定能够满足那位大人的心意。”

    弗兰切斯特癫狂地笑着,而他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意思相当明显。

    所谓伟大的存在,就是晶壁之外,被封印的混沌之民,而他将以整个克里斯汀为祭品,进行混沌之民的降临仪式。

    而这个房间,毫无疑问,就是仪式法阵的核心区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