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七十七幕.压制

    狂妄!!!

    亚克图斯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这样嚣张了。

    即便是其他的混沌之民,在亚克图斯的全盛时期,也不敢摆出这样的姿态,亚克图斯那暴怒者的头衔可不仅仅只是摆设。

    亚克图斯三对复眼微闭,似乎看到了千年之前,某个同样嚣张至极的家伙。

    这个灰烬,有类似的气息。

    而且那柄大剑,亚克图斯即便过了这么多年,也依旧认识。

    狼骑士大剑,曾经令混沌一侧闻风丧胆的兵刃。

    是那些人的传承?

    这片土地原本就有那些家伙的留下的遗迹,现在又冒出一个身怀传承的家伙,如果不是自己事前的确没有感知到,亚克图斯都要怀疑是不是那个家伙故意设计的了。

    “无知而愚蠢的凡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存......”

    亚克图斯的话没有说完。

    因为罗森的剑已经逼近到咫尺之内了。

    厚重的大剑在他的手中无比轻巧,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澎湃的力量被收束于极限,在空气中微微震颤。

    亚克图斯周围,数重的混沌壁垒顷刻间便宣告破碎,空间化为无数碎片纷飞,带动世界弦纠缠错乱。

    嗡——

    一道激波荡漾开来,只见亚克图斯四只手臂齐出,才勉强抑制住了罗森那一往无前的剑光。

    “竟然有这种力量!”

    亚克图斯惊愕之余,也回想起了,曾经被那个家伙戏耍玩弄的屈辱。

    “格雷修斯!”

    祂发出怒吼,手臂上的肌肉瞬间膨胀数倍,如果说原本是六条健壮的手臂,那么现在,则是六根如同石柱一般丑陋而充满暴力感的利爪。

    唰——

    剩下的两只手,直接朝着罗森的下腹攻击,利爪间缠绕着黑雾,带有强大的侵蚀效果。

    同时,亚克图斯背后的触手也延伸开来,试图缠住罗森,防止其逃跑。

    可罗森根本没有打算逃跑。

    呼——

    火焰燃起。

    狼骑士大剑的剑锋,直接燃起了炽烈的火焰。

    同时,自罗森的铠甲内部,灼热的绯炎也升腾起来,从铠甲的缝隙渗出,令他周围的气温迅速升高,整个屋子里也变得干燥而炎热。

    这是余烬的力量,在进入白银阶之后,他已经可以自如地操控这个能力,并且,他也将其改进了许多。

    嗡——

    霎时间,被火焰包裹的罗森,又迸发出苍蓝的光辉。

    原本赤色的火焰,骤然间转化为群青色的苍炎,就好似一团燃烧的灵魂之火,引动人心底里最深的恐惧。

    这是经由罗森的法则开发出来的余烬的第二形态,罗森将其命名为苍炎形态。

    在这个形态下,罗森所有的攻击和防御行为都会附着上苍炎,这些苍炎虽然从单纯的温度和破坏力上比不上纯粹的秩序之火,但其中却蕴含了罗森自己的法则之力,可以说是对法则专用形态。

    亚克图斯只觉得掌心流过一阵高温,他那曾经撕裂过无数英雄豪杰,在无尽虚空中可以直接击碎法则的手,竟然感受到了一丝灼热。

    他觉得自己的皮肤正一点点裂解,法则崩溃,形体涣散,这是前所未见的状况。

    但亚克图斯没有停手,那两只利爪开始旋转,带着一阵暴风。

    面对这攻击,罗森心意一动,立刻分化出六道残影。

    每一个残影都具有十足的魄力,丝毫不逊于真身。

    唰唰唰唰唰唰唰——

    七道耀眼的银色轨迹笼罩了亚克图斯全身,然后,在所有人都没有觉察到的时候,罗森已经来到了亚克图斯十码之外,令祂的攻击尽数落空。

    悠悠的,狼骑士大剑一甩,点点火花飞溅。

    “你竟然......”

    亚克图斯身上,无数的伤口浮现,从其中喷涌而出的,并非鲜血或是黑雾,而是苍青色的火焰。

    “群狼奔腾.改。”

    罗森淡淡地说道。

    这是进阶版的狼剑术改造出来的招式,看似沉重的攻击之下,实际上却是神速的快剑,在一瞬间之内挥剑七次,扭曲空间,错乱时间,以法则之力,逆转世界之理。

    亚克图斯的身体原本就是由混沌之力凝结而成,面对狼骑士大剑防御力有限,而罗森那能够破除一切法则的圣痕,又进一步削弱了亚克图斯的防御力,所以才能够造成这样的伤害效果。

    不过在其他人的眼里,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安格烈大公只觉得眼前这个骑士,居然能够和混沌之民有来有回,甚至还能压制对方占据上风,简直不可思议。

    特雷斯坦校长看出了一些端倪,混沌之民因为并未完全降临,所以可能最多也就白银巅峰的水平,关键性的黄金阶的标志并未展现,不过在他看来,同是白银阶,能够在这种程度上令混沌之民遭受如此大的创伤,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了。

    爱丽莎只觉得眼前的两个存在都是超出自己想象的,在他们的战斗中,魔法,技巧,策略几乎都被抛弃不用,所使用的,只有纯粹的力量。

    格兰蒂亚则一脸茫然,她脑中一片空白,只有刚才那颇为惊艳的一剑,在记忆中重叠。

    “是他?”

    事已至此,她也能猜到那个剑士的真实身份了。

    不过,才短短几个月没见,他居然就已经是白银阶的强者,能够和混沌之民正面对抗的存在了?

    而且,先前那么多天的时间里,罗森还一直隐藏身份,和自己交流?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之前在圣者的遗迹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在学习了魔法之后,格兰蒂亚对于灰烬亡灵的认知有了很大的改变,但面对再度相遇的罗森,她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只有紧握着的爱丽莎的掌心传来的温度,令格兰蒂亚能够得到些许的安全感。

    至于战场上的罗森,则没有关注到周围人的反应。

    因为他感受到面前受到重创的混沌之民,正在发生异常的变化。

    伤口逐渐愈合,亚克图斯弯下腰,似乎相当痛苦的模样。

    然后,从他的身体内部,响起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咔擦——

    只看见一根白色的骨刺,从亚克图斯的背后破体而出。

    “能够逼我使用这个形态的,这一千年以来,你还是第一个。”

    阴沉地说道,亚克图斯发出怒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