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十七幕.光

    这是一间有些昏暗的屋子,房间里摆着一些古旧的装饰品,比起外面热闹而快活的空气,这里显得安静许多。

    房间正中是一张桌子,桌面摆着一个小巧的黑色盒子,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已经坐在了那里,袖口,两道金边有些暗淡无光,他很憔悴,脸色苍白,似乎没睡好。

    “大人。”

    他看到了莉莉亚娜,低头行礼道,然后又看到了爱兰德尔和罗森,倒是没什么反应。

    “这两位是我请来协助的助手,你是哈维.丹特对吗?”

    莉莉亚娜也没多做解释,对于比自己地位低的人,她无需多言。

    “是的,大人,我在一个月之前驻守无尽海渊的观察哨站,当时看到了一道奇怪的光。”

    哈维点点头,直接就开始陈述自己的见闻。

    “奇怪的光?”

    能够被一名正式法师冠以奇怪的名号,那的确是值得注意。

    “嗯,在无尽海渊实际上并非一片漆黑,至少第一层不会太过昏暗,当时我是负责守夜的,不过前一天因为看一本论著睡得太晚,所以到午夜时分就有些昏昏欲睡......”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两手放在桌上,似乎以此就能缓解自己的紧张。

    “因为静谧之海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出什么岔子,所以我到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趴着睡着了,直到传来一阵难以言喻的悸动,才让我醒了过来。”

    “悸动?”

    罗森听到这个词,陷入了思考。

    “不像是魔力的波动,但又确实在我的心中产生了些许的共鸣,而且,无法还原。”

    哈维叹息道。

    “观察哨站有记录周围情况的投影魔法阵布置,所以可以轻松还原所记录的一切,这也是这个观察哨站存在的意义,但是那股悸动却不一样,完全无法还原,甚至一度我也以为是我睡糊涂导致的错觉。”

    只不过,哈维话锋一转,同时将桌旁的那个黑盒子移到桌面正中央。

    “这是当时的记录结晶,你们可以查看一下。”

    打开盒子,那是一枚翠绿的结晶,莉莉亚娜轻轻一碰,结晶便立刻投影出一幅立体的画面。

    是一处建造在茂密林地之上的高塔。

    “林地?”

    爱兰德尔产生了疑惑,明明是无尽海渊之下,没想到居然没有海水,而是像这般原始森林的景象。

    “对的,无尽海渊第一层,静谧之海,实际上就是一片林海,气温常年保持在春夏之交的温度,适宜植物生长,我们也在这里开辟了好几块田地,用以种植一些需要特殊环境生长的炼金作物。”

    哈维并不清楚爱兰德尔的圣职者身份,因此也耐心地解释道。

    至于罗森,比起这一片林地,更多的关注点还是在投影的图像上。

    这投影完全复制了观察哨站周围的景象,就连湿润的空气与聒噪的虫鸣都忠实地记录了下来,罗森甚至能够感受到其中游历的元素,只不过他并不能对这投影做出任何干涉,只能作为旁观者静静看着这一切。

    这就是投影魔法,完全还原场景的法术,即便正式法师,也需要有魔导器的辅助之下才能顺利施展。

    “这是那天午夜的情况。”

    哈维轻轻一动手指,就将整个画面放大,镜头汇聚到高塔顶部,一处亮着灯火的房间里。

    一名身穿长袍的法师正支着脑袋,面前摊开一本厚重的书籍,不过他的目光并未落在书页上,而是逐渐飘忽,看起来昏昏欲睡的模样。

    这正是哈维自己。

    哈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着稍微加快了一下投影的放映速度。

    可以看到,他没坚持多久就趴了下去,开始呼呼大睡,期间还流了些口水到书页上。

    “我记得应该是在这个时间点......”

    紧接着,哈维将放映速度恢复正常,就看到投影中的自己猛然惊醒,有些失魂落魄,向着四周张望。

    “这个时候我就在寻找悸动的来源,不过很遗憾,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

    投影里,哈维跑到一台奇怪的仪器前面,按动了几个按钮,却立刻摇摇头,一副失望的模样。

    而罗森同样感到,从那台仪器里,一阵魔力的波动传来,似乎是扫描探查类型的魔导器。

    这期间,无论是莉莉亚娜还是爱兰德尔或者罗森,都没有在投影中感知到任何的异动,正如哈维所说,那是无法被记录下来的一次震动。

    “就在我犹豫是否要通知其他正在休息的法师的时候,那道光就出现了。”

    哈维心有余悸地说道,看向投影中的自己。

    而三人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投影里的哈维坐了下来,似乎还在思索,紧接着,异变就产生了。

    一道光芒,从观察哨站不远处的一处断崖迸发,直冲天际,却在接近无尽海渊边界的时候,骤然消失,找不到踪影。

    这光柱大约有一人粗细,整体呈现银白色,罗森并没有从那光柱上感觉到任何气息,也无法分析这光柱的具体构成,唯一只能知道,那是自下而上,从无尽海渊深处迸发的光芒。

    光柱的持续时间不久,片刻之后,就消失殆尽,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整个过程说实话,令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寂静一片,既没有声音,也没有魔力的波动,只有这来自深渊的银白光柱存在。

    “有头绪吗?”

    莉莉亚娜看了一眼罗森,在场如果说到圣遗物,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有话语权。

    “首先,我们得确认这一切是否真实存在。”

    罗森说道,然后将整个投影倒放,在哈维正要被惊醒的时候暂停,然后,他将视角拉向了别的地方。

    “什么?”

    爱兰德尔有些不解,不过很快,她就明白罗森这么做的理由了。

    因为罗森将视角聚焦到了丛林中,一头六只腿的湿滑蜥蜴身上。

    “这是海蜥蜴,以魔力植物为食物......可以感知魔力!”

    哈维也顿时理解了罗森的意图。

    海蜥蜴对于魔力的感知相当敏锐,如果说法师们能够感受到那股悸动,那么这些野兽同样可以。

    所有人都将视线聚集在那头海蜥蜴身上,只见与投影中的哈维几乎同时,原本正在沉眠的海蜥蜴,猛然惊醒过来,正不安地躁动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