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五十一幕.插曲

    周围的空气骤然下降好几度,这并非菲娜的错觉,在那个名叫霍拉旭的男子手中长剑上,一点点冰霜正在凝聚。

    元素掌控,青铜阶的标志之一。

    一道惊人的压迫力令菲娜几乎站立不稳,双膝一软,差点跪下,好在爱兰德尔及时扶住了她,菲娜才得以勉强支撑住身体。

    爱兰德尔退到了罗森身后,另一只手也在准备神术,随时出手。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抵抗,不然可能会导致一些不必要的伤亡,我手中的寒霜之触还没有能够完全掌控,误伤在所难免。”

    霍拉旭阴沉地说道,手中的长剑,已经被寒冰覆盖,化为一柄冰结利刃。

    “极寒锁链,结!”

    他将长剑收回腰间,然后猛地拔剑!

    唰——

    在霍拉旭身前二十码的空间中,陡然出现了好几道冰蓝的剑痕,仿佛斩击隔空显现,将站在最前面的罗森囊括其中,无路可退,似乎就要令其四分五裂,成为破碎的尸块。

    唰唰唰唰唰唰——

    凌厉的斩击落在罗森身上,与风衣里面铠甲发生碰撞,发出令人牙酸的撞击声,瞬间,灰色的风衣化为碎片四散,令霍拉旭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你全身的骨骼已经被斩断,接下来就......”

    霍拉旭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罗森抬起手,在自己那看不见双眼的面甲额头上挠了挠。

    这一举动令霍拉旭目瞪口呆,仿佛看着什么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一般。

    罗森巍然不动,刚才那骇人的斩击,就像是微风拂面,甚至都没有在罗森的铠甲上留下任何划痕,风衣之下,罗森那暗色的铠甲在无尽海渊幽暗天空的映照下,正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你,怎么会......!!?”

    霍拉旭早在进入静谧之海后就与罗森等人分开,带着自己的探险队前往温德兰联邦的据点,自然也就没有见识到罗森与那条巨大的贪食鱼之间的战斗。

    没有移动终端,霍拉旭自然也无从了解罗森一行人究竟有多么可怕,而仅仅青铜阶的他,根本无法感知到拥有气息遮断能力的罗森到底实力有多强。

    信息的闭塞,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对抗冰元素的道具,还是障眼法?”

    霍拉旭快速思考着,犹豫之中,又是一剑斩出。

    “凛冬咆哮!”

    风在呼啸,暴风席卷,无数的碎冰伴随着霍拉旭的剑锋而来,犹如冬狼奔腾,浩浩荡荡。

    但下一刻,罗森出招了。

    他并没有使用标志性的狼骑士大剑,对于这样的对手,甚至不足以让他拔剑。

    罗森从身后的法则空间,抽出了一把手枪。

    然后,一枪。

    嘭——

    冰蓝色的能量洪流自枪口喷涌而出,形成了一道粗壮的光柱。

    在光柱之下,无论是极寒的风暴,还是坚硬的寒冰,又或者是霍拉旭那冰结的长剑,都在转瞬之间烟消云散,甚至就连霍拉旭本人,都被强大的能量撕裂,尸骨无存。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罗森则看了看冒着烟的枪口,转头看向霍拉旭身后那些温德兰的探险者们。

    “你们是一起上还是轮流来?”

    如此问道,以轻描淡写的语气。

    所有的温德兰人都吓得双腿发软,不断向后退去,最后直接转身逃走,留下了一地的武器。

    “第九集团军,好像是温德兰联邦的精锐部队,也许出去这里之后,他们还不会善罢甘休。”

    爱兰德尔提醒道,作为一名阿斯特尔人,自然对于温德兰联邦这个曾经侵略过自己祖国的国家知之甚详。

    “无所谓,我不在乎。”

    罗森看着那些屁滚尿流逃窜的温德兰探险者,将手枪收回了法则空间之中,然后看向还瑟瑟发抖的菲娜。

    这位混血少女此刻耳朵一抖一抖,正惊恐地看着罗森,联想到先前在诺艾尔奇物商店里见到罗森的手段,恐怕罗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办法在菲娜的印象中洗白自己了。

    “你还挺受欢迎的,我觉得现在身处无尽海渊的人里,至少有七成以上会冲着你出手。”

    毕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有关圣遗物的线索都集中在了格林.诺艾尔,也就是菲娜的父亲身上,而作为诺艾尔家的遗孤,无论菲娜是否愿意,她都要成为众人纷争的焦点。

    “我......真的不清楚父亲到底留下了什么给我。”

    菲娜低声呢喃道。

    “这可由不得了你了,菲娜小姐,你父亲是唯一的知情人,而你是你父亲留下的唯一线索,不论你是否真的掌握了秘密,其他人都会认为你身上有秘密。”

    罗森说道,然后走向了无限回廊的入口。

    “闲话还是留着以后再说,我们先进入幽冥之穴吧,亚特兰蒂亚的人们可没时间纠结。”

    通过移动终端,罗森也清楚目前亚特兰蒂亚的局势暂时被莉莉亚娜稳定下来,但真正解决灾难的关键,毫无疑问还是在无尽海渊之下。

    站在悬崖边上,才能感受到所谓的深渊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概念。

    螺旋的楼梯隐没在黑暗的阴影中,可以看到楼梯间无数大大小小的空洞,其中一些甚至散发着诡异的光,再往下,便是永远的黑暗,仿佛吞噬万物,令人本能地感到颤栗。

    罗森随意丢了一块闪耀水晶下去,那耀眼的结晶一路下坠,却最终融入幽暗的深渊之中,再也找寻不到踪迹。

    然后,一阵风吹来。

    自下而上,由轻微到狂乱,最终变成一场风暴,狂风扫过那无数的洞穴,发出惊悚的呜咽声,就像是无数人的哀嚎,凄惨而尖锐,直达人心。

    深渊之息,来自无尽海渊第三层的空气,经过幽冥之穴而达到静谧之海,宛若深渊的呼吸一般。

    从这风中,罗森感受到了血腥与腐朽的味道,还有相当熟悉的混沌气息,毫无疑问,往下的无尽海渊,将会越来越像正常的荒原靠近,出现的魔物,也将越来越多的被混沌之力影响而异化。

    “我们走。”

    深渊之息结束,罗森看了看身后的爱兰德尔与菲娜,如此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