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一百零三幕.光翼展开

    爱兰德尔感到体内正涌出无尽的力量,胸口处,一枚金色的结晶正不断旋转,无数世界弦自那枚结晶中延展出来,遍布她的全身,令这位修女脱胎换骨。

    爱兰德尔能够看到空气中那杂乱无序的混沌之力正在不断侵蚀法则之线,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短装的皮甲覆盖了一层淡淡的银光,那是光之铠甲,这铠甲阻挡了塞拉维斯混沌领域的侵袭,让爱兰德尔能够保持自我的存在。

    她没有给塞拉维斯太多反应的时间,向前一步,立刻开始加速冲刺。

    “即使有圣遗物,但你还是太弱!”

    塞拉维斯从些微的错愕中回过神来,左手往前一伸,数柄黑色长矛便高速飞出,试图阻击爱兰德尔。

    可爱兰德尔身上的光之铠甲闪耀,给予了她超越极限的加速度,一串银色的铭文在爱兰德尔的腿部浮现,接着便轰然破碎。

    然后下一个瞬间,爱兰德尔周围泛起水雾,一道爆鸣声响起,她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极限动作躲过那些黑色长矛,来到塞拉维斯十码之内。

    双手,举起了火枪。

    这两把火枪也并非寻常之物,是伊恩格雷主教给予爱兰德尔的武器,只有白银阶才能驱动的概念武装,黑色的枪名为宁静,白色的枪名为晨曦,是两把一组的火枪。

    扣下扳机,黑色的火枪中迸发出闪光,在极近距离炸裂开来。

    “在我的领域竟然妄想使用这种攻击来伤害到我,天真!”

    塞拉维斯动也不动,身边,一面黑雾交织的巨大盾牌浮现,将自身与爆炸隔绝开来,丝毫没有受损的模样。

    爱兰德尔对于自己的攻击被挡下无动于衷,而是一个闪身,躲过塞拉维斯从侧面的偷袭之后,黑色的宁静,再度开火。

    嘭嘭嘭嘭嘭——

    一连五枪,在塞拉维斯身边炸裂开来,犹如盛放的烟火,将原本昏暗的桀刑森林都照亮了几分。

    但这五枪无一例外,都被塞拉维斯尽数挡了下来,乍看之下,毫无作为。

    可罗森却觉察到了这其中的一丝诡异之处。

    他能够感受到世界弦正随着爱兰德尔的攻击,一点一点地在塞拉维斯身边缠绕,就像是无形的枷锁,将这个混沌之民缓缓束缚住,而对方却毫无知觉。

    “你太弱了,游戏该结束了。”

    塞拉维斯原本还忌惮于黄金之心的力量,但现在看来,那担心纯属多余,祂旋转手中的镰刀,引动一阵黑色的风暴,但此时,右眼之中所见的景象,却令塞拉维斯一愣。

    因为祂看到从爱兰德尔手中的火枪射出的光芒,径直穿过了自己的胸膛。

    障眼法,还是说?

    塞拉维斯仅仅迟疑片刻,便稍微改变了攻击的轨迹,镰刀挥舞,黑色的旋风如同飞镖,以错乱的轨迹袭向爱兰德尔。

    而当祂采取这么行动之后,右眼所见的景象便陡然消失,化为两人不断躲避攻击的画面。

    罗森也在同时破除了周围纠缠他的黑雾,长剑出手。

    铮——

    一道蜂鸣响彻森林,罗森湛蓝的剑光化为雨点,与黑色的旋风正面相撞。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他虽然不清楚爱兰德尔具体的意图,但罗森明白,现在保护爱兰德尔一定是最优的选择,因此他毫无保留,全力出手。

    无数爆炸的闪光与硝烟遮蔽了天幕,就连黑月隐藏于云间。

    塞拉维斯位于天空中俯瞰一切,那两个人正因为自己的攻击而疲于奔命,这是令塞拉维斯感到愉悦的画面。

    但令祂稍微不悦的,是那两人都没有放弃挣扎。

    塞拉维斯想到了不知道多少年以前,那个女人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的时候,也是那样的不肯屈从,拼命挣扎,最终连同其他的圣者一起,将自己封印。

    那真是令人不愉快的回忆。

    塞拉维斯决定终结现状,祂右手的镰刀一挥,身后,上百柄黑色长矛浮现,指向正在躲闪中的两人。

    这攻击足以覆盖大半的森林,塞拉维斯根本不需要刻意瞄准,只需要过量的饱和攻击就可以杀死两人。

    就在这一刻,爱兰德尔开枪了。

    但并非左手的黑色火枪宁静,而是右手的白色火枪晨曦。

    几乎一瞬间,塞拉维亚右眼的画面再度改变,那是自己的胸口被一道不知名光束贯穿的可怖的场景。

    “怎么会......”

    塞拉维斯全身开始警觉,调动所有的混沌之力,在周围立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壁垒,同时,那上百柄黑色长矛刺出,以怒涛之势席卷向爱兰德尔身处的位置。

    爱兰德尔右手的枪口中,一道银色的光芒亮起,与先前的六次澎湃的炮击不同,这一击将力量收束到极点,几乎只有那一道光束浮现。

    但罗森可以感受到,随着爱兰德尔的开枪,先前那若隐若现的环绕在塞拉维斯身边的锁链,猛地变得清晰起来。

    “什么!!?”

    塞拉维斯能够感受到一股不容拒绝的力量正在将自己束缚起来,祂试图移动,但空间纹丝不动,令他难以想象这是身处祂自己的混沌领域。

    “这是......”

    祂感到一股危机感,随着那道光芒,正向自己袭来。

    嗡——

    光芒与黑色的长矛眼看就要相撞,但下一刻却陡然消失,以一个绝对无法理解的轨迹继续飞向塞拉维斯。

    只见那光芒一连变化上千次,精巧地绕过所有壁垒,甚至就连塞拉维斯那绝对不可突破的屏障也无法阻挡。

    塞拉维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光芒刺入自己的胸膛之中,一如右眼的预知所见到的。

    祂感到自己被某个极为强大的存在锁定,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塞拉维斯抬起头,看向高高跃起的爱兰德尔。

    爱兰德尔身上无数银色的铭文浮动,流光溢彩,而她身后那四对光翼则越发耀眼。

    她伸展开身体,身后,光翼展开,无数金色的光束以复杂的轨迹袭向塞拉维斯。

    塞拉维斯心下一动,竟然整个自爆,令无数黑雾冲散了束缚住他的锁链,本体却向后逃窜。

    然而那无数的光芒却紧紧追逐着塞拉维斯而去,分毫不差地命中了祂那失去了甲胄保护的本体。

    轰隆——

    爆炸声响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