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十幕.夜

    马洛斯涨红了脸,他这些年来一直顺风顺水,根本没有经受过这样的指责,而且最关键的是对方说的还句句在理,他根本没办法反驳。

    伴随着莉莉亚娜的点评,周围的人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她说的很有道理,看来的确是精通美食之人。”

    “没想到马洛斯那精妙的刀工居然是多此一举,看来他是太过骄傲,所以才失手的。”

    “不论如何,我都想尝尝这些菜啊。”

    “最后那道汤好像在这里也能喝到,待会儿来试试。”

    “这一趟原本是想打击这家餐厅的,现在看来,谁被打击到了还不得而知呢。”

    “看来马洛斯也不过如此,估计是餐厅打着天才少年主厨的噱头捧出来的,真才实学倒不知道有多少。”

    群众总是容易被导向,前一刻还在吹捧马洛斯的围观群众,很快就倒戈,开始数落马洛斯的不足之处,而这些都被马洛斯听在耳中。

    他开始有些后悔让莉莉亚娜公开评论了,甚至于开始后悔为何当时不听休斯顿的话,直接走人了。

    休斯顿也没料到,对方竟然真的说出了一番道理让他们无法反驳,同时,这个神之舌的老板也开始思考,眼前的人究竟是谁。

    “你、你到底是谁?”

    他问道,事到如今,休斯顿只想知道莉莉亚娜的身份,至于马洛斯,他已经不再关心了。

    “这位是莉莉亚娜.克里斯多夫,《法师日报》的特约美食评论员,同时也是虹之塔高阶议会的议员之一。”

    艾德这个时候说道,令休斯顿身体立刻僵住了。

    马洛斯听到艾德的话,看向莉莉亚娜,嘴巴也张得好大,久久没有合拢。

    “阁、阁下!??”

    休斯顿当然听过莉莉亚娜的名字,他们这种做餐饮业的,自然要了解虹之塔所有权势人物的信息,可莉莉亚娜实在是太久没有在虹之塔出现过,相关的资料少之又少,所以休斯顿才没有认出来对方的身份。

    如果早知道这位是莉莉亚娜,休斯顿怕不是要立刻下跪行礼,哪里还敢做这些多余的事情。

    “没关系,我太久没回来这里,你们认不出来倒也正常。”

    莉莉亚娜对于他们的态度变化,倒是已经习以为常,对于法师来说,时光的确是一个很容易就被忽略的事情,而期间的所见所闻,久而久之,也就变得没那么在乎了。

    “说到这里,下一次我倒是想去你们的那家餐厅,叫什么来着?”

    “神、神之舌,阁下。”

    休斯顿战战兢兢地说道,即便是他背后有着另外的高阶议员支持,休斯顿也没有勇气直面另一位高阶议员。

    “嗯,有机会要去你们那里尝尝,希望到时候不会令我失望。”

    莉莉亚娜微笑着说道,但这笑容在休斯顿和马洛斯看来,却是令他们脊背发凉的微笑。

    休斯顿等人没有再久留,灰溜溜地逃走了,而外面看热闹的人群,也在他们走之后涌入了餐厅中。

    “各位,今晚全场免费,大家放开了吃。”

    今天托莉莉亚娜的福,不但没有让休斯顿的打算得逞,还反过来狠狠羞辱了对方一番,艾德心中雀跃,大手一挥,相当满足地说道。

    ......

    夜晚。

    风卷起云,掠过浮空大陆的一隅,整座城市笼罩在云雾之中,宛若梦境。

    天空中,绯月塞西莉亚的早已取代了银月,成为天空中最大的一轮月亮,它的辉光令大地都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显得颇有几分妖艳的神色。

    现在已经是神隐之月的末尾,传说在神代,新年伊始的时候,众神会前往女神的殿堂进行宴会,这宴会将持续整整一个月,神隐之月也因此得名。

    而接下来到来的则是鸦语之月,众神归来之后,通过乌鸦将这个消息昭告大地,令万物复苏,蒙受神祇的恩泽,而在现在,鸦语之月也是农人们开始在雪融的土地上播种的时节。

    菲娜醒来,发觉自己眼角竟然有些湿润。

    她爬下柔软的床铺,穿上拖鞋,来到窗边。

    窗户没有关,理应会有冷风灌注其中,但虹之塔整个岛屿都有魔法禁制加持,气温也调节到令人舒适的程度,所以夜风吹拂在菲娜的脸颊上,只让她觉得有些微凉,将外面披着的大衣拉了拉。

    透过窗户往下望去,可以看到灯火通明的城市正在一层淡薄而朦胧的雾气之中若隐若现,这是一座没有夜晚的城市,法师们彻夜研究,酒馆和餐厅则等待着那些想要出来散散心的人们,即便在一些月光照不到的小巷,不可言喻的势力也在蠢蠢欲动。

    这里是莉莉亚娜的法师塔,位于她的导师的法师塔旁边,是一座不甚起眼的高塔,但内部的空间却宽阔得不可思议,而菲娜所在的房间,正是位于上层的一处能够看到城市风景的房间,这也是菲娜要求的。

    “与亚特兰蒂亚完全不同。”

    菲娜记忆中的亚特兰蒂亚,在深夜时分总是静谧安详,远处海浪泛起波澜,传出令人心安的涛声,偶尔划过的小船,船桨在水中摇曳,声音透过敞开的窗户传入房间,与父亲讲诉过往冒险经历的声音糅合到一起,仿佛某种来自远古的音符,引领菲娜进入那传奇的世界之中。

    来到虹之塔这座城市之后,菲娜就一直感到一种格格不入的情绪在胸中酝酿,她没有过这样的体验,即便是以前,因为父亲的意识不清而跟随叔父离开亚特兰蒂亚的时候,菲娜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感情。

    但是,当她将诺艾尔奇物商店的牌子摘下来,将那一处回忆之中的场所交托给买家之后,这情感便如同野外的荆棘一般滋生,在菲娜心中疯长。

    惆怅如同汩汩流水,在这寂寞的夜晚于菲娜心中回荡,很久之后,菲娜才猛然理解到,自己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可以回去的,足以被称之为“家”的地方。

    而这股萦绕胸中,不得言说的感情,叫乡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