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四十七幕.拜访艾薇尼娅

    城堡的第四塔是最高的一座塔,位于北面,塔顶是一座观星台,可以纵览夜晚的星空,在过去,这里是宫廷法师们进行观测的场所之一,但随着帝国的式微已经逐渐没落,而现在,这座高塔的顶部则被艾薇尼娅包下,作为她的居所。

    沿着旋转楼梯往上,空气也变得寒冷了许多,风透过石窗灌进来,令在前面带路的艾茵不自觉地将衣服拉了拉。

    不知为何,罗森觉得这位少女好像不是很习惯穿裙子,走路,尤其是上楼梯的时候有些别扭。

    穿过漫长的旋梯,他们便抵达了一个稍微宽阔一些的平台。

    这里有一张床,三个满满当当的书架,两张摆满了卷宗的桌子,几张椅子,以及墙壁上贴着的巨大的星图。

    平台有几扇紧闭的窗户,在一侧,有一个旋梯往上,到更上一层的空间。

    “请问?”

    艾茵出声呼唤道,艾薇尼娅让护卫们只驻守在进入高塔的区域,她本人也没有侍女,所以这里应当只有艾薇尼娅一个人才对。

    “上来吧。”

    从楼梯间,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示意他们直接上楼。

    “好的。”

    艾茵点点头,看了罗森一眼,接着便登上了旋梯,上到第二层。

    “咕咕咕咕——”

    首先听到的是低沉的鸣叫声,然后,艾茵便看到了无数个小笼子,其中,是颜色各异的鸽子。

    鸽子们对于外来者的到来并没有什么感到惊讶,或许是早已司空见惯,它们自顾自地吃着食槽里的饲料,视艾茵他们如无物。

    “过去,生活在这里的宫廷法师们夜晚观察星辰的运动轨迹,试图以此来获得神谕,而第一手资料,则从这里由信鸽们带出,也不知道有多少阴谋诡计发生在这座塔楼里。”

    艾薇尼娅身着朴素的裙装,戴着粗布手套的手正拿着小铲子,从一个麻袋中将谷物混合的饲料铲进食槽中,乍看之下,就像一位普通的劳作中的少女。

    “在后来,众神陨落,属于神祇们的星辰早已黯淡,观星者们再也无法从中窥探到未来的痕迹,这里就成为了观测天气的场所,同样也是由这些鸽子们将信息送到各个地方。”

    她解说道,似乎终于结束了喂食的工作,将麻袋捆好,有些艰难地扛到角落之中,拍了拍略显宽大的手套,转过身来。

    “艾茵,你又成长了不少。”

    艾薇尼娅的视线自上而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女,她的确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艾茵了,在记忆中,艾茵还是刚刚被捡回来七八岁的模样,而现在已经出落成为一名青春而富有魅力的少女了。

    “咦,你居然穿了裙子,我记得你从来都不喜欢穿裙子的,说是不方便战斗。”

    看到艾茵那条格子花纹的长裙,艾薇尼娅有些惊讶。

    “呃,我们还是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吧,凯因茨阁下。”

    艾茵令人意外地有些难为情,她轻轻拍了拍艾薇尼娅的胳膊,似乎在暗示什么。

    “这两位就是罗森与缇娅。”

    “我知道,我已经提前看过你们两个的长相了。”

    艾薇尼娅看看罗森,又看看艾茵,仿佛理解了什么,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来下面坐吧,上面的环境终究不是太好。”

    抬起头,艾薇尼娅看了看位于周围一圈笼子中间的梯子,那里可以通向第三层,也就是观测星辰的房间,随后便开始往下走。

    众人又回到了更为温暖舒适的第一层中,落座之后,艾薇尼娅没有使用魔法,而是亲自泡了几杯咖啡以当作款待。

    比起茶而言,这个时代的咖啡就和千年之后几乎没什么差别了,混合了牛奶和蔗糖的咖啡散发出浓郁的芳香,提神醒脑。

    “有人总觉得身为圣者,或许大多数事情都不需要自己动手了,但实际上,正因为身处这个位置,才需要更多地接触这个世界,否则恐怕就会失去身为人的本质了。”

    也不知道是解释给谁听,艾薇尼娅用精致的小勺子轻轻搅拌杯中的黑色液体,上面乳白色的牛奶幻化出复杂的形状,似乎蕴含着某种特别的韵味。

    “你们的情报,我大致已经确认过了,这座城堡里,的确存在着怪物。”

    突然,她就这么说道,话题的转变速度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艾茵似乎已经习惯了艾薇尼娅的思维方式,而罗森与千年之后的她也打过交道,唯一可能有些不习惯的,大概就是缇娅了吧。

    “预知的能力吗......”

    罗森自然知道,艾薇尼娅拥有超出常识的预知能力,但同时,这份能力也会因为过于强大的存在而产生干扰,所以他想确认,艾薇尼娅对于这座城堡里的事情,究竟了解了多少。

    “不用那么期待地看着我,这座城堡里圣者的存在实在太多了,干涉太强,能够窥探到的事情寥寥无几,也就能验证一番你们所说的话而已了。”

    艾薇尼娅说的话不知道真假,她轻轻举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露出满意的表情。

    “我之所以要求你们过来,最主要是想问问,你们到底有什么办法来分辨出那个就连圣者也没办法感知到的怪物。”

    “方法很简单,但出于为效果考虑,我不能提前透露。”

    罗森说道,如果他的方法传开,那么那怪物自然就会开始寻求它伪装的人过往的经历,到时候就难以分辨了,所以面对艾薇尼娅的提问,他选择闭口不答。

    “呵呵,还真是神秘。”

    艾薇尼娅不知是已经窥探到罗森今晚的举动,又或者真的不是很在意最后的结果,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另外,虽然我的原则是不会随意窥探身边的人的未来,但之前还是忍不住稍微看了一眼,你想知道你的未来会怎样吗?”

    这个问题似曾相识,而罗森虽然觉得身处幻境之中的自己不可能拥有什么未来,但也有几分好奇,思考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我没兴趣,自己的未来,还是自己走出来更合适。”

    “真是有意思,你和我认识某个人,倒是有几分类似。”

    艾薇尼娅说道,也不知道指的是谁。

    罗森沉默,没有询问。

    几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将美味的咖啡享用完毕,准备离开的时候,艾薇尼娅才终于问道。

    “其实你们对于怪物的身份,已经心中有数了吧?”

    艾茵愣住了,她转头看向罗森,这位年轻的贵族却处变不惊,淡淡地答道。

    “怪物的身份其实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它所要袭击的目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