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十三幕.暗中的交锋

    哈特曼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当日令他蒙羞的骑士,下意识出声叫道,但很快他又意识到自己的失言。

    从当日的交手和之后的谈话来看,罗森想必拥有不俗的实力和深厚的背景,远非哈特曼这样的存在能够招惹的,即使哈特曼吃了瘪,也只能忍下来,以大局为重。

    毕竟当时也是他先出手挑起纷争的,于情于理他都没有报复的理由。

    所以尽管罗森的回答令哈特曼一愣,稍稍有些不悦,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不过,哈特曼身边的德尔西尼就不一样了。

    这位议长之子看了一眼就立刻理解了哈特曼的处境,开口问道。

    “哈特曼,这就是当时击败了你和另外两名飞龙骑士的人吗?”

    前日,身为飞龙骑士团王牌的哈特曼被一个古怪的飞行器击坠的消息很快就在温德兰联邦的使团中传开了,德尔西尼自然也有所耳闻。

    哈特曼的飞行技巧在飞龙骑士团中也算是一流之列,能够在空中以一对三还将其击退,对方的飞行技巧想必十分高超,更何况还是使用的奇怪的飞行器,德尔西尼从小就经受父亲的教育,知道笼络人才的重要性,因此即便是自己的手下败在了对方的手下,德尔西尼也丝毫没有报复的意思,倒是更对罗森感到好奇。

    “是的。”

    哈特曼点了点头,略显警惕地盯着罗森。

    对方很明显是刚刚拜访完那些工匠大师,看来也是某个势力的使团成员。

    倒是罗森身边的菲娜,看起来年纪不大,异色的双瞳引人注目,让人好奇这样年轻的存在会是什么势力的使者。

    “你好,我是温德兰联邦的德尔西尼。”

    德尔西尼听到哈特曼的话,微微颔首,接着朝罗森伸出了手。

    “你好,你可以叫我罗森。”

    罗森见对方没有恶意,便也伸出手回握,同时报上自己的名字。

    在格林尼治,他没有必要使用假名。

    “我听说了你和哈特曼之间的误会,对你的飞行技术感到十分敬佩。”

    德尔西尼面带微笑,接着轻声说道。

    “如果有机会的话,还请你能够来温德兰联邦的驻地,对飞龙骑士团指点一二。”

    听到德尔西尼的话,使团中有好几个人都发出了不悦的声音。

    温德兰的飞龙骑士团可是大陆最强的空军之一,什么时候轮得到其他人来指导了,即便哈特曼技不如人,但德尔西尼的这个态度也实在太过谦卑,令这些高傲的温德兰人不爽。

    更令这些骄傲的温德兰人不爽的是罗森听到德尔西尼的话,居然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好啊,不如就明天怎么样?”

    德尔西尼听到罗森的话,也有些架不住脸。

    一般来说,遇到这种邀请不是应该推脱一番的吗,怎么这个人就这么直接答应下来,还直接确定了时间。

    “呃,当然可以。”

    无奈,德尔西尼也只能耸肩道,反正只是邀请对方过来交流几句,顺便他也可以好好打听一番罗森的背景,如果可以的话,向其抛出橄榄枝,收纳为温德兰的同盟是最好不过。

    “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

    莫名其妙就吃了个亏,德尔西尼摇摇头,便向两人道别,他接下来还要去拜访工匠大师们,讨论温德兰联邦在格林尼治所下的订单完成情况,便没有与罗森再多说几句的意思。

    “请便。”

    罗森挥了挥手,目送这个队伍离开。

    “温德兰?不认识的国家。”

    艾薇尼娅摇摇头,在她的年代,温德兰或许还仅仅是某个国家的附属行省,甚至就连雏形都没有出现,她也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些小国的命运,对于当前形势的了解,还全是在塔希里亚那里学习到的。

    “只是一个人类的国家而已。”

    罗森也没在意,温德兰也好,格林尼治也好,在混沌入侵的面前都是一样的,他现在的关注点只在格林尼治的退缩炉上。

    如果维纶.艾斯利夫没有欺骗他的话,那么其中一位圣者的所在便是在这工房都市格林尼治,而且根据现有的情报来推测,很容易得到圣者的所在便是退缩炉的所在这样一个论断。

    能够支撑格林尼治千年以来周而复始运动的能源,必然是强大的退缩炉,而圣者利用自身的力量,将其隐藏起来再简单不过,不论是重叠位面还是某种法则遮蔽,退缩炉应当就存在于格林尼治中。

    “那么你有什么头绪吗?”

    罗森询问身边的圣者大人,艾薇尼娅怎么说也是和其他圣者同等级的人物,最能够理解他们的思维。

    “按照你之前的情报,下落不明的圣者只有两个,一个是艾瑞达.布伦希尔,一个则是尤斯蒂娅.洛斯特,布伦希尔是最初的圣职者,但尤斯蒂娅是圣堂的圣女,她最后的所在我清楚,必定是圣堂的中枢,岚之丘拉米雷斯,那么这里就只有可能是布伦希尔的藏身处了。”

    艾薇尼娅说道,像是猫咪一般微微眯起双眼。

    “这么说起来,布伦希尔的确同艾尔族,我是说圣战之前的艾尔族关系匪浅,会将这里用作自己终末的场所,也毫不过分。”

    “你认为他会怎么将自己藏起来?”

    罗森见到艾薇尼娅已经有所结论,便紧接着追问。

    “那家伙的战斗风格全然不像如今的圣职者,他挥动巨大的铁锤,掌控雷电的力量,身上则是沉重的装甲,真要说的话,倒是颇有几分机械战甲的模样,如果让我猜测他的意图的话,我认为整个格林尼治或许就是他的装甲。”

    艾薇尼娅无奈地耸肩道,似乎很不擅长应对布伦希尔,没等罗森再多问几句,便挥了挥手。

    “好了,我该休息了,已经损耗了不少的体力,等你有所发现的时候再通知我。”

    话音刚落,艾薇尼娅便闭上了双眼,再度睁开之时,眼中已经没有了强势与气魄,只剩下些许茫然。

    “呃,罗森先生?”

    是菲娜的人格。

    “好吧,我知道了......”

    罗森向着已经听不到的艾薇尼娅说道,然后轻轻拍了拍菲娜的脑袋。

    “走吧,我带你逛逛格林尼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