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八幕.利维坦

    在同一时间的格林尼治,那原本平静的湖泊此刻如同沸腾一般泛起波涛,水中的生物早已尽数死亡,湖底冒出一阵赤色的光芒,天空之中,阴云开始汇聚。

    罗森与艾薇尼娅离开了这片水域,在湖边看着这一切。

    “各位,相信你们已经看到所有的经过了,根据我的情报,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都已经出现了试图突破晶壁的混沌之民的踪迹,虽然事出突然,但我认为,古老的盟约现在应当被重启,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罗森用移动终端说道,在这个讨论组里,有人类诸国的统治者,有工匠同盟的工匠大师们,也有伊斯鲁尔的灰烬,有虹之塔的诸位高阶法师,也有精灵王庭的风骑士,有菲鲁特族商业同盟的议员,甚至还有元素界域的元素之灵们。

    唯独缺席的,或许只有圣堂的高层势力了。

    “伊斯鲁尔,与吾等的君王同在。”

    莉莎顶着一个奇怪的昵称率先发话。

    “我谨代表虹之塔,愿意重拾古老盟约的荣光。”

    塔希里亚说道,短短一句,却分量十足。

    “精灵王庭不会错过这次战争。”

    代表精灵们的是维欧莱特。

    紧接着,其他几个势力也纷纷表示将会遵守古老盟约,联合起来抗击混沌,在足以毁灭世界的灾劫面前,只有团结一心才能生存下来。

    但也有人表示了担忧,主要是混沌之民实在太过强大,在千年之前的圣战之中,那时候秩序文明的整体实力可是比现在要强大许多,传奇强者和黄金阶的存在灿若星河,多不胜数,更有七名圣者,在女神的统辖之下战斗。

    而千年之后的现在,秩序文明并没有任何明面上的传奇阶强者,更别说圣者那样的存在了,即使团结起来,许多人也对于这场战争缺乏信心。

    “我们还有最后的一项幸运。”

    面对这样的疑问,罗森答道。

    “根据虹之塔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观测哨站记录,混沌之民并没有完全破坏晶壁,降临这个世界,他们只能以三成左右的力量干涉这个世界,以自己麾下的混沌大军从内部破坏晶壁。”

    这就代表如果现在能够将在大陆各地肆虐的混沌魔物击退,那么混沌之民们完全突破晶壁的时间将会大大地被延长,同时,现在人们所面对的,也并非真正的混沌之民。

    话音刚落,就听到那沸腾的湖面炸裂开来,一道黑白相间的光芒闪耀,一道巨大的虚影从湖中站了起来,那影子一侧泛着光芒,另一侧则是深沉的黑暗,影子手中握着一柄战锤,身后,两对翅膀张开,一对如同腐朽的枯骨,一对则宛若神使的光翼。

    “当然,除了其中一个混沌之民。”

    罗森说道,他注意到那虚影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不断在收束,又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不断膨胀,两者构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使得虚影不能发挥全力。

    “变革者布伦希尔,很不幸,这位是堕落的圣者与混沌之民融合之后的产物,能够轻松穿透晶壁,好在他被退缩炉的引力纠缠,只能分心作战,我们集合力量,应该能与之相抗衡。”

    他能够感受到来自布伦希尔强大的气息,至少也是黄金阶的存在,甚至有可能发挥出传奇阶的力量,若非他存在于退缩炉之中,绝大多数的力量都消耗在挣脱退缩炉的引力,恐怕光是一个布伦希尔,就能让这片大陆陷入火海之中了。

    “集结军队,各位,我会将目前收到的有混沌之民入侵的地点发送到你们的移动终端之中,我也提前联系了一些人以进行第一波的防御,希望能够赶得上。”

    罗森看了一眼远处,他在进入退缩炉之前,便向一部分人提前通报了情况,让他们做好战斗的准备,这才得以在第一时间内赶到混沌之民降临的地点进行阻击。

    “至于这里,恐怕就得我们来应付了。”

    那巨大的虚影高举战锤,覆盖了天空的阴云之中骤然闪出一道雷霆,正好砸在战锤之上,激荡开一道黑色的波纹。

    以那波纹为中心,一道映照着虚空的传送门出现在云层之间。

    传送门中,一头巨大的鲸鱼正徐徐下落。

    那鲸鱼正如罗森在机械长腿之中所见到的未来的光景一样,血盆大口之下满是蠕动的触须,脊背之上是深紫的水晶簇。

    传说中的虚空巨兽,利维坦。

    利维坦张开嘴,无数的怪物从它的口中飞出来,这些怪物形状扭曲,有着一股不可名状的倒错感,彷如一团黑云,从传送门之中扩散开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深红的光束从格林尼治之中射出,指向利维坦的脑袋。

    那虚影很快就有动作,战锤挥舞,掀起一阵狂风,同时击中了深红的光束,两者仅仅接触了短暂的数息时间,紧接着便迸发出耀眼的闪光,爆炸在半空中发生,将正在降落中的怪物们击落无数,焦黑的血肉如同大雨落下,将翠绿的草地染成赤红。

    从格林尼治中,升起了一名男子。

    他皮肤黝黑,像是沙漠之中的行者,黑发在风中飘动,一双金色的眼眸熠熠生辉。

    塔希里亚.斯芬克斯。

    虹之塔七位高阶法师之一,邪龙提亚马特之子,他正是作为虹之塔的使者来到了格林尼治。

    “呵呵,不自量力的家伙。”

    布伦希尔的本体位于巨大的虚影胸口,他露出冷笑,手中的战锤再度挥舞。

    一击,径直向着格林尼治落下。

    嗡——

    塔希里亚张开双手,一面古朴盾牌的虚影浮现在半空中,那盾牌上无数符文闪烁,如同群星汇聚。

    两者相撞,顷刻间,那面盾牌竟然向下沉了数十码,扩散开来的冲击波令格林尼治城中一些较高的建筑物受到影响,开始倾倒。

    塔希里亚面色铁青,嘴角渗出一丝鲜血,盾牌支离破碎,仅仅依靠法则之力才勉强维持住形态没有崩溃。

    很明显,布伦希尔的力量要强过塔希里亚,如果没有人帮助的话,难以支撑过下一波攻击。

    但布伦希尔的战锤已经举起,下一次攻击,近在咫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