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一幕.罗森的钢琴奏鸣曲(下)

    罗森的演奏继续,但他演奏的乐曲却让大家困惑不已。

    因为那主旋律实在说不上出彩,甚至可以用单调来形容,而且颇为简单,作为一首乐曲最基本的主旋律都这样,那么再精巧和弦都难以拯救,许多人因此而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不过也有一些懂得乐理的人,听到罗森的演奏之后,并非失望,而是皱起了眉头。

    他们隐隐能感觉到,在罗森这看似业余的手法之中,还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并非那么简单。

    第二段旋律结束,罗森立刻又开始第三段旋律,虽然粗略一听,主旋律依旧是原本的调调,但只要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在那一成不变的主旋律之中,音符渐渐多了起来,虽然主轴没有改变,但却多了许多枝叶。

    人们惊奇地发现,这些枝叶,其实就是原本那些零散不成曲调的音符,那些孤单的音符在不断的重复中,竟然构成了一曲连贯而流畅的乐曲。

    而另一边的和弦与主旋律相呼应,两者交错纠缠,竟然莫名的悦耳。

    随着罗森演奏的进行,旋律的复杂性也节节攀升,原本还以为不过是简单练习曲的人,此时听到那复杂多变,却又遵循某种规律的旋律时,原本不屑的脸色逐渐改变,开始静静聆听起这一首曲子来。

    罗森双手在琴键上翻飞,音乐自钢琴中流泻出来,这与爱德华王子先前那富有浪漫主义情调的曲子截然不同,罗森的整首曲子都充斥着绝对的理性光辉,每一个音符都严格按照着规定出现,分毫不差,主旋律与和弦交织,就像是互相应答的男女对唱,竟然也能给人以优美的感受。

    如果说爱德华的曲子是饱含激情,象征着青春活力的乐曲,那么罗森的这一首曲子,就是宛若数学公式一般精准而理性,有着严苛之美。

    正如同灰烬这一脉,在永恒的死亡之中持续着一成不变的每一日,舍弃了感情与爱憎,纯粹以理性驱动自己行动。

    可以说在这个时代,只有身为灰烬,才能创造出这样的乐曲。

    爱德华皇子双眼眯起,他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贵族生活乏味不堪,大部分人都只知道喝酒鬼混,打猎练剑,日复一日的生活波澜不惊,好像失去了所有的颜色。

    就在那个时候,他偶然间在宅邸的杂物间发现了一架积灰多年的钢琴,出于好奇,年轻的爱德华轻轻打开了那满是灰尘的盖子,在黑白交错的琴键上轻轻按了一下。

    仅仅那么一下,整个世界就好像被蔷薇充满了一般,静滞的溪水,沉寂的风,振翅欲飞的鸟儿,都在一瞬间运动起来,爱德华仿佛第一次直接接触到世界一般,五彩缤纷的颜色将原本黑白单调的生活遍染。

    从那以后,爱德华便开始沉醉于音乐之中,拥有极高天赋的他很快就声名鹊起,只不过,身为普鲁斯公国的皇子,爱德华必须承担属于他的责任与义务,他必须对整个国家的子民复杂,但在内心深处,爱德华又向往着无拘无束,与音乐为伴的生活。

    这一次来到拉米雷斯,也并非爱德华的自愿,而是他的父亲以锻炼爱德华为名指派的任务,郁闷而不得出的爱德华,只能在宴会上弹奏钢琴以发泄心中的郁结。

    而听到了罗森的演奏之后,爱德华感到有些恍惚。

    如水的日常周而复始,但在平静之下,又暗藏波涛,生活的一点一滴交织,将他推向了未知的彼岸。

    就像爱德华皇子一样,许多听众都陷入了回忆之中,不是每个人都有雄心壮志或者寸断柔肠,更多人拥有的,只是看似一成不变的日常,但正是这些平凡的时光,纠缠而成了那些珍贵的回忆,即使年华老去,依旧闪闪发亮。

    不断重复的旋律,正如同那平日里根本不会在意的日常,些许的变化连绵,竟然构成了和谐统一的旋律。

    这是许多人根本想不到的。

    一曲终了,罗森双手依旧悬停在琴键上方,空气中好像在弥漫着无声的歌谣,宴会大厅一片寂静,大多数人都还沉浸在乐曲之中,不能自拔。

    直到良久之后,才有爱德华皇子带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罗森站起身,微微行礼,离开了钢琴旁边。

    “真是太美妙了,没想到这样简单的旋律经过组合,竟然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

    爱德华皇子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显然,罗森的这一曲令他受益匪浅,甚至觉得听从父亲的命令来到拉米雷斯也并不是那么坏的选择了。

    “这首曲子一反音乐多为情绪化的特质,反而用绝对的理性来呈现了一种令人迷醉的美,让人联想到了灰烬,恐怕只有在那永恒的寂静之中,才有可能谱写出这样的旋律吧。我能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吗?”

    “名字?”

    罗森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胡编乱造,说出了这首曲子真正的名字。

    “卡农,爱德华大人,在某个地方的古代语言中,这个词是重复的规则的意思。”

    “卡农吗......”

    爱德华皇子喃喃自语,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随即又抬头。

    “这首曲子的作曲方法实在非常独特,而且以我的愚见,似乎采用其他的旋律也有可能能够谱写出这样的曲子?”

    “是的,这种手法可以算是复调音乐的一种形式,只要加以研究,便可以用不同的旋律演绎出无数种乐曲。”

    罗森答道,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位爱德华皇子的确天赋惊人,仅仅听了一遍曲子就联想到了这么多,恐怕他日后也是会在这个世界的音乐史上留名的人物。

    而不单是爱德华皇子,其他的许多贵族们经过罗森的这一曲,对于灰烬的观点不至于立刻翻转,但总归是多出了许多的考量,人们对待灰烬的态度,也有了些许的缓和。

    毕竟能够演绎出这般美妙的音乐的国度,怎么样也不可能是冷漠无情的国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