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我在黑夜等你的黎明

第02章 我活着原来是为了赎罪

    苏昱擎不知道在她身上发泄了多久才得到满足。

    凌知薇只知道自己一直睡到第二日午时才醒,微微动了动,浑身都像是被卡车碾压一样地疼。

    手机在震动,已经有好几个未接来电了。

    都是医院来的电话,她想起自己和教授约好了今天要去做进一步的检查的。

    简单梳洗了一番,她强忍着打颤的双腿,驱车去了锦城第一人民医院。

    她急急忙忙,不小心在大厅内和一名孕妇撞到了一起,两人手中的病情诊断单都被撞掉了。

    凌知薇吓得够呛,立马爬了起来,扶起孕妇,一个劲儿地致歉。

    对方倒也没为难她,捡起自己的单子就离开了。

    凌知薇呼出一口气,也捡起单子就朝着电梯口走去。

    “知薇?”苏行知的声音穿过人群,传到凌知薇的耳里。

    她顿住,转过身,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母,眼泪一下没忍住,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

    她已经三年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了。

    似乎她嫁给了苏昱擎,就被全世界都抛弃了。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来医院…”

    话还没说完,邹薇就冲上前抢走了凌知薇手中的单子,看到“妊娠五周”的时候,邹薇一巴掌扇了过去。

    凌知薇捂着脸,盯着似乎疯怔住的母亲,“妈,你干嘛啊?”

    亲生女儿,狠心三年不闻不问,好不容易偶遇,不是嘘寒问暖,不是老泪纵横,而是响亮的一个巴掌?

    “凌知薇,你太不要脸了!苏昱擎应该是你的小姨父,是你的三叔,再怎么说他都是你的长辈,你居然给他生孩子!呵…我怎么会生养出你这样的女儿,我还活着干什么?”邹薇大喊大叫着,当真朝着一旁的大理石柱子撞过去。

    凌知薇离她最近,纵使心寒,却还是义无反顾地挡在了石柱跟前。

    邹薇那一撞是用了大力气,脑部撞到凌知薇胸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

    嘴角有血迹渗出,她呼吸逐渐微弱,隐隐约约看到地上散落的诊断书上写的字。

    心里冷笑。

    原来,是和方才那个孕妇拿错了单子。

    可,她不过是忠于自己的爱情,没有伤着谁没有惹着谁,怎么就得不到宽恕,得不到成全了?

    噗嗵——

    她倒在地上,意识沉浮间看到自己的父亲扶起了母亲,大步离开…没有人回头看她。

    哪怕是看一眼她这个亲生女儿都没有。

    醒来的时候,入目都是一片白。

    凌知薇揉了揉额头,撑着手半靠在床头。

    医生巡房,问她:“病情昨天通知你家人了吗?”

    凌知薇局促,双手无措地搅动着,她忽然掀开被子,跪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医生,求求您帮我瞒着,我不想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我想自在一点,这样更有利于恢复对不对?”

    医生蹙眉,“凌小姐,您得的是阿尔茨海默病,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是无法治愈的绝症。您需要家人的关怀。”

    凌知薇抿唇不语,固执地可怕。

    她的家人,不会给她关怀,只会让她死得更快。

    “医生,求您了,我可以的,我一个人可以的,我会努力坚强地活着,我还没有爱够,我还没等到他回头,我…不甘心啊…求您了。“

    经过昨夜,凌知薇已经知道,用病情祈求苏昱擎的爱根本就是妄想。

    【那你最好马上立刻现在就死,你这种连亲生小姨都能下手,连三叔都敢觊觎的女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这话还在她脑海中不听使唤地回响,字字句句化作利刃,将她那颗拳头大小的心凌迟了彻底。

    “凌小姐,这是医院的规定。”

    “可我没有亲人啊!”她说这话时捏紧了双拳,唇瓣都咬得紧紧的。

    医生终是不忍,点了点头。

    凌知薇爬了起来,房间太安静,她怕自己想着想着就会发疯。

    打开电视,清丽的女主播声音传出,“今日,苏氏集团代理总裁苏行知携其妻邹薇联和发表声明,将永远与其独女凌知薇断绝父女、母女关系,望悉知。”

    啪嗒——

    遥控坠地。

    凌知薇摸了摸脸,满脸的热泪,烫伤的不只是她的手,还有她的心。

    她刚告诉医生她没有亲人,她的父母就昭告全世界和她断绝关系…

    “呵——”凌知薇抬起头,盯着头顶的白炽灯,笑得凄凉。

    巨大的哀恸笼罩在女人的头顶,以至于男人走近她才感觉到。

    对他,她还是有种习惯性的依赖,就像小时候她遇到难解的数学几何题就会跑到三叔的房间求教一样。

    她哽咽着,“三叔…爸…”爸爸妈妈不要我了。

    “你这个贱人,居然瞒着我怀了孩子!三年前,新婚之夜我就提醒过你,不要妄想生下我的孩子,否则我不介意亲手掐死他!”

    “那是个误会。”

    男人倾身而上,扯下她的裤子,挑开她最后的束缚,没有任何前戏就占有了她。

    他发了狠地折磨着她。

    “凌知薇,你看清楚,看清楚我是怎样一点点地让你的孩子从你体内剥离!”

    “为什么?”她声音低若蚊呐,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筱茹摔落悬崖,尸骨无存,你凭什么活着?凭什么享受子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凌知薇,我留你一命,是要你赎罪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