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我在黑夜等你的黎明

第05章 一个活人永远都比不上死人

    她这种女人?

    她是什么女人?

    一个爱惨了苏昱擎的女人吗?

    凌知薇的心像是被她爱着的这个男人丢到了油锅里煎,丢到了烈火上烤,她扯出一抹苦笑,歪着脑袋问他:“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娶我呢?你那么爱小姨,爱到她都死了你还不放过我,你何必要背叛你们的爱情和我在一起呢?苏警官,你这么长情应该孤独一辈子,终身不娶啊!”

    她在他面前有过天真娇俏,有过委曲求全,却从未有过这样的疾言厉色。

    苏昱擎的心没来由地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

    直到女人的手抚上他的眼睛,那冰冷的触觉才让男人回过神来,“你以为是为什么?以为我爱你?我苏昱擎是锦城公安厅历史上最年轻的重案组组长,还是苏氏集团董事长钦定的接班人,我爱的女人是像筱茹那样优秀的女人,而你,连筱茹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心疼到极致,就失去了感觉。

    下腹一阵阵地刺痛,她强忍着,唇瓣都咬出了血,满口的血腥,她故意激他,“是啊,一个活人怎么能比得上一个死人呢?死人用死亡得到隽永,是活人做尽一切都无法比拟的!你就守着你的筱茹过吧!苏昱擎,我父亲对你的恩那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不要扯上我,更何况你消息灵通不会不知道我父母已经登报和我断绝关系了,你想要报恩也不应该找我的啊!”

    她是爱他,恨不得剩下有限生命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和他在一起。

    可她是个人,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啊!如果结婚之前她知道他这么恨她,是强忍着因为爸爸的恩才娶她,她是断然不会舔着脸嫁进来的。

    他在折磨她,可这婚后三年,她也再没看过他的笑颜。

    一段畸形的婚姻,困住两个人。

    何必呢?

    男人离开了。

    后半夜的时候,月光洒了进来,凌知薇低眉才看到白色的床单上有一摊触目惊心的血。

    起先她没当回事,只以为是苏昱擎发泄地厉害了。

    可现在,她疼得捏紧了双手,指甲盖儿都陷入了掌心的细肉。

    值班护士赶来的时候,吓得不行。

    凌知薇被紧急送进手术室。

    彻底失去意识前隐约听到医生说:“怎么这么不注意?怀孕了还行这么激烈的房事?患者的丈夫是哪位?赶紧通知让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凌知薇醒来了。

    微微一动,下腹就扯着疼。

    护士忙按住她,“你别动了!你怀孕三周了,已经出现了先兆性流产的迹象,劝你还是赶紧通知家人吧!医生建议你拿掉孩子,你现在的病情不适合怀孕,太危险了。”

    怀孕了?

    凌知薇那双圆圆的眼睛里一开始是茫然,而后迸发出狂喜。

    她笑出了声。

    老天爷终究还是没有对她那么残忍,总算在她失去一切的时候给了她一个孩子!!!

    她本来都想要放开苏昱擎,放开这段伤痕累累的婚姻了。

    可孩子,需要爸爸妈妈,缺一不可。

    她决定,再努力一次。

    苏昱擎接到她的电话后,一脸不耐烦地来到了医院。

    病房里,一时间陷入难捱的沉默。

    凌知薇双手交握着,小心翼翼地开口,“我真的怀孕了,你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上给我一次机会?”

    “怎么,昨晚那么激烈孩子还在?怎么还没死?果然是好人不偿命,祸害活千年啊!”

    凌知薇浑身一颤,她腹中是他的亲生骨肉啊,他再是恨她,也不能这么说他的孩子啊?

    女人眸中的委屈不解和淡淡的声讨刺伤了苏昱擎,他撇开脸,双拳不自觉地握紧了。

    “你不是很想要一个孩子吗?我答应你,孩子生下我就离开好不好?你就看在我嫁给你这三年尽心尽力伺候的份上,给我九个月,不,孩子已经在我腹中三周了,只需要三十三周,就给我三十三周的善意和平静,好不好?”她已经把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不在乎什么尊严,不在乎什么矜持,连最基本的颜面都不要了。

    她这小半生,为一个男人从一个豪门小姐变成了孤家寡人,用尽力气得不到他的爱,总该得到一些怜惜吧?只要一点点就好了。

    反正,医生说了,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认知能力和记忆力会不断地衰退。

    她想九个月,到那时她大概真的会忘了他吧!

    没了他,大概也没有喜,没了忧,到时是活着还是死去便也都无所谓了。

    苏昱擎缓缓移动目光,注视着病床上苍白着一张颜的女人,她那双大眼睛里写满了渴求,就像她念初中那会儿他去接她,她央他给他买校门口的搪瓷娃娃的时候露出的眼神一样。

    凌知薇紧张地心都在发颤,藏在褥子里的手交握在一起,玉白的肌肤瞬间就被她捏红了。

    一个妻子在怀孕的时候求丈夫温柔以待,本是再不过寻常的事情,可她却怕极了,生怕他会再次拒绝,“我可以写保证书,签字按手印的,我保证孩子生下之后我一定消失在你的眼前,我一定…不再妄想玷污你心中和小姨那纯粹的感情。”

    不知是哪句话刺激到了男人,苏昱擎本来都要鬼使神差地点头了,可听到这番话后脸色忽然变得阴沉,双手撑在凌知薇的腰侧,狠厉地看着她,“你想都别想!我是想要孩子,可我不想要你生的孩子,这两者天差地别!”

    好一个天差地别!

    凌知薇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狐狸一下就跳了起来,她捂着腹部,大眼睛瞪得圆溜溜地直视着苏昱擎,“你别想伤害他!你恨我我认了,但孩子是无辜的。”

    “他托生在你的肚子里就是和我作对!医生呢?护士呢?把她带到手术室立刻准备把孩子打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