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我在黑夜等你的黎明

第08章 邹筱茹竟然没有死

    发现自己开始遗忘后,凌知薇抓紧一切清醒的时间在电脑跟前打字、画画。

    她一直在拼命地留住自己和苏昱擎的故事。

    从她上初中那年,在学校门口第一次遇见骑着单车去接她放学的三叔开始,到还没有结束的未来终止…

    她准备了文字版本和漫画版本两种记录的方式。

    她怕终有一日她会失去认知能力,连基本的汉字都没法辨认了。

    所以她还要用最简单直白,连幼儿园的孩子都能看懂的漫画来记录。

    她其实不怕死,死亡大概也没有她在完全没有希望的爱情里蹒跚独行来得更加可怕。

    她怕的是她会忘了苏昱擎,忘了她曾经爱他爱到要与全世界为敌…

    她这二十几年,浑浑噩噩,毫无建树,唯一骄傲的就是爱一个人爱了十年。

    如果连这个都忘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来这人世走一遭是为了什么。

    王妈看她每日对着电脑时间太长,担心她的身体,劝阻了多次都没有效果。

    久而久之,王妈也不再劝了。

    因为她发现凌知薇在打字、在画画的时候眼里有光,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那是她已经许久不曾见过的幸福。

    王妈不知道她究竟在做什么,直到一日凌知薇趴在电脑前睡着了,王妈端着银耳汤进来,不小心看到了一幅画。

    那是Q版的苏昱擎穿着白衬衣牛仔裤牵着Q版的凌知薇穿着校服白板鞋,女孩手里拿着搪瓷娃娃,笑得比三月的桃花还要灿烂,男孩当时已经有了小大人的模样,嘴角一抹笑浅浅的和初春的暖阳一样温暖。

    王妈看着看着眼角就湿润了,多好的一对璧人啊!怎么就成了今天这副样子呢?

    她叹了口气,给凌知薇披了毯子才悄悄地离去。

    这日,凌知薇写到了半夜,哈欠连天,关了电脑后很快就入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身体忽然一重。

    像是被人压住了,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男人取下领带,将她的手举过头顶,系在床头的架子上。

    他强势地掰开了她的腿,手指没有任何预兆地挑开女人的底裤,就那样刺了进去。

    女人嘤咛出声,小脸都皱成了一团,猛然就醒了。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身上的阴影,仅凭着这清冽的味道就知道是苏昱擎。

    “昱擎,你怎么回来了?”

    “这是我家,我回来还需要给你打报告吗?”苏昱擎的声音有些不正常。

    凌知薇吸了吸鼻子,空气里浮动着血腥味,她一惊,顾不得此刻被男人压在身下的惊恐就要起身,“你出任务受伤了?”

    她想摸摸他,顺平他眉心的褶皱,可她发现她的手被绑住了,“你怎么把我绑住了?放开我好不好?我去拿医药箱,给你上药!我跟你说过无数次了,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对,你的工作就是为人民服务,就是要把生死置之度外,但是如果既能抓到罪犯又能保全自己的安危,那才是最好是不…唔唔唔…你干…干什么啊?”

    男人堵住她的唇,轻捻慢挑,沙哑着声音说:“干你!”

    一夜沉浮。

    她哭着求他别伤着孩子,可男人却像是发了狂的野兽完全听不进去,他蛮力地进攻,性感地粗吼…就像是在发泄什么难言的痛苦。

    夜…还很长。

    第二日,凌知薇醒来的时候,苏昱擎已经不在了。

    她只觉得自己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她这副身子…哪里禁得起他昨夜那般地摧残!

    幸好,三个月已经过去了,孩子在她肚子里也稳定了。

    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她扶着墙,趿着拖鞋,站在门口喊,“昱擎,你在吗?”

    “下来,吃饭!”

    凌知薇本不报任何幻想,他对她向来都是吃干抹净就走人的,可现在他居然邀请她共进午餐。

    女人应了一声,尾音微微上扬,是不加掩饰的愉悦。

    楼下的男人呼吸一滞,看着身侧的女人,忽然就失了兴致。

    凌知薇很快就下楼了,她扬起的灿烂笑颜还未展开就冷凝了。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亲密挽着苏昱擎右手的女人,那女人画着淡妆,眉眼精致,一身紧身的连衣裙衬得身姿妖娆,她冲着凌知薇笑:“知薇,我是小姨啊,怎么长大了都不喊人了?”

    凌知薇扶着桌脚,面色白了个透底,她深吸了一口气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可能!我小姨死了!她早就死了!!!”

    这句话一喊出,大厅里的温度骤降,就连这摆放在橱柜上的花花草草都似乎染上了一层寒霜。

    苏昱擎捏着凌知薇的下巴,恶狠狠地开口,“装了三年了,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凌知薇,你打从心底里就希望筱茹死,对不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