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4章 想要赊账不成?

    卤菜配方是赠送的,当然并不是张毅觉得自己需要的东西,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张毅觉得假如更换一份手枪制造指南更实用,只不过系统一声高冷的不行立马就让他有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不过有配方总比没配方强,原本看来一无是处的卤菜制作书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也是有大用的。

    比如现在,在春芳楼即将破产的时刻,一份卤菜配方即便是不能让春芳楼立刻发大财,但是张毅觉得至少也能扭亏为盈,度过这场看似无解的危机。

    所谓卤菜制作书,其实就是一份包含了十八味中药材的香料配方。

    不仅如此,配方上面还详细的说明了每一种药材的分量、使用方法,确保熬制出的卤水达到最佳效果。

    对于系统的这份卤菜配方,张毅还是比较相信的,毕竟系统出品总得有点儿特色才对吧?

    更何况即便是没有什么特色,哪怕只要能够达到后世他家楼下那个卤菜摊子一半的水平,张毅也觉得凭着这个配方也能成为一道名菜,特别是在春芳楼这种需要小菜佐酒的场合,一盘子入口呈香的卤菜绝对是极品的零嘴。

    心里想着卤肉的美味,张毅的脚步不由得就加快了几分。

    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天天吃着看似艳丽,实则难以下咽的东西,任凭谁也会变得想要换个口味。更不要说以前尝过山珍海味的人,这种对于美味的吸引力抵抗力就变得更加的难以抗拒了。

    作为春芳楼唯一的男丁,在春芳楼逐渐没落之后采购的重任就落在了张毅的头上。

    正所谓买菜买鲜,越早不仅能够买到各种新鲜的时令蔬菜,而且选择的余地也比较大。

    就比如这会儿旁边的猪肉摊子上挂着的那副硕大的猪耳朵就非常不错。

    “哟,原来是春芳楼的毅小哥啊!”老远就看到张毅朝自己摊子走来,卖肉的祝屠夫一张老脸顿时就像菊花一样盛开了,将手里的剔骨刀往案板上一插,招呼道:“今天要点儿什么?五花肉,还是坐墩肉?你看看,今天的肉可好了,膘有三指多厚,你是老主顾,我算你十二文钱一斤如何?”

    说着还提起一扇三十来斤的肉块,伸出三根指头比了比上面的肥膘。

    要知道,当今的世界虽然和地球不一样,不过历史的轨迹还是一样的。

    对于上层阶级来说,肉有贱、贵之分,猪肉又被称之为贱肉,无论是文人士子还是高门大户往往都是不屑实之的。

    因为他们不吃猪肉,还可以吃羊肉、牛肉。

    而对于绝大多数的平民大众来说,物美价廉的猪肉却是他们求之不得的荤腥,如果一个月能够吃上那么几片那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张毅看了看祝屠夫那张油汪汪的胖脸,又看了看他手里那一大块满是肥膘的肉,不住的摇了摇头。

    这么肥别说吃,多看上一眼就觉得腻的慌,他这次过来主要是采购用于制作卤菜的材料,这么大块肥膘子肉买回去难不成用来炼油不成?

    摆了摆手,谢绝了祝屠夫的好意,张毅指着挂着的那副猪耳朵问道:“天天吃肉都腻味了,我看这副猪耳朵就不错,虽说没啥油水,不过也是肉不是?你帮我算算多少钱。”

    猪耳朵其实只是一个范称,严格说来除了猪耳朵以外,还连着猪头肉以及猪嘴肉一起卖的。

    别看只不过一副猪耳朵,其实称下来足足四斤多种。

    “好咧!”

    听到张毅发了话,祝屠夫也不废话,立马就将挂在肉案上的猪耳朵放在称上一称,随着秤砣的持平便笑道:“四斤三两五钱,都是老主顾我给你算四斤三两,我这儿给你算十文钱一斤,一共是四十三文!”

    因为春芳楼的肉食一直以来都是在祝屠夫这里定点采购的,所以价格还算厚道,四十三文钱不仅不吃亏而且还很便宜,而且...抽着张毅套银子的时间,祝屠夫还将一大包肉骨头给用绳子扎好算是赠品。

    “讲究!”张毅朝着祝屠夫竖起了大拇指。

    怪不得西市十三家卖肉的就数祝屠夫的摊子生意好,主要还是人家会做人。

    一点儿肉骨头,虽说值不了几个钱,可是当成赠品还真能让人心情舒畅,这做起生意来自然就财源广进。

    不过张毅心里却有些郁闷,一副猪耳朵还是太少。

    别说整个春芳楼,就算是楼里的那十七位小娘估计都不够。

    要知道,卤菜的美味张毅可是亲身经历的,在他看来就算是皇宫里御膳房的御厨估计也弄不出这样的好东西,就这么四斤多一点儿的分量,经过卤制少说也的缩水三四层,到了盘子里能有三斤就不错了。

    所以说,想要完全供应上日后春芳楼的卤菜,一个祝屠夫根本就不够。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猪耳朵正因为没啥油水,所以普遍大众还是很少有人购买的,所以价格相对低廉,一般都是作为屠夫自己食用。

    没有伸手去接祝屠夫递来的猪耳朵,张毅笑了笑,道:“祝大哥,要不我们借一步说话?”

    在张毅的想法里,既然屠夫们撑开摊子做生意,这自然而然是想多赚几钱银子,这一副猪耳朵虽说四十几文钱,可是长年累月下来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再说了,就算是想吃点荤腥,既然当了屠夫一头猪下来随随便便那儿没点儿油水?没瞧见人祝屠夫那张脸都肥的冒油了吗?

    所以说,能够把卖不掉的猪耳朵换成银钱,张毅相信天底下所有的屠夫都会非常乐意的。

    “哦?毅小哥有事?”

    祝屠夫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

    人家要是没事难不成闲的蛋疼大清早的来看他这张老脸?

    而且作为天天在市场里混的老油子,他也清楚,张毅这么说还要找个地方聊肯定那是和生意有关,很有可能是因为某些原因不想让人听见。

    毕竟春芳楼虽说已经不大出名了,但是毕竟是在江宁地界上,作为春芳楼的肉食供应上祝屠夫还是比较关心的,早就听说春芳楼日不敷出,心里咯噔一声,难不成张毅这小子想要找自己赊账不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