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5章 我们是需要承担风险的

    张毅自然不可能赊账,毕竟和祝屠夫真正意义上的合作还没有开始,即便是以前有过一段时间的来往充其量也只能算是熟客而已。

    看到两人有话要说,旁边一位同样满脸油光的妇人立刻就接替了祝屠夫,以便于两人能够正常交谈。

    不用问,这位妇人显然就是祝屠夫的浑家,同样的肥头大耳,同样的油光满面,这两口子还真是天生的一对。

    走到肉案不远的角落,祝屠夫停了下来,脸上略显有些不好意思,抢先问道:“毅小哥,咱们也是老熟人了,有什么话就这说吧!你也知道,我们这些练摊的其实也就赚点儿辛苦钱,本小利薄的,要是太大的生意我恐怕做不了啊!”

    这做生意总归来说避免不了人情,特别是在市井之中,人情的来往就显得无疑非常重要。

    祝屠夫是个老油子,在西市的猪肉摊子混的风生水起,自然是老于事故之人。只不过他自己也非常清楚,自己那个猪肉摊说大不大,说小其实也不小,一天下来不说多也有将近半两银子的利润。

    然而这将近半两银子的利润当中却有着大概两成的赊账,往往这些赊账虽然能收回来一些,但是大多数却变成了死账、烂账让他很是头疼。

    所以说,除非是万不得已,祝屠夫是根本不愿意别人在他的摊子上赊账,最重要的是春芳楼现在要的还是猪耳朵这样相对于廉价的食材,这无疑更加证实了春芳楼快要倒闭的事实。

    在这样的情况下祝屠夫自然是不愿意将肉赊给张毅,话里话外一直严明自己小本生意目的便是为了堵住张毅之口。

    张毅先是一愣,然后看着祝屠夫一脸尴尬的神情立马就明白了祝屠夫的心思。

    “呵呵!”张毅呵呵一笑,当下道:“祝老哥小本生意赚钱艰辛,小弟我自然知晓。再说了,就凭着咱们俩的关系难道我还坑你不成?”

    听到张毅这么说,祝屠夫脸色稍微转换了一下,心里嘀咕着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等下真的开口赊账自己是不是稍微赊一点儿?

    “那你的意思是?”

    “自然是和你合作了!”张毅转过身,朝着前方一溜的猪肉摊子撸了撸嘴,说道:“这猪耳朵大户人家不屑吃,穷苦人家吃不起,我估么着就光是西市这边一天下来至少的宰杀十头猪吧?如此一来这猪耳朵就是十副,不知道祝老哥你们是全都卖出去了呢还是自己吃啊?”

    “当然是卖了!”祝屠夫老脸一红,嘴里却打死都不承认。

    他现在可是看出来了,张毅肯定是在打猪耳朵的主意。

    毕竟正如张毅所说的那样,猪耳朵不好卖,可正式因为不好卖所以他才不肯让步,如果真的让步了那就成了白菜价,那还不如自己吃呢。

    只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心虚,毕竟这种事情只要是有点儿阅历的人都清楚,一天下整个西市卖了多少剩下多少都瞒不住人,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之所以这么所主要还是希望在等下谈价格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点优势,不至于被张毅牵着鼻子走。

    “哦,是吗?”张毅似笑非笑的看了祝屠夫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道:“我打算一天收购十副猪耳朵,每斤给你七文钱怎么样?”

    正常的价格是十文,张毅却只愿意出七文,自然是经过仔细计算的。

    毕竟十文只是市场给出的一个虚假价格,事实上卖不出去拿回家就只能自己吃。对于屠夫来说,肉食不缺,缺的可是钱啊,如果能够将天天吃的发腻的猪耳朵换成钱哪怕是六文他们也愿意。

    然而如果只是要一点食材,六文一斤的价格打秋风也能打到,可是一旦需求变大,难免就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到了那个时候一旦春芳楼推出卤菜的事情流传出来,有心人想从中作梗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张毅觉得七文钱一斤的价格就非常合适,祝屠夫从其他屠夫哪里低价收购再转卖给他,从中有利润,而他自己也少了挨家挨户收购的麻烦,如此一来算是共赢了。

    当然,这只是张毅的小人之心作怪,在这个他完全不熟悉的时代,多考虑点东西也是必要的。

    “七文一斤?”祝屠夫瞪大了眼睛。

    这个价格让他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甚至祝屠夫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作为西市的老油子,他甚至只需要区区四文钱就能够在其他同行的手里收购上来,那么这里面就有足足三文一斤的利润。最重要的是张毅每天需要十副,按照平均一副四斤的重量,十副就是四十斤,这利润将达到一百二十文,都快顶的上他卖半头猪肉的进项了。

    “当然是七文,一手交钱一手拿货!”张毅肯定道:“不过我要后天开始,而且这个价格你至少今年不能变,如何?”

    “成!”祝屠夫立刻眉开眼笑。

    价格一年不变,他还巴不得呢!

    不过祝屠夫眼珠一转,紧接着又笑道:“只是这订货还需要有个章程不是?”

    他看了看张毅依旧微笑的样子,忐忑道:“毅小哥,你也知道,这七文一斤我也赚不了几个钱,完全就是帮您跑腿。帮你每天收这点儿东西倒是没什么,可是万一那一天你不要了,我这儿...呵呵,也不好向同行们交代啊!你看....你看咱们是不是立个文书啥的,对你对我也放心不是?”

    到底是做生意的,张毅一看祝屠夫献媚却又不想担责任的嘴脸也是一阵无语,这个祝屠夫还真是个鬼精鬼精的老鲨鱼,一把算盘打的“啪啪”作响,简直特么就是只貔貅,光进不出,连一点的风险都不想承担。

    “当然可以,不过....”张毅脸上笑容更盛,嘴里却仿佛毫不在意的说道:“这个价格就只能是六文一斤了,毕竟你也知道我们春芳楼是需要承担不小的风险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