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11章 反常

    作为一个后世人,在五花八门数量浩如烟海的美食世界中张毅非常清楚一个人在消遣的时候到底需要那种美食来打发时间。

    而这些美食又可以通过不同的造型以及一些名副其实的噱头来增强它的价值。

    基于如今春芳楼的条件,所以张毅便非常合理的设计出了一整条适用于春芳楼的菜试。

    比如简简单单的卤猪耳朵就被他分成了好几个品种。

    因为在这个时代所谓的猪耳朵其实是连通猪头肉、耳片以及猪嘴的,这三个不同部位的肉质也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比如猪嘴,它的肉质口感偏向于‘糯’因为神经分布较多吃起来在‘糯’的同时还有那么一点儿紧凑感,这个部位的卤肉自然就被独列了出来,甚至张毅还专门给他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口口生香。

    至于猪头肉则又是另一种口感。

    猪头肉的肉质肥而不腻,经过卤制之后,肉质中仅存的一点儿油质也被卤料压榨去七七八八,因此这个部位的肉质就变成了非常清爽、可口的口感。

    吃起来有肉的肉质,却没有那种肥腻,其中更是包含了卤料浓郁的香味,吃上一片那叫一个口齿留香。

    当然,综合猪头肉的各种特点,同样的这道菜也被张毅命名为阳春白雪。

    而猪耳因为耳间带有脆骨,以其酥脆、芳香之感则被命名为耳鬓厮磨,不仅突出主题而且还包含了深深的寓意。

    至于剩下的油炸花生米、以及一些炝炒的热菜都被张毅给弄了出来,虽然只是后世的家庭水平,但是在这个时代绝对堪比御厨水准,张毅相信有了这些菜品作为保证,想要转亏为盈也不是什么难事。

    值得注意的是在试做炒菜的时候张毅还真的遇到了难题。

    因为缺少芡粉所以制作出来的热菜肉质过于‘绵韧’,完全没有那种细嫩的感觉,幸好在这个时代早已经有了红薯,经过简单的初加工以后才完全还原了炒菜这一新菜品。

    要说芡粉,其实大家都不陌生,说白了也可以称之为淀粉。

    它的来源有些广泛,比如玉米、红薯、马铃薯等诸多常规农作物身上都可以提取大量的淀粉,但是根据其农作物的价值产量奇高的红薯无疑最为廉价。

    因为制作淀粉的工艺并不复杂,无非就是粉碎,过滤以及沉淀,晒干。

    所以无论是后世,还是现在,张毅都采用了红薯作为芡粉的原材料。

    当然张毅非常清楚芡粉的价值,虽说按照成本上来说芡粉似乎并不值钱,但是在炒菜的时候如果加入一些却可以提高肉质的口感。

    而这便是对烹饪起到了一场革命性的举措,其价值自然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哥们哪怕以后不开清楼,就算是只买淀粉恐怕也能成个不大不小的富豪吧?张毅心里嘿嘿一笑,只要保住了秘方,自己完全可以找那些高档酒楼兜售淀粉,那些酒楼掌柜还不屁颠屁颠的乖乖掏银子往自己手里送?

    不过张毅却有些头疼,说到底还是芡粉这东西技术含量太低,只要有人信稍微一研究必然能找出其中的门道,如果只卖一两次可能还行,时间一久满大街都会的时候这条路就走不通了。

    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在李婶一脸古怪的看着张毅的时候,张毅的思绪却飞到了另一边了。

    菜式上的成功对于他的计划来说还只是第一步。

    毕竟春芳楼已经落寞的太久了,无论是知名度还是客流量显然都下降到了冰点,纵然是现如今还有那么小猫两三只,可那也是一些根本就给不起钱的伪士子。

    在张毅的记忆里,纵然就像那位所谓的步公子基本上就算是楼里最大的金主了,可每次来到春芳楼一.夜花费也不过一、二两银子,至于其他的看客那就完全是一杯茶喝道散场,指望着这样一群人别说转亏为盈,不陪掉裤头就烧香拜佛了。

    所以说想要重新打开局面,除了菜品上的创新之外还必须有其他的东西刺激消费,而且还必须拥有一群高消费的人群这样才能达到高收益的标准。

    否则的话,一盘标价二两银子的阳春白雪一年也卖不上一盘,好吃.....有个屁用!

    ......

    李春芳很忧虑,不仅是因为银子的原因,最大的问题还是心底患得患失的心情让她整整一上午都仿若梦游一般脑海里一片空白。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知道房门外被敲响的时候,她才恢复了过来。

    “大姐你快点儿出来,吃饭了!”

    门外,李可心那悦耳的声音隔着门房传了进来。

    “恩,好,我马上就来!”李春芳应了一声,将脑海里的想法全部抛之脑后,这才缓缓的开了门。

    想了一上午想不出个头绪,她现在索性也就不想了。

    正如她上午向张毅所说,即便是春芳楼不开了,大不了将楼卖掉到乡下买上些土地种田就是。

    只是....她忘了一个问题,就凭着她们这帮子人恐怕还真种不了田!

    下了楼,大厅里早就坐满了人。

    从二娘到十七娘,帮厨的李婶、打扫清洁的刘大妈都已经坐上了饭桌等待着开饭,这让李春芳无疑很是奇怪。

    开饭姐妹们坐在一起吃早已经是楼里的习惯,特别是连一个婢女都没有了之后,这种聚桌而食的方式不仅能节约饭菜,姐妹们有时候还能一起商议一下楼里的经营情况。

    不过这都是李春芳的想法而已,事实上每次就餐总有那么一两个姐妹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姗姗来迟,像今天这样齐聚在一起,而且还是早早赶来等候自己的场面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大姐,你快坐下,就等你了!”二娘李香凝看着李春芳走了过来,脸上一喜,赶紧招呼道:“今儿咱们可算有口福了,毅哥儿今天弄了不少的菜式,听三妹他们说看着就眼馋,说是非要等你来了才上桌,让你点评一下呢!弄的神神秘秘的,就连我都不说!”

    李香凝说的看似有些吃味的样子,不过话里话间却明显带着一股子期待。

    作为春芳楼李的二姐,她也曾经经历过春芳楼鼎盛时期的荣光,对于所谓的美味菜式她便经历过不少,之所以感兴趣的还是因为她从张毅新菜式创新这一问题中看到了春芳楼似乎有了那么一点儿复苏的迹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