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16章 玉树临风刘断阳

    只见他双眼清明,脸上也是一副真诚之态,张毅也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人堆里人挤人,他自个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无意中真的撞到了小书童,当下朝着翩翩公子摆了摆头同样也抱拳道:“那就多谢公子大人大量了!”

    说完话,张毅便要离去,可是这时候那漱芳斋里似乎也发现了外面情况,此时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居然踱步走了出来。

    白衣公子满带微笑,缓缓走来,一袭白色长袍衣冠似雪,前行间微风轻抚,折扇轻摇间衣袖微摇,再加上他那一副好皮囊简直说不出的风.流、潇洒。

    饶是张毅此刻见了这人,也不住的叹息一声,好一个玉树临风啊!

    那白衣公子渐渐行来,周围的吃瓜群众立刻便如同数百只鸡鸭吵闹成一片,甚至不少文士打扮模样的人早已经上前准备打个招呼。

    “在下李文书,见过刘兄!“

    “在下张.....”

    ......

    宛如众星捧月,那白衣公子缓缓而来,脸上如沐春风般朝着众人点头示意,让人只觉得真的宛如书中君子般如玉、谦和。

    待走到了三人身前,白衣公子终于看清楚了青衫公子主仆的模样,惊呼道:“李小...公子!”

    他话语间带着无比震惊,仿佛发现了新事物一般对眼前的青衫公子满怀温柔的打量起来。

    “见..见过刘公子!”那李公子瞬间脸上无比骄红,小手慌乱的朝着白衣公子一拱手客气道:“方才听闻刘公子与吴公子在斋内作画,便想着过来看看,到不想搅扰了公子的雅兴!”

    看着两人一副熟知的模样,你一句公子,我一句公子的客气,张毅看在眼里听在耳力一阵的无语。

    不就是见个面么?见个面还来那么多做作,这小白脸的世界就是不一般啊!

    张毅一边心里暗自腹诽,想的却是如何脱身,却不想正当他要迈步之际那小书童却不依了。

    “刘公子,就是这个...坏人刚才趁着混乱想占我家公子便宜呢!”小书童对那刘公子也不客气,指着张毅还添油加醋的道:“就在刚才...就在刚才...他...他还摸我的屁.股呢!”

    小书童满腔的怨气,死死的瞪着张毅,小脸也是微微一红,声音却越说越小,仿佛就如蚊虫轻语一般。

    张毅心里暗暗把小书童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个遍,没想到啊,这小基佬居然还有指鹿为马的本事。

    为了给自己出气,居然把自家公子都拉进了水来。

    “哦?”刘断阳顿时脸上一喜,随之脸上便立刻做出一副义愤填膺之态,朝着张毅一看,见是个小厮模板打扮的青年,心中更是暗道上天助我,当下便朝李公子讨好道:“不过是个粗鄙之辈,与这般人计较未免失了身份。”

    一边说着,刘断阳的眼眉间又看向了一旁的小书童,见小书童依旧死死的等着张毅,继续道:“不过这种人最是可恨,仗着身份低贱死猪不怕开水烫,是算准了我等碍于身份不好计较才如此大胆。”

    随着刘断阳侃侃而谈,许多围观群众居然大声叫好,连带着看向张毅的眼神都从漠不关己变成了厌恶。

    不过张毅却也没有计较,说上两句哥哥我身上又掉不了几块肉,他愿意说就让他说去好了,只要不耽误哥哥我办事谁管你是刘公子还是赵公子?

    想到这儿,张毅却是再也不想停留朝着前方便要自行而去。

    可是那刘公子却根本就没有放过张毅的意思,身影一晃,居然挡在了张毅身前,脸上似笑非笑,折扇一甩‘呼啦’一声,一收一合间更显潇洒。

    “我有让你离去吗?”刘断阳呵呵一笑,脸色却是更加的正气凛然,指着张毅朝着众人打量了一圈,高声道:“刚才李公子言说街道之上过于拥挤,行人间有所接触在所难免,我也是认同的!”

    待他说完,张毅就有些纳闷了,这刘断阳明显是想踩着自己接触那李公子,听他刚才的口气根本就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可是最后却认同了李公子的话,如此一来如果再在此事上做文章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不过张毅却是知道,这刘断阳肚子里肯定憋着一肚子坏水,指不定还有什么后招等着自己呢!

    张毅也不急着离开了,既然这位刘断阳想要拿自己当垫脚石,就应该有被人打脸的觉悟。再说了,哥们我管你是什么江宁第一公子还是第二公子,惹毛了一个个的都别想好过!

    不过念叨着刘断阳的名字,张毅脸上顿时一乐,这阳都断了那岂不是太监么?亏他还一副风.流模样,顶着个太监名字也不嫌丢人,真不知道他爹当年是怎么想出这个极品名字来的。

    “我说你这位刘..断阳,公子,难不成这条路是你家的?我连走都不能了?”张毅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刘断阳,把断阳两个字咬的极重。

    “这条路自然不是我家的!”刘断阳哈哈一声大笑,张毅叫他名字的时候他自然能够听的出来张毅的小心思,不过他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道:“如果是旁人我自然不会管,可是你嘛....呵呵!还真过去不得!”

    说着,只见他朝着四周一拱手,随即高呼道:“各位仁兄,我刘断阳虽说略有薄名,但也不至于于一小厮计较。不过这小厮用心不.良,到如今被我看出端倪便想脱身,今日我却是放过他不得!”

    随着他话音出口,顿时人群中便响起一阵喧哗。

    都不明白,这小厮又怎的用心不.良了?

    不止是他们,就连那俊美的李公子主仆此刻也被刘断阳的话深深吸引狐疑的看了过来,仿佛想要看出什么一般。

    “断阳兄,莫非这小厮还有其他企图不成?”

    这时候那跟在后面的黑衣公子也走了过来,正是那有着小诗圣之称的吴月柏吴公子。

    “那是自然!”刘断阳郑重的点了点头,正声道:“方才此间拥挤到也是真,拥挤之际碰撞也是理所当然,可是吴兄难道就没有想过,还有一种人最是善于利用这混乱的机会盗人钱财。如若我所料不差,这小厮定然是看李公子主仆衣着华贵,想要行那偷盗之事,只不过被这位小书童察觉才罢手而已!如此恶贼不思进取,整日游手好闲,偷人财物,乃是我大周朝的毒瘤,平日里没遇见也就罢了,今日遇上我定然要将他捉拿见官还我江宁一个朗朗乾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