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17章 王法是你家写的?

    “可是..刘兄!这也只是你的猜测,并不能说明他就是小偷啊!”吴月柏沉吟了一下,开头道:“或许真是太过拥挤造成误会,再说又无证据,我等读书人明辨是非,万一冤枉了好人岂不是良心不安?”

    吴月柏到是没有像刘断阳一般上来就扣帽子,而且言语也要稳重的多。

    “吴兄此言诧异!”刘断阳被吴月柏一说老脸微微泛红,强自镇定道:“你观此人小厮打扮,定然是混迹市井之徒。正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说的便是他这种人。吴兄常读圣贤书拳以圣贤之礼待人当为高风亮节,可是这种人却是万万不能心怀仁慈的,有道是管中窥豹,此人德行有亏我等还是将他送官,让官府处理为上才是!”

    “可是...”

    吴月柏眉头暗皱,还想说话,却立刻被刘断阳打断。

    “吴兄,别在可是了!我辈读书人深受圣人熏陶,自当为民请愿,虽说如今尚未金榜题名为国牧守一方,却也不能放任这等小人作乱。想当年孔圣先师心怀天下,有教无类,可也有诛杀少正卯的时候。我等切不可一时心软放任毒瘤横行造成大恶啊!”

    刘断阳一字一句引经据典,说的那叫一个精彩,就连张毅此刻也不禁被他的强词夺理深深震惊。

    没有想到啊,哥们不就过了个道,居然就成人这家伙口里的恶霸毒瘤了?一口偷盗的大帽子带下来,简直是铁了心想要把自己往监牢里送啊!

    “刘公子....这样...会不会太过了?”那青衫李公子微微不忍,这种事情一旦见官依着刘断阳的身份在她看来张毅这个小厮自然是难免受到责难,虽说不至于被判罪那也是污人名声,于是踌蹴道:“反正我们也没什么损失,不如....不如就放过他吧!”

    李公子语音低沉,似乎压制了原本的声线,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不过话说出来却让张毅异常受用。

    心道,这基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啊!

    正想着,却只觉得一阵香风入鼻,不知何时这李公子居然走到了张毅的身前,从袖口里掏出了一小块银子约莫二两上下递到张毅身前道:“这位公子,你还是离去吧!只盼你日后光明磊落,切莫行那龌蹉之事!”

    玛德!还真把哥们当成小人了?

    张毅暗骂一声,看着那细皮嫩肉递过来银子的小手,真特么的白啊!

    随意,张毅一愣,这双手怎么就这么像个女人?

    顺着他那小手往上看去,却又不见那两团骄傲,正当失望之际那缕香风尤为刺鼻,那味道可不正是十七娘常用的香粉味道吗?

    再往上,再往上。

    直看的李公子满脸通红,这才发现白玉一般的喉颈之处竟然没有喉结,而且那双二间还保留着细小的耳孔,如果不是仔细查看,还真看不出来。

    看着小脸转用,当即便要发怒的李公子,张毅这才后知后觉,原来这货居然是个妞啊!

    怪不得那小书童被人一碰就立马发作,现在想来还真是让人回味呢!

    不过这小娘皮胸.前的那对东西怎么不见了?难不成是个天生的飞机场,如若不然自己也不至于现在才发现。

    张毅暗自纳闷,手上却熟练的接住了那二两银子,心道,人家好心好意送自己银子,那儿有不拿的道理。如果不拿,岂不是辜负了人家的一番美意么?

    看着李公子又是银子,又是软语劝进,那小厮竟然还真敢厚着面皮接银子,刘断阳哪里还忍得住?

    当下走到张毅身前,讥笑道:“你这小厮运气倒好,李公子不屑与你追究,以后切要好些做人,勿要再行那鸡鸣狗盗之事,如若再让我看见定然将你送官查办!”

    他一席话说的政正有词慷慨激昂,看到李公子决议化了此事他自然也不想再在此事上做文章,否则的话难免显得有些得理不饶人与他平日谦谦公子形象不符。

    张毅一听立马就火了。

    心里嘿嘿一笑,寻思着哥哥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居然还嘚瑟起来了。

    当下张毅脸上微微一笑,先是将那二两银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入衣兜,这才看向刘断阳道:“都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今日我到是见识了,不知道你口中所谓的圣人就是这样教导你的?”

    张毅的话音不温不火,却异常清晰,顺便便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

    不待刘断阳发话,张毅继续道:“刚才你也说了,所有的一切也只不过是你猜测罢了,姑且不说你到底有没有证据,光凭你这满口污蔑我便能告你一个诽谤之罪。再者恕我眼拙,不知你到底为官几品?不知是知府呢还是知县,又或者是县尉?一口一个罪名不要钱的往我头上定罪,不知道的还以为王法就是你家写的呢!”

    想要泡妞,关我鸟事,可你却偏偏想要踩着哥哥我的头上装逼来显示你的嫉恶如仇、明辨是非,没门!

    一口浓痰狠狠的吐在地上,张毅再次呵呵一笑,玩味的看着刘断阳如何反驳。

    “哼,巧舌如簧而已!”刘断阳气得脸上潮红,却一时间反驳不得。

    正如张毅所言,刚才急于在佳人面前表现他根本未经过大脑,情急之下顺势才说出了那番话。

    原本以为对方只不过一介区区小厮而已,就算是对簿公堂凭着他那高高在上的士子身份纵然无法将张毅定罪也不至于引火烧身,却不想此时却被张毅抓住话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直接一句王法是你家写的,简直是字字如刀,要让他去死啊!

    可以想象,一旦这句话对峙公堂,一个欺君罔上的罪名是跑不掉的,这样的罪名一旦坐实纵然他脑袋再多也是不够砍的。

    “怎么?你满嘴胡言乱语,大逆不道就是正理?”看到刘断阳词穷,张毅那儿啃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当下嘿嘿一笑,道:“而我说的明明是大实话,就变成了巧舌如簧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