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18章 就怕你不出名

    “你那小厮可知刘公子是何人?乃是我江宁堂堂第一才子,方才不过只是一时口误罢了,你如此喋喋不休究竟意欲何为?”看着刘断阳无力反驳,立马便有围观士子站了出来。

    “不错,刘公子只是一时口误,你这小厮断章取义不当人子!”

    “......”

    一时间,群情激奋,不止是那些读书模样的士子,甚至一些小姐、丫鬟都参与了进来,无一不是指着张毅。

    “这位小哥,刚才刘兄也是无心之过,既然事实澄清不如就算了如何?”看着不断有人加入战团,吴月柏想了想虽然他也觉得刘断阳很是理亏,不过大家终归是士子于是打圆场道:“不如给吴某人一个面子,这件事就当它过去如何?”

    随着吴月柏话音出口,场面立刻间便沉寂了下来。

    毕竟吴月柏虽说名头不如刘断阳,但毕竟也是江宁有名的才子,有他出面调停其他士子也不好再说什么。

    看着群情激愤的人群,张毅不禁感叹,想不到这位太监公子的名望还挺高啊!哥哥我才不过数落了他一句话,就有这么多人帮着维护,看来名望这东西还挺管用啊!

    想到这儿,张毅心里嘿嘿一笑,眼睛随意看了一眼旁边的刘断阳,只见他此时早已没了刚才的惊慌,甚至脸上还有了几分得意之色。

    贱人果然矫情!

    不过....哥们还真就怕你没名望呢!你名望越高,粉丝越多,哥哥我还省却不少功夫了!

    张毅眼珠子一转,心里一个想法便渐渐成型,脸上也渐渐变得一副不屑之色,对吴月柏道:“无心之过?你信吗?”

    说着张毅声音不禁提高了几分,大声道:“我与你们口中所谓的刘公子素未谋面,可以说互不相识,说来也是一无怨二无仇,不知各位可是认同?”

    场中虽然还有人不愤张毅先前的言辞,听到这话却也点了点头。

    正如张毅所言,两人一为天子宠儿名声在外,乃是江宁堂堂第一公子,而张毅却不然,一介小厮那是再普通不过的人了,这样的两个人无论是身份、地位注定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至于恩怨,那就更不可能了。

    “既然我和这刘公子无冤无仇,为何这刘公子便可以对我横加指责、诬我偷盗之罪?”张毅接着道:“诸位中都是读书人,想必对我大周律也是知之甚详,偷盗之罪鞭五十,盗银值一贯者劳三年,十贯者劳十年.....”

    “我不过区区小厮,如若被坐实罪名,岂不是不仅一身污名无法洗刷,更是要受那漫长的牢狱之苦,可以说就是因为你们口里这位刘公子所谓的一时口误,我这一生便被他毁了!”

    张毅一席话说出,在场众人无不沉默。

    他们都非常清楚,张毅说的都是实情,一旦这偷盗罪名被坐实后果极为严重,哪怕不能坐实罪名,这年头一旦名声有亏根本难以做人。

    这时候原本还口口声声想要为刘断阳打抱不平的人此刻也是一脸尴尬。

    刘断阳知道,此时如果不说出个子丑演卯来,他这江宁第一才子估计是要做到头了。更何况,一个小厮居然将他逼迫到如此境地,让他心中又是愤怒又是担忧。

    “哼,本公子当时说了,一切不过是猜测而已,便是上了公堂你只要胸怀坦荡又何须惊慌?你三番五次狡辩,我看你只怕是心里真的有鬼才是!”刘断阳赶忙辩解道:“更何况本公子乃是堂堂秀才,虽功名未成但也不至于刁难于你,一时口误竟然被你倒打一耙,诸位仁兄作证我刘断阳说的可是实情?”

    一时间众人便又开始窃窃私语。

    张毅说的在理,刘断阳说的也和情,不过终究站在刘断阳一方的人占了多数,毕竟在他们看来刘断阳贵为江宁第一才子,名声在外,一时口误那也是可以原谅的。

    “刘公子所言甚是,这小厮巧舌如簧莫要与他一般见识!”

    “刚才看那小厮几次三番想要溜走定然是做贼心虚....”

    起初还是窃窃私语,很快便有不少人占出来支持刘断阳,张毅刚刚才搬回一般的局面立刻便再次倾斜到了刘断阳的一边。

    “这位小哥,你....不如还是赶快离去吧!”李婉茹此刻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碍于人多嘴杂劝张毅道:“事已至此想必刘公子....也不会为难与你!”

    起初她听信刘断阳之言虽不觉得张毅一定是贼偷,却也信了几分。可是后来张毅一番话却也句句在理,让她打消了疑虑。到了后来刘断阳不仅毫无愧疚之意,凭着一句口误居然还想联合众位士子对张毅口诛笔伐,无疑让她心里万般失望。

    然而刘断阳却是为了替自己出头才趟上这件事的,李婉茹一时间却是左右为难,情急之下也只的让张毅离去少受羞辱。

    “多谢公子美意了!”张毅愣了一下,没有想到眼前这妞儿居然关心自己的处境,心道,这小娘皮看来也不是坏人嘛!就是不知道换成女装之后到底是什么模样,要是长的漂亮的话弄回去当老婆也不是不可以啊!

    虽然是感谢,张毅却是早有打算,看着刘断阳上蹿下跳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正愁着如何提高春芳楼的名气,如今有了刘断阳这位江宁第一才子的配合想不出名都难。

    “呵呵,古语有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就算是当今陛下也曾下过罪己诏。”张毅朝前一步,对刘断阳调笑道:“照你此般说法你身为秀才便不会有错,莫非你觉得你比之陛下还要高明不成?依我看,什么江宁第一才子,全都是狗屁,如果你这水平也能代表江宁,那我岂不是可以自称为天下第一才子了?”

    张毅这会让哪里会理会刘断阳早已经火冒三丈,脸上不屑之色更浓,讥讽道:“原本今日不想与你计较,你既然号称江宁第一才子,不才当为天下第一才子那就勉为其难出几个对联考校你一翻,看看你这位才子到底是才子的才还是庸才的才,只盼待会儿不是蠢材才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