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22章 烟锁池塘柳

    新的一周求一求推荐票和收藏,同时也感谢骚年们的鼓励和支持!对于很多兄弟说更新的问题大脸先保证一日2更,在接下来的几天后再规范下固定更新时间可好?

    另外欢迎大家加入本书的书友群:426883727

    **************************************

    听到刘断阳看似好意的提醒,众人才回国未来。

    对呀,这不是在赌斗吗?

    纵然方才刘公子一时不查,让这小厮在口头上讨了便宜,但终究只是一时便宜,虽说那下联有些有辱斯文但毕竟也算是对上了。

    如果刘断阳再对出一副对联,那么这场赌斗便是由刘断阳胜出。

    现如今两人已然势同水火,刘断阳更是放出话来,如若想要日后拿回这翡翠手镯须得这手镯本人亲自登门道歉,到时候这一联之仇还不是想报就报?

    再说了,哪怕到时候那翡翠的主人没脸登门道歉,那便更好,刘断阳不但平白得了这么一件极品手镯,而且一个小厮居然敢拿着主人家的宝贝与人赌斗,而且还输了,张毅会有什么下场?

    想到这儿,不少都开始同情起眼前这个小厮起来。

    “别看这小厮如今猖狂,这次弄丢了主人家的镯子回去之后指不定会不会被活活打死呢!”

    “哼!这便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区区一介小厮居然妄图与刘公子对对联,简直就是粪坑里点火把,找死啊!”

    “呵呵,找死已是必然,就是不知道这小厮是怎么个死法,真是好期待啊!”

    .....

    二联未出,更多的人都开始议论起张毅的下场了。

    正如他们议论的那样,在大周朝虽说并无奴隶一说,往往小厮都是卖身入府的仆役,既然卖身了身家性命自然全都是主家的了。

    当然,仆役死了按律官府也要盘查,不过这种事情往往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主家花点儿银子打点一下也就过去了。

    正是因为如此,几乎所有人的心中此刻都给张毅打上了死人的标签。

    一时间有人幸灾乐祸,有人若有所思,有人心有不忍....

    张毅冷眼旁观,对这些人的表情不屑一顾,嘴角的笑容依然灿烂。

    “看来刘公子能对出第一联看来还是有些水平的!“张毅玩味的看着刘断阳,他把水平儿子说的极重,也不知道是在嘲笑还是真的夸赞,继续道:“这第二联那我便出个稍微有点儿难度的吧!”

    说着,张毅来回在场中走了几步,仿佛若有所思,沉吟了一下,才道:“这第二联乃是五字联,刘公子听好了:烟锁池塘柳!”

    “哈哈,还以为是什么千古绝对,原来是个五字联啊!”当下便有一个瘦高个跳出来讥讽。

    在他看来,五个字而已,不要说刘断阳,就算是一般士子那也是像吃饭喝水一样嘛!

    要知道,在大多数人眼中,对联的难度往往是与字数挂钩的。

    字数少相对变化就少,声韵、字意也好把握。

    可若是字数太多,组合下联的时候难度无疑就呈倍数增加。

    所以几乎所有人这一刻都觉得张毅就是个逗比,还是个作死的逗比!简直就是在鲁班门前弄大斧——献丑啊!

    “原本看这小厮自信满满还以为有几分本事,如今看来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

    “我赌刘公子十息之内便能对出下联!”

    ......

    待张毅第二联一出,场面立刻又炸锅了。

    没有人看好张毅,甚至在他们眼中张毅只不过刘断阳高筑名声中的一个小小的石头,众人以后口中又一道谈资。

    “公子,少时可否去一趟百花楼?”李婉茹心有不忍,缓缓走到张毅身边压低声音对张毅道:“此事因我主仆二人而起,我..定然助公子脱离险境!”

    看着李婉茹有心帮衬张毅一把,小书童顿时就不干了,赶忙对李婉茹道:“这小厮自己找死关公子何事?方才刘公子早就给过他机会,自己不珍惜反而戏耍刘公子,照我看来被主家打死才好!”

    刚说完,小书童顿觉自己刚才似乎有逾越之举,顿了顿才又劝说道:“再说了,公子赚钱也是辛苦,怎能平白无故拿给不相干的人?而且...而且以后....”

    “多嘴!”

    李婉茹瞪了小书童一眼,却并没有过多的责罚。

    “那就先谢过宛如姑娘了,嘿嘿!”张毅朝着李婉茹一拱手,心里默念着李婉茹的名字,我的乖乖,先前总觉得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原来这小.妞竟然是百花楼的花魁啊!

    都说宛如姑娘不仅长得漂亮,还是一个大名鼎鼎的才女,今日一见也不怎么样啊!

    张毅一边腹诽,心里暗自得意,说话的声音也是压的极低,笑道:“不过恐怕本小厮要辜负姑娘一翻美意了,我这对联可不是什么自以为念了两天书就号称什么才子的货色能够对的上来的!”

    他的声音先是极低,只有两人才能听见,可是说到后面的时候突然放高,竟然传出老远。

    “啊!~~~”李婉茹一惊,她想不到自己的身份居然早已被人察觉,正想要再询问之时旁边一名士子已然愤然出口。

    “狂妄!”那名士子大步上前,可是刚走到一半脑子里却回想起了刚才张毅的对联,烟锁池塘柳....

    怎么对?怎么对?

    一时间他的嘴张的老大,额头上更是冷汗直流,这副对联...不简单啊!

    只见他那将要谩骂出口的话却如同吃了只苍蝇一般哑然而止,竟然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时候所有人都才注意到,身为当事人的刘断阳公子此时同样也是一副沉思之态,愁眉紧锁楞在了那里。

    这下众人顿时懵了!

    难道这对联真的那么难?

    紧接着原本还蠢蠢欲动,想要拍刘断阳马屁的人也不闹了,一个个也开始苦苦沉思起来。

    说来这些人虽说没有刘断阳有名,但也都是读书人,甚至不少人已经有了功名,这略一思索之下才发现这联特么的简直太难了!

    “烟锁池塘柳!”

    虽然仅仅只是五个字,却是以五行排列。

    烟为火,锁为金,池为水,塘为土,柳为木,不仅包罗五行,更是以短短的五个字完美的勾勒出了一副池塘柳木生云烟的图画可谓是既可称联亦可称诗,可以说这副对联已然无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