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23章 等灯登阁各攻书(求收藏、推荐)

    无解!

    吴月柏脑海里同样出现了这两个字!

    与一般士子想比,他的学问自然要高出不少,正因为高的太多所以才第一时间觉察到了张毅这道上联的可怕。

    可是纵然他苦思良久心里却依然找不到切入口。

    既然无解那便是绝对,只是这样的绝对从一个小厮口中说出来这这无疑让吴月柏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他不禁朝张毅看去,只见张毅正一副看猴戏的模样看着正在苦苦冥思的刘断阳心里突然生出一种错觉,难道这小厮真是胸有沟.壑?

    这一刻他不禁回想起刚才张毅屡次所为,无论神态还是口气似乎....似乎根本就没有把刘断阳这个江宁第一才子放在眼中。

    甚至他还口出狂言,如果刘断阳也能称作是江宁第一才子,他自己便能称之为天下第一才子!

    只是...只是....

    吴月柏觉得脑子有些混乱,一个小厮真的有可能比一名用心苦读十数年的才子学问还高吗?

    然而这样的想法也只是在吴月柏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不禁他不相信,所有人都不相信。

    毕竟学问这东西可不是大白菜,半文钱一斤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这不仅需要天赋,而且还需要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的用心学习才行。

    如果一介小厮都能成为才子,他们这些读书人岂不是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看来这小厮运气不错,这对联应该是不知道那位不出世的高人所留,却被他听了去!”

    “兄台所言正是小弟所想!”

    “哎,看来刘公子这一联短时间是很难对出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众人都已经发现了这第二幅对联其中隐含的五行含义,在为刘断阳担忧的同时也不禁感叹张毅的运气。

    当然,这些人虽然这样说,脑子里却是一直在暗暗思索想要对出这对联。

    要知道刘断阳可是江宁第一才子,除了刘断阳之外小诗圣吴月柏也在其中,他们两位可谓是小一辈中学问顶尖的存在。

    既然他们两人都对不出的对子,万一自己要是对上了呢?那岂不是代表着自己的学问比他们还要高吗?

    这便是人心

    嘴里把你捧的高高在上,可若是一旦有机会取而代之,这些人却是根本不会留情。

    经过短暂的私语之后,整个场面立刻便又沉寂下来,都开始继续研究起了对联,期望自己对出名利双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一刻钟!

    两刻钟!

    刘断阳的眉头越皱越深,脸色也越发的阴沉。

    是的,他对不出来!

    饶是他穷极满身才华.....依旧对不出来!

    此刻他看向站在前方正肆意望着自己的张毅心里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

    可是他不能!

    他暗暗告诉自己,要注意形象,要注意形象,这副对联不过是张毅一时好运,他还有机会!

    哪怕是这副对联他对不上,到如今也只不过是平手罢了!

    除此之外第三幅对联那才是胜负的关键,他相信凭着自身的才华第三幅对联定能胜出,到了那个时候他刘断阳才是笑到最后的人。

    “这副对联想必是你听人所说吧?”想到这儿,刘断阳当下心里顿时好了许多,也不再纠结一时之失,朝着张毅隔空一拱手,笑道:“此联高深,仓促时间刘某自问对不出来,还请出第三联!”

    “哦?”张毅哈哈一笑,皮笑肉不笑的也是一拱手,问:“咱们约定的时间可有整整一个时辰,从第一联到现在还不到三刻钟呢,你要不要再想想?嘿嘿!指不定你多想上那么一会儿就能对出来了呢!到那个时候我这翡翠镯子可就归你了!”

    张毅一边笑,那只翡翠镯子又被他拿在了手里还朝着刘断阳晃了晃。

    “多谢好意!”刘丹阳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脸上却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感谢道:“刘某虽自认有几分学问不过还有几分自知之明,还是请出第三联吧!”

    虽然认定张毅这副对联是拾人牙慧,可是经过前面两联刘断阳却再也没有半分轻视之意。

    能听到一副绝对没准就能听到两幅,甚至三幅。

    虽然刘断阳自己也不信天底下有那么多绝对,但是却也心里泛起了忐忑的感觉。

    “那我便出第三联了?刘公子真的不用再考虑考虑?”张毅却并没有急着出上联,而是继续追问了一句。

    正是这一句刘断阳整个人终于轻松了下来。

    在他看来张毅既然支支吾吾,那不就是想拖延时间吗?说白了就是不自信的体现!既然不自信更能说明刚才的第二联是张毅不知道在何时机缘巧合之下听说过而已,现在自己要对第三联便惊慌了。

    “还请出第三联吧!”顿时,刘断阳立刻恢复了自信,半天都没有打开的折扇又被他‘唰’的一声打了开来,一边故作风雅的扇着风,一边道:“你没有第三联这场赌斗刘某人就要却之不恭了!”

    没看出来啊,都要输了还能这样装逼?也不知道大深秋的还扇扇子冷不冷!

    看着刘断阳自信满满胜券在握的装逼模样,如果不是两人站在对立面,张毅甚至都想给这家伙竖一根大拇指。

    我的乖乖,装逼一绝啊!

    不过既然刘断阳已经发了话,哥们我也不能让人败兴而归不是?

    张毅嘿嘿一笑,当下道:“既然刘公子想要跳过第二联对第三联那我便出第三联了!”

    说着张毅还朝小书童眨了眨眼睛,引得小书童一个白眼飞来才笑道:“我这第三联便是:等灯登阁各攻书!”

    顿时,刘断阳差点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尼玛!

    又是一个绝对?

    不仅是刘断阳,所有人的眼睛都快掉了一地。

    刚才才来了一副‘烟锁池塘柳’你特么的立马又来一副‘等灯登阁各攻书’?而且,而且还都特么是绝对,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要知道大周朝文风盛行,诗词歌赋、对联曲艺可谓是风靡全国。然而这么多年来能被称之为绝对的那也就这么几幅而已。

    而这些绝对俨然都被四方流传成就了一桩桩佳话。

    可是今天一连出了两幅绝对,出联的居然是一个小厮,什么时小厮都那么牛,你特么怎么不上天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