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24章 一段佳话

    静!

    静的可怕,然后又从沉静变成了沉默!

    沉默的仿佛时间都凝固在了这一刻!

    此时每个人脑海都刹那空白,眼睛都看向了场中那个面带坏笑的小厮!

    而这一刻,他就是焦点!

    ‘等灯登阁各攻书!’

    这是一个七字联,见联如字,意思便是等灯照明然后等上阁楼看书,非常浅显易通。

    可是之所以被称之为绝对那便是出自这‘等灯登’三个字上。

    ‘等’、‘灯’、‘登’三字谐音,‘等’是一个多义词,在这里是等候的意思。而‘灯’则是名词,然后到了‘登’却成了动词。

    正因为谐音,而且还用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将一连串的动作、事物都揉进了对联中,这就非常难得了。

    这样的对联不要说他区区刘断阳,就算是真个大周,张毅都觉得估计没几个人能对的上来。

    要知道这副对联

    三幅对联,第一副狠抽江宁第一才子刘断阳的脸面,另外两幅绝对,震惊全场!

    这一刻江宁第一才子被他踩在脚下!

    这一刻他成功逆袭完成了从小厮到有文化小厮之间华丽的转变!

    从这一刻起,这三幅对联和他的故事将传遍江宁!

    只是....

    只是这一切仿佛梦幻,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可是清醒过后的现实却让他们回到了理智。

    “张毅!”步胖子满脸堆笑,大步上前一巴掌拍在张毅肩膀上,仿佛他真和张毅万分熟识一般,笑道:“好样的,我果然没看错人!这次你能三联难倒刘断阳也不枉我平日里指点你一翻。难得今日公子我心情好,晚上我做东,咱们到百花楼不醉不归!”

    什么情况?

    张毅一脸不可思议!心道,哥们和这货很熟吗?

    不过想想也是,这步胖子虽然和自己没什么交情,但毕竟也算是春芳楼里的常客不是?如今自己当着众人落了刘断阳的脸面,作为刚刚热脸贴了冷屁.股的步胖子自然也想找回几分脸面。

    百花楼么?

    张毅不禁眼睛看了看一旁还在念念有词的李婉茹,刚才这小.妞不是也让哥们我去百花楼吗?

    这样看来自己和那百花楼还真是有缘啊!

    “侥幸,侥幸!”张毅顿时哈哈一笑,朝着步胖子拱手道:“能略胜刘公子一筹全是运气使然,既然步公子晚上做东....嘿嘿,那小弟就却之不恭了!”

    说着,张毅又道:“不过在此之前还请稍等一下,说来小弟和刘公子的赌约是一个时辰,这才刚刚过三刻,尚有一刻时间,不妨我们再等等,指不定刘公子就对出来了呢!”

    “无妨!张毅,那哥哥我就在这里等你!”步胖子老神在在,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大哥,看向刘断阳的时候一脸的嘚瑟,仿佛刚才出对联的人是他一般。

    这时候李婉茹才后知后觉发现了张毅的窥探,整张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那小脸白皙透红,娇艳万分,特别是先前被张毅在耳边点出身份现在又听这坏人又要去百花楼,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才好。

    张毅心里呵呵一笑,这小.妞脸皮还不够厚啊!

    哥哥我还没有开始撩拨就受不了,那再说多几句岂不是没法见人了?

    他又看了看恍若失魂落魄,双眼紧紧看着刘断阳的小书童,心里一通咒骂。若不是这个小娘皮今天哥们才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呢,今晚可不能放过她!

    没有理会两女,张毅的目光却落在了刘断阳身上,只见他精神萎靡,口中念念有词,短短的一刻钟时间居然恍若经过了一个世纪一般苍老了不少。

    当然,这不是外表,而是从精神而言。

    可以看的出来,这货绝对不好受。

    “不知刘公子可是有了下联了?”张毅嘿嘿一笑,径直走到了刘断阳的跟前,朝他一拱手问道:“如果还未想出,刘公子可要加紧了,前两联已经消耗了不少时间,如今还只有不到一刻钟了!”

    张毅不说话还好,这么一说刘断阳此时越发显得慌乱。

    “我一定行的,一定行的!”听到耳边张毅的声音,刘断阳一愣神,这才发现那个该死的小厮居然阴阳怪气的看着自己。

    心里恼怒的同时,便越想对出下联,可是越想对出下联脑海里却越是混乱,一边纠结着快要到点的时辰,一边默念着上联,居然一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哦,是吗?那我等便静候刘公子的佳音了?”

    ......

    然而刘断阳确实在江宁名望很大,虽说众人心里都清楚,这一次刘断阳恐怕是栽了。但是却并不认同是学问不够,相反的他们却是暗暗羡慕起张毅的运气来。

    这得要多大的运气才能听到如此两幅绝对的对联啊?

    特别是一些人心里更是郁闷。要是这两幅对联被自己听到,指不定在劳什子诗会又或者酒宴上说出,那就扬名立万了。

    各自都暗自叹息,但是却都还是紧紧的看着刘断阳,作为今天赌斗的见证人,一连见证了两幅绝对以及刘断阳被当众打脸,他们今天算是有谈资了。

    吴月柏的神情变得异常严肃。

    如果说一副对联是无意中听到那还可以解释,可是接连两副对联,而且两副都是绝对,这还是运气使然吗?

    要知道,这两幅对联可是从来没有在大周朝出现过。

    作为读书人,作为江宁城中鼎鼎有名的小诗圣,吴月柏非常清楚这两幅对联的价值。

    这样的对联但凡一经出世必当传遍整个大周,被无数士子竟相传阅,又怎会默默无闻?

    终于,随着时间耗尽,吴月柏终于深深的叹了口气,看向了刘断阳。

    “刘兄下联可是有了?”吴月柏朝刘断阳问道。

    士子有三气,正气、骨气、傲气。

    纵然输,也自当输的光明磊落。

    虽然他也替刘断阳感到纠结,可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无声的安慰。

    “哎,此二联高深莫测,我却是对不出来!”

    刘断阳到是很出乎张毅的预料,竟然直接认输,让张毅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阵的憋屈。

    然而就在张毅纠结的时候,却听刘断阳哈哈一笑,连带着声音也高大了几分,道:“不过能输在此等绝对之下也是一段佳话,只是这绝对落入一介小厮手中,却是让人郁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