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26章 刘公子你且稍安勿躁

    “额......”

    这一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这小厮竟然早有了下联?

    不止是他们,就连李婉茹和吴月柏也是一脸震惊。

    怎么可能?

    此等绝对竟有人对出了下联?

    特别是刘断阳一张老脸涨的通红!

    这特么简直就是打脸!不仅是打他刘断阳的脸,简直是要打所有江宁士子的脸!

    他们这些有着无上优越感的士子都没有对出的对联,一介小厮居然早已经有了下联,这不是打脸是什么?

    可以想象,今日之时传出去已是必然,最重要的是他刘断阳的名声只怕是要一落千丈了!

    不过这时候刘断阳气愤归气愤,冷静下来却是更期待无人能对出下联来了。

    甚至他还希望整个大周的士子都不要有人能对出下联最好,如此一来他刘断阳对不出那不就成了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这样一想,刘断阳心里还有点儿小期待,如果众人都对不出,他这个最先对不上来的人岂不是更能被众人熟知?

    一想到这儿,刘断阳也不急了,甚至还臭不要脸的装模作样起哄道:“刘某惭愧未能对出二联,不过你这小厮切莫得意,像我江宁人才济济,乃是江南首善之地,读书人不知凡几,你这对联虽然绝妙但也不是没人能对不出来!”

    他一边说,一边朝着在场众人拱手,又道:“刘某人虽被各位抬爱称呼为江宁第一才子,不过对这对联一道却是研究不深,而那贾西峰贾兄却是被称为对中之王,想必由他出手定然能每一灭这小厮的嚣张气焰!”

    听着刘断阳振振有词,张毅早就笑开了花。

    这刘公子的太极拳打的也太好了。

    自己对不上来立马就推给贾西峰,简直是坑队友小能手啊!

    不过.....哥哥我喜欢!

    作为穿越众,张毅可是知道炒作的威力的。

    他可不怕事情闹大,要是闹到整个江宁的读书人都跑去春芳楼对对联那才好呢!

    要知道这些所谓士子、公子的读书人都是好面子的主儿,到春芳楼对对子总不能一个个蹲在门外吧?

    所以说,不管是为了身份着想,还是为了风度着想,这些人都需要有个坐的地方。然后看看歌舞,品品茶,又或者有点儿酒菜,一边吃一边慢慢想。

    如此一来这灵感才会来嘛!

    当然,即便是对不上来,只要参与了此事,那以后和人攀谈也有谈资,否则的话别人都去了你若是不去岂不是丢人?

    张毅甚至这会儿就已经想好了先把那些江宁第二、第三之类的公子都请上几个然后带动消费,如此一来春芳楼那还不财源滚滚?

    看着张毅满脸贱笑,李婉茹却是越发的郁闷。

    她没有想到,自己也算是才女一名,居然没有看出来眼前这小厮居然还真有几分本事。竟然将包括她自己在内,所有人都耍的团团转。

    不过一想到这坏人竟然识破了自己,晚上还要去百花楼,她就有些惆怅起来。

    若是今晚他真要去百花楼,待自己换上红妆....岂不是丢死个人了?

    李婉茹正在纠结晚上的事儿,步胖子却早就耐不住寂寞走了过来。

    “张毅,干的好!本公子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有才华的人了!”步惊风满脸笑容,那张胖脸上的肥肉随着他一步步走来不住的乱颤,就仿佛一朵盛开的菊花。

    “嘿嘿,步公子过奖了!”张毅献媚的一个马屁拍了回去,笑道:“我这不是多亏了您平日指点吗?若非如此对上这刘公子恐怕就算胜出也不会如此轻松啊!”

    他这一个马屁拍过去步胖子只觉得从脑袋顶上直接爽到了脚板心,越看张毅越是满意。

    “低调!低调!”步惊风立马昂首挺胸,装成一副我虽然很有才,但是我很低调的样子,说道:“虽然我平日指点你颇多,不过也算你有几分悟性,否则也不可能有此成就!今天公子我高兴,这是赏你的!”

    说完,一锭十两的银子就被他拿了出来,然后直接就塞到了张毅的手上。

    张毅那个乐啊!

    平日里在春芳楼里这货简直就是个抠门的主,就连追十七娘那也是一省再省,却不想今日出手如此阔绰。

    “那就多谢步公子了!”张毅接过银子放入怀中,嘿嘿一笑,然后朝着刘断阳道:“不过刘公子好像忘了帮本小厮写几幅诗词吧?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如何?”

    尼玛!

    刘断阳心里暗骂,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却是反悔不得,只好黑着脸道:“本公子既然认赌服输自然会代为执笔!”

    “刘公子记得那是最好!”张毅指了指桌案,示意刘断阳当场开始写诗。

    张毅暗想,刚才你不是牛吗?现在还不是要乖乖的帮本小厮写字,什么代为执笔,全是给你自己脸上贴金好不好?

    若不是本小厮的字实在难看,抄诗词那儿会轮到你?

    看着刘断阳不情不愿的走到桌案前张毅却是犯了难!

    这第一首诗词到底该选哪一首?

    要知道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可是大不相同,无论是诗词歌赋还是历史名臣都不一样,可以说只要张毅愿意,但凡是他能记住的诗词都可以毫无顾忌的被他称之为原创。

    可是正是选择太多,所以他一时间还真不知道选择那首诗词为好。

    “呔,那小厮你不会是没有诗词在此消遣本公子吧?”等了还一会儿,手里的毛笔都快被刘断阳捏变形了张毅的诗词还未道出,等的刘断阳更是烦躁。

    本来就够丢人了,现在还要拿着只毛笔像个马猴一样被人观看,他死的心都有了。

    “嘿嘿,我这不是在想那首诗比较好一些嘛!”张毅抓了抓头,笑道:“刘公子且稍安勿躁,再稍事等待,我立马便能做出诗词!”

    .....

    刘断阳那个恨啊!

    合着你特么要是一天做不出来,我就要拿着毛笔在这人站一天?

    就在刘断阳按耐不住的时候,张毅小眼睛不经意扫过旁边的李婉茹眼神突然一亮,出口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