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28章 妙手偶得之

    看着小娘们顷刻间充满了斗志,张毅就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和她们谈谈。

    四娘的安排没有问题,而且算的上中规中矩。

    张毅相信,就算是现如今最有水平的掌柜按照春芳楼如今的情况顶多也就这个水平。

    可是正因为太过中规中矩,所以结果肯定也会中规中矩,不会有太大的效果,也不至于没有效果。

    如果是其他的清楼,在有一定名望的基础上这样的安排无可厚非。

    毕竟算得上是稳中求胜,也杜绝了绝大部分风险。

    可是春芳楼却不同,春芳楼如果不能一炮而红就没有了继续下去的资本,所以这种稳妥的办法只能算是下下之策。

    所以春芳楼想要一炮而红,那么就必须剑走偏锋。

    “四娘....”张毅赶紧叫住了李芸菲,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吧....我想你们误会了!都怪我没给您和众位小娘们解释清楚!”

    既然惊喜变成了惊吓,张毅也没打算继续卖关子了,特别是让这些国色天香的可人儿们提心吊胆,那不是张毅的作风啊!

    “哦?误会?”李芸菲停住了脚步,眉头一皱,问道。

    “嘿嘿!我这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吗?”张毅挠了挠头,说道:“今儿和刘断阳赌斗我赢了,所以我当时就想利用他的名望帮咱们春芳楼做做广告。您也知道,这刘断阳不是号称江宁第一才子吗?有了他当噱头,我觉得比咱们累死累活强多了?”

    听张毅如此一说,李芸菲顿时眼睛一亮!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特别是清楼这种特殊行业,只要有名气一分钱的东西立马就能买上五分钱,而且人人还趋之若附。

    当然,春芳楼现在没有名气,可若是真能借刘断阳当噱头,那也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不过李芸菲可是清楚,想要利用刘断阳这样的江宁名士....几乎不可能!

    虽说才子佳人是个永恒的话题,可是秦淮两岸的清楼却是不少,这么多的清楼每个楼里都不缺红牌,而且都是十六七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妙龄少女。

    然而名士却很少,毕竟名士的产出可不是直接挂一个牌子,说是名士就可能当名士的,如此一来这便形成了僧多肉少的局面。

    也正是如此,名士一般往往在风月场中都有不少的福利,不仅消费打折,而且一些姑娘为了出名甚至甘愿花费重金向名士求一副诗词传唱。

    “刘公子名震江宁,若是有他帮忙自然是极好的!”李芸菲一听,顿时乐的合不拢嘴,这儿还真是个惊喜。

    不仅是李芸菲,李春芳、李可心....所有人都不禁一震,然后喜悦之色无以言表。

    可是张毅能对对联赢了刘断阳,这也太不着调了吧?

    在她们眼中,张毅脑子灵活不假,虽然楼里姐妹平日里空闲的时候也抽了些时间调.教张毅学问,可这两人完全就不在一个级别啊!

    一个只是众姐妹私下抽空教习,一个却是名满江宁的第一才子,想想就有些恍惚。

    可是....张毅可能骗人吗?

    不会!

    至少在众女心目中,张毅是不会骗人的,虽然近来这段时日里仿佛开了窍般变的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毅哥儿,难不成你真在对联一道上赢了那刘公子不成?”李春芳最是欢喜,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张毅话语的真实性,不过这件事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她最终还是代表所有的小娘问了出来。

    “侥幸,侥幸!”张毅嘿嘿一笑,道:“这些年来亏的众位小娘督促学问,这次侥幸赢了那刘断阳公子一筹。”

    不过转瞬间,他的脸色又变得无比的凝重,正色道:“不过这次我总算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原本我以为以我的才华纵然不能享誉整个大周,在这小小的江宁之中也不比那些所谓的才子差多少。可是今日一见,我才发现身上不足,看来以后还需用功才是!”

    虽然身在清楼,事实上无论是张毅还是张毅的前身,楼里的小娘们对他的调.教...不,应该是教导,都非常上心。

    无论是诗词歌赋,还是琴棋书画都有涉及,只不过以前的张毅愚钝不堪,纵然十七位小娘个个悉心教导却并无多少进寸。

    不过这一切张毅并不关心,作为后世人,有着超越千年的见识和知识,虽说不一定所向披靡,但是还有着系统这个金手指想要混的滋润定然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洗白!

    对以前学问垃圾的一种洗白,只要将这个短板洗白,那么以后自己有了什么古怪的想法就自然说的过去了。

    果然,听张毅这么一说,众女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只不过笑容有些怪异。

    张毅学问有成自然应该高兴,可是能与刘断阳与之比肩....她们想想就觉得不现实。

    “可是....毅哥儿....”李茵彤还是有些担忧,她看了看众姐妹,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向张毅询问道:“那刘断阳公子乃是江宁年轻一辈中一等一的人物,学问自然是好的,毅哥儿你能胜过于她我们定然欢喜的紧。可是如果你若是为了宽慰我们,那却是要不得的。”

    她原本家里乃是一地富商,深的家中长辈喜爱,所以自小便请来夫子教学,只是后来家道中落,父亲被人陷害还吃上了官司,才流落到了春芳楼。

    李茵彤的学问在众多姐妹里算不得出众,不过她为人却是最细心不过,对于张毅平日里表现出来的学问那是了如指掌。

    正是如此,李茵彤可谓是既高兴,又担忧,生怕张毅真的是为了宽慰众姐妹说了谎话。

    听李茵彤一说,众女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就连李春芳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十娘难道信不过我不成?”张毅一听心道坏了,赶紧道:“那刘公子固然学问精深,可那也是对于四书五经的理解。我虽说学问一道现在不如他,可是日后未必就不能取而代之。在说了,无论是诗词歌赋还是玲珑对韵,有道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我能胜出那也是一时偶得,虽不是正面赢了他但也算是赢了不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