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29章 雨霖铃

    听着张毅如此一说,众女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好一个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李春芳脸上立刻便又恢复了先前的笑容,这一刻更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欢喜道:“原本我也是觉得毅哥儿与那刘公子差距颇远,有些质疑。不过就凭着一句话却也是足以说明毅哥儿这段时间学问长进了不少。这样的句子莫说是在江宁,就算是整个苏杭只怕也是难得一见的!”

    “大姐说的是!毅哥儿就是灵性的,如今开了窍,长了学问,我等姐妹自当为他高兴才是!”

    三娘李秀娥也是一脸喜悦,接过话头狠狠的称赞了张毅一翻。

    众女本就擅长诗词歌赋,对于张毅这句无意中说出来的话那叫一个赞不绝口,说着说着原本还担心张毅说谎,现在却开始谈论起了诗词,让张毅一阵的纠结。

    想想也对,古时候的清楼女子可不就是文艺女青年吗?

    要知道无论是张毅的这些个小娘,还是其他楼里的姑娘,虽说出身贱业却是有着不小的学问。

    特别是一些上档次的地方,里边清倌人的学问更是堪比大家,对于诗词可谓是情有独钟。

    正是因为这些女青年情感细腻,又喜欢幻想,所以秦淮风月才让人无限遐想,从古至今不知道多少才子佳人的故事便是于之由来。

    “嘿嘿,我也是突然灵光一闪,真正的文学还不够,日后还需众位小娘们多多教导才是!”张毅难得谦虚了一下,心想,如果每天看书的时候旁边坐着个似花似玉、吐气如兰的小娘伺候,那还不爽翻了天?

    要知道,楼里可是足足有十七位小娘呢,一天一换,简直就是赏心悦目啊!

    尽管心里无限期待,张毅还是知道想要活的滋润还得先帮春芳楼度过危机才行。

    不然要是春芳楼垮了,那就只能去乡下种地了.....

    “咳咳!”看着众位小娘把话题越扯越远,张毅赶忙咳嗽了两声,待吸引了众女注意之后才道:“四娘刚才的布置按理说没有问题,不过我这儿有点儿小建议,不知众位小娘可愿意一听?”

    “哦?毅哥儿不妨说来听听!”四娘李芸菲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些期待。

    “那我就说了,要是说的不对...呵呵,还请小娘们指正!”张毅客套了一句,心里把原本就已经想好的想法又理了一遍,然后才开口道:“按照我的思路是先弄个噱头引起人们的注意。

    你们也知道,干咱们这行最为重要的就是客人,客人越多,生意自然越好!而且身份越高的客人,给咱们带来的收益也是更高!”

    “恩,这句话在理!你这次能请来刘断阳公子,由他作为噱头自然是好的!”李芸菲点了点头,这件事大家都是清楚,也是赞成的。

    张毅微微一笑。

    对于一般清楼来说能请到刘断阳那自然是满足了,可是哥们我是谁?那是一个区区刘断阳就能满足的了的人吗?

    “四娘,刘公子会来咱们春芳楼不假,不过就他还远远不够!”张毅组织了下语言,道:“咱们楼常年游离于各大楼之下,纵然刘断阳公子这次能为我们带来一些人气,但也只是杯水车薪,或许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效果,可若是时间一长难免会再次沉寂。

    所以为了这次咱们能够一炮而红,我便是以对联为题挑战整个江宁士子,如此一来必然造成轰动。而且我觉得咱们的歌舞也需要变化,若是小娘们能够再加入一两首新的曲目,再配合咱们的新菜品...呵呵,定然能再次扬名!”

    “毅哥儿说的在理,原本我也是打算将歌舞重新排练一翻的,这么多年那些个老曲目不说客人看烦了,咱们每日里唱也唱烦了!”

    三娘李秀娥本就是排练歌舞的行家,以前春芳楼生意极差,来的又大多是贩夫走卒之类的人物对于歌舞的要求不高,大家姐妹得过且过能糊弄也就糊弄过去了。

    可是如今春芳楼不惜血本想要一炮而红,再用以前的老曲目自然是不行的。

    只是现在实在是根本没有时间重新找名士帮忙写词,她们能做的也只是在老曲目原本的基础上略作改进而已。

    现在张毅想要让楼里再加入两个新曲目,李秀蛾虽然也想尝试一翻,现在也是为难的紧。

    “是啊,好的诗词可遇不可求,况且现如今已无闲暇时间让我们靡费,我看还是稍作改动便是!”李春芳叹息了一声,解释道。

    “倘若是我这儿有现成的诗词呢?”张毅等的就是李春芳这句话,只见他将桌案上的三幅已经装裱号的卷轴一副一副拿将出来,朝着李春芳等人递了过去,说道:“这三幅诗词乃是下午所做,各位小娘觉得用它们来重新排练如何?”

    张毅心里非常清楚,三个新曲目仅仅只是一日功夫对于其他人来说恐怕很难,可是放在春芳楼便算不得什么大事。

    他的这些小娘可都是yin侵歌舞上的老行家,其经验几乎都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而且众位小娘姐妹情深,各自又是非常了解,排练起来就更为得心应手,只要有了方向根本就不是问题。

    李春芳接过一副卷轴,当着众姐妹的面缓缓展开,只见那卷轴上笔走龙蛇,一个个苍劲有力的行书映如眼前。

    “好字!”

    也不知道是谁赞叹了一声。

    这便是刘断阳的手书,张毅其实也觉得写的不错,不过他的水平那也就是小学生水平,虽然看着顺眼可若是要让他说这字究竟哪里好,他却说不上来。

    就在那声‘好字’出口,其他的小娘也凑到了卷轴跟前,齐刷刷的朝字上面看去。

    可是当她们看完第一段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

    “雨霖铃....”李可心顿时一声惊呼,两眼间看着那卷轴中的文字念念有词,一时间竟然痴了!
Back to Top